會員登入 |
有效認識歷史的學習途徑 2018.05.29
19013 19013

口語溝通

討論題目

星島中學三個學生合作撰寫香港歷史專題報告。

甲:我們應該去圖書館借書,我想會有很多資料。

乙:我倒覺得從古迹入手比較好。實地考察那些古迹,再寫報告。

丙:還是應該做人物訪問?有些人可能知道書上沒有記載的事情。

 

以下三種學習途徑,哪種認識歷史比較好?試就成效排列優次。

讀書 遊古迹 人物訪問

 

資料

資料一

  西元前一二六年,司馬遷二十歲,第一次漫遊祖國的名山大川。從京師長安出發,足迹踏遍大江南北、淮河兩岸以及中原地區,行程近三萬里,歷時約兩三年,沿途搜集資料,採訪求證,為以後撰寫《史記》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西元前一一一年,司馬遷任職郎中,奉漢武帝之命出使巴蜀以南,任務是在邊邑地區推行郡縣制度。他的足迹遍及四川、雲南、貴州,歷時一年又三個月。此行不僅完成了經略西南的任務,還為撰述民族史傳積累了豐富的材料。

摘自「中國文化研究院」網站

 

資料二

  口述歷史是以人為本的歷史記錄。研究者藉深入訪談,了解受訪者的人生、觀點和情感,以及受訪者對事件的認知和看法。記憶是活的原始史料,研究者就不同課題,與受訪者詳談某些細節,追溯重大事件未經發掘的片段,重現遭遺忘的歷史。口述歷史可作弱勢社群發聲的媒介。勞動階層、少數族群、貧苦百姓一般不懂得用文字表達,或缺乏資源記錄個人經歷、意見,因此他們的故事和情感往往被忽略。弱勢社群參與口述歷史訪談,得以在主流社會發聲,也啟發研究者以嶄新角度重述歷史,開闢新的研究領域。

摘自「香港記憶」網站

 

資料三

  很少有人這樣觀察歷史,更少有人這樣寫作歷史。作者黃仁宇窮盡三十年心血,出入典籍,宏觀細究,以超然獨到的眼光,俯瞰古老的中國,將中國的糾結、迷惘與困惑,纖毫畢現的展開在讀者眼前。《萬曆十五年》英文版在1979年由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被美國許多大學採用為教科書,另有法文、德文、日文等版本。在台發行迄今已多達二十餘版,是黃仁宇著作中最暢銷的一本。

摘自黃仁宇《萬曆十五年》內容簡介

小組討論

  試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每個同學輪流發言1分鐘,然後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0 分鐘。

 

討論點

‧怎樣才是有效學習歷史?

‧讀書、遊古迹、人物訪問分別有甚麼優點、缺點?

 

論點參考

劉真(台灣教育家)

  由於出版事業的發達與國民教育的普及,讀書幾乎成為今天一般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可以說,一個人不能一天不吃飯,也不應該一天不讀書。吃飯為「維持生命」所必需;讀書為「充實生命」所必需。作為一個「現代人」,兩者同樣重要。自然,廣播和電台可以使人增廣見聞,獲得新知識;而一個不常讀書的人,也不一定就被人感覺到面目可憎,語言無味。可是,一個人如果想吸收系統的、正確的知識,仍不能不在書本上多下工夫。

 

招敢(新聞專欄作者)

  列為香港法定古迹、俗稱「大館」的中區警署建築群,由前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和域多利監獄三組建築物組成。政府將活化項目交由馬會負責,經過十一年復修、活化工作後,終於在本月底開幕及分階段開放給市民參觀,為中環增添一大片歷史公共空間,市民及遊客均可親身走進歷史建築,細味香港歷史。這將會是香港最大型的活化歷史建築群,為公眾提供一處薈萃文物歷史、當代藝術和消閒元素的優質文化活動空間。

 

陳君天(台灣紀錄片製作人)

  它(《第二次中日戰爭史》)讓我第一次直面抗戰這個話題,也是我拍抗戰紀錄片的起點。當時我作為娛樂節目製作人,覺得書中有太多的故事可以用影像去還原和追記。⋯⋯在(製作紀錄片)那段時間裏,我想清楚一件事,就是只採訪親身參加過抗戰的人,學者和專家則幾乎略過,因為光是歷史真相本身,就已經夠嚇人了。⋯⋯他們(受訪者)的聲音已經成為絕響,而讓我感到重擔在身的是,他們是通過陳君天讓大家知道他們在抗戰中的故事,這些採訪的影像素材,價值不可估量,我絕不可能隨隨便便地處置。

 

觀點舉隅

甲同學:選擇讀書、遊古迹、人物訪問

  我認為,若要認識歷史,從書籍入手最好。歷史書記錄的資料最豐富、最全面,我們可以藉着讀書了解中國幾千年文明,上至遠古的夏商周,近至民國、近代,都可以從書上學習。除了學習中國歷史,也可以學習日本、美國、英國、俄國等外國歷史。歷史書包含縱向、橫向的資料,是最好的學習途徑。只要一書在手,就能知道古往今來、東方西方的事情。

  次好的選擇是遊覽古迹。因為保存至今的古迹不多,我們能夠認識的相關歷史也有限,而要到訪這些古迹,也比讀書困難,外國的古迹就更不用說。最不理想的途徑是藉着人訪學習歷史,這種方式比遊覽古迹更有限。古代遺迹起碼有數百年以至上千年歷史,但人的壽命最多只有一百年。即是說,依靠訪問了解歷史,只能學到近代史。我們也很難跟外國人做訪問。故此,三種學習途徑的優次順序是讀書、遊古迹、人物訪問。

 

乙同學:選擇遊古迹、人物訪問、讀書

  我認為,三種學習歷史的方法,優次順序是遊古迹、人物訪問、讀書。文字資料只是抽象的東西,讀了不等於認識歷史,惟有親身接觸實際的事物,才能真正深刻了解歷史。因此遊覽古迹是最好的方法,你能看到具體的東西,甚至可以觸摸,感受當中的歷史。這不是文字資料所能提供的。著名史學家司馬遷在撰寫歷史書時,也多次實地考察。遊歷古迹能感受宏觀的歷史格局,例如身處赤壁可以想像三國的激戰;也可以感受微觀的歷史氣息,像在孫中山的故居可以體驗他當年的生活。

  訪問也是不錯的選擇,人也是具體的歷史紀念。不過由於面對的是人,所以只能了解歷史的片段,不能知道全貌。三種方式比較,讀書的效果最差。我們最多只能看到照片,不可能有深刻的認識。

 

丙同學:選擇人物訪問、讀書、遊古迹

  我認為,想了解歷史,讀書比遊古迹好,而人物訪問又比讀書好。人訪是最有效的學習途徑,訪問當中能提供很多歷史細節。藉着和受訪者溝通,我們能夠體驗他們所體驗的事情,深入了解歷史。這種深度是書籍、遺迹所欠缺的。歷史書記載的始終是大事,難免缺乏細節;而遺迹只能給我們大概的歷史印象。比如我們可以從書籍、遺迹知道日軍在二戰時侵略中國,但要深入了解當時發生了甚麼事,只能依賴訪問當事人。我們可以根據當時人描述的事實細節、心情,勾勒那時的歷史畫面。

  效果最差的學習途徑是遊古迹,因為古迹到底是死物,不能說明甚麼。只逛古迹絕不可能有甚麼得着,我們必須再讀書,或訪問有關的人,才能知道古迹背後的歷史故事。而讀書比遊古迹優勝。即使是最簡單的歷史書,也能讓我們掌握大致的狀況。故此,三種學習途徑,人物訪問最好,其次是書籍,最差是遊古迹。

 

文:萑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