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經驗有價 社會得益 優化長者再就業 2018.05.09
18909 18909

封面專題

今日香港

主題:生活素質




答案︰C


解說


根據政府統計處資料,戰後嬰兒潮出生的人口逐漸年老,本港人口未來20年將持續老化;踏入2036年,推算65歲及以上長者的人口會由2016年的116萬大增至237萬,即每三名港人便有一位是長者。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問題如醫療開支龐大、社會勞動力下降等,影響深遠。香港政府欲推動「少老就業」,鼓勵長者延遲退休,繼續投身勞動市場,以紓緩人口老化的經濟開支,長者亦能繼續貢獻社會。然而,推動少老就業須政策、社會、僱主等配合,難以一蹴而就。



香港老人就業背景

香港人口老化嚴峻,政府官員近年多次公開關注議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長羅致光更以「高齡海嘯」來形容問題。根據資料,2015年香港65歲或以上的勞動人口約有99,200人,參與率為9.4%,比鄰近地區的日本(22%)、新加坡(26%)和南韓(31%)為低。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亦多次於網誌撰文,表明政府有意開發「銀髮市場」,促進50歲以上人士就業之餘,也鼓勵65至74歲的「少老」重投職場。少老就業固然有利於社會財政、勞動市場、老人生活,不過有論調指,老人重返職場會窒礙年輕一輩「上位」,亦是政府推卸解決老人貧窮問題的責任,而且現今老人就業政策未成熟,不足以保障長者權益。

少老就業3大優點

1.釋放另類勞動力

香港人口老化,按推算,勞動人口會於2022年達高位368萬,其後逐漸下降至2031年的351萬。香港沒有法定退休年齡,惟一般「打工仔」都以60歲為退休界綫。其實現代社會生活富裕、醫療保健周全,60之齡依然壯健者多不勝數,他們雖然較難投身過分體力化行業如建築、搬運等,不過部分中層,甚至是管理階層者,他們的知識、經驗和人際網絡,對企業仍然彌足珍貴,就此退休,以往累積的社會資本便一筆勾銷,亦限制了他們貢獻社會的潛力,而且重新就業更有助解決本港勞動力不足問題。

2.紓緩退休貧窮問題

香港百物騰貴,不少基層長者退休後只靠積蓄和退休金過活,應付基本開支已捉襟見肘,若身體不幸出毛病,巨額醫療支出將百上加斤。港府《2016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顯示,活在貧窮綫下的長者達31萬人,佔貧窮人口三成。雖然有人批評政府津貼未能妥善保障長者生活,但貧窮長者未能自顧,照顧長者的財政責任自然落在政府肩上,加重財政負擔;現時有超過14萬長者申領綜援,福利開支日益增加,如銀齡就業風氣盛行,一方面可解決長者生計,另一方面亦紓緩當局的福利壓力。

3.平衡長者生活

長者勞碌半生,不少人退休後一時難以適應閒暇生活,加上部分是從高位退下,收入和社會地位遠不如前,心理健康難免現隱憂。有機構推出「全球長者生活關注指數」來評估長者生活,發現香港長者「心理健康」評分於97個地區中只排79。讓長者重新就業有助肯定其能力,並能藉此重拾尊嚴,生活亦有所寄託。

少老就業3大爭議

1.窒礙下一輩上流


香港世代之爭問題日益嚴重,年輕人慨嘆缺乏上流機會,箇中原因包括嬰兒潮一代(1946至1964年間出生者)佔據各行業的中、高級管理層,致使他們望穿秋水仍未能上位。本來近年正是嬰兒潮一代的退休高峰期,對青年而言絕對是晉升良機,然而,若少老重新就業甚至延遲退休情況普遍的話,變相窒礙下一輩上流,隨時催化世代衝突,加劇社會矛盾。

2.本港欠相應政策

香港與日本、新加坡等地不同,當地有成熟少老就業政策,但本港現時還處起步階段。平等機會委員會於2016年曾發表有關職場年齡歧視的研究,發現有僱主擔心聘請年長僱員後容易增加保險費,亦會影響公司運作,可見職場聘請長者的風氣不盛。勞工處今年推行的改善中年就業計畫,向聘請年長人士的僱主發放每月4,000元在職培訓津貼,但總括而言,僱主響應少老就業的誘因不大。另外,無論工時限制、保險、醫療福利、強積金制度等仍未有周詳和妥善政策配合,長者勞工保障有隱憂。

3.政府推卸養老責任

使老有所終當屬政府責任,不過有論者質疑政府推廣少老就業只是推卸養老責任的幌子,以「自力更生」為名,美化長者礙於經濟支援不足、生活貧困被迫繼續就業的現實。政府去年把長者綜援申請年齡由60歲調高至65歲,無疑削減長者福利,另一方面反鼓勵他們再次就業,根據立法會秘書處研究,大部分年長工人從事較低技術的基層職業,薪金亦較整體工作人口的低約三成,論者如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邵家臻認為,政府施政剝削長者利益,迫使他們從事基層工作賺取生活費。



促進長者就業政策

日本:修訂《老年人就業穩定法》

日本面對人口老化、勞動人口下降問題,更已成為世界上老齡化最嚴重的國家,截至2015年年底,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佔全國總人口26%,創歷史新高。當地政府於五年前修訂《老年人就業穩定法》,要求企業把法定退休年齡由60歲延長至65歲、採取重新聘用制度,或廢除退休制,從上述三項中選一,以推動長者就業。

根據資料,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的就業人數在2013年達到636萬人,佔日本整體就業率超過10%,有助抵銷人口減少的影響。

在少子老齡化的背景下,日本老年人就業人數比歐美主要國家為高,據2012年數字顯示,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的勞動參與率為19.9%,比美國的18.5%和英國的9.2%為高。

美國:培訓計畫與時代接軌

配合社會趨勢,美國政府為高齡者度身訂做培訓計畫,《美國老年人法》中就有指出,讓老年人「獲得有關資訊和通訊技術的教育訓練」,旨在為高齡者創造更多機會。國家和社區服務公司(CNCS)亦利用其現有的就業計畫,招聘有技術知識的高齡者,善用高齡人力資源。

新加坡:經濟誘因鼓勵聘用

新加坡政府近年通過《重聘條例》,如僱員年屆62歲的退休年齡,但有意願繼續工作,僱主須續聘至67歲。政府更以財政補貼鼓勵企業聘用長者,例如僱主若聘用65歲以上人士,可獲政府補貼11%月薪。在政府多管齊下,新加坡65歲以上長者勞動率達26%。





Mindmap:少老就業:支持與反對



相關概念


貧窮綫(Poverty threshold)


貧窮綫意指滿足生活標準所需的最低收入水平,港府以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來定出貧窮綫,一人住戶貧窮綫為月入四千元、二人住戶則為九千元,在此計算方法下,本港2016年貧窮人口達135萬,貧窮率約兩成。

嬰兒潮(Baby Boom)

嬰兒潮泛指在特定時期出生率突然大增的現象,現今多指二戰後(1946年-1964年)出生的一代。這一代出生於戰後和平時代,成長時經歷經濟起飛,現今則多屆退休年齡。

相關新聞事件簿

香港推動少老就業

‧張建宗於網誌提倡少老就業: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於網誌撰文,表示政府鼓勵50至64歲年長人士及65至74歲的長者重投就業市場。(2018年4月)

‧勞工處改善「中年就業計畫」:勞工處向聘用60歲或以上求職人士及提供在職培訓的僱主,發放每月4,000港元培訓津貼。(2018年4月)

‧乙類保安人員許可證年齡上限將提高至七十歲:保安及護衞業管理委員會今日提高許可證年齡上限,以紓緩業界的人手不足問題。(2015年12月)

少老就業爭議

‧收緊長者綜援年齡:政府把長者申領綜援的年齡由目前六十歲提高至六十五歲。(2017年1月)

‧香港長者貧窮問題嚴重:港府公布《2016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 2016年長者貧窮人口有31萬,佔總貧窮人口三成。(2017年11月)

外地促進少老就業政策

‧新加坡提高續聘退休年齡:新加坡政府通過新法,包括把續聘退休年齡由65歲提升至67歲。(2017年1月)

‧日本補貼聘請長者的企業:日本政府向僱用長者的企業提供「僱傭開發助成金」,如企業長期僱用60歲至65歲老年人,每年可獲每人60萬日圓(約42,000港元)津貼。(2013年4月)

相關辭彙

‧財政補貼 Financial subsidies
‧心理健康 Mental health
‧退休金 Pension
‧勞動市場 Labour market
‧社會資本 Social capital
‧勞工權益 Labour rights
‧人口老化社會 Aging society

學習教材

資料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A



資料B


為及早應對人口高齡化和勞動力減少,本屆政府採取多管齊下的措施,營造有利就業的環境,支援就業,提供誘因,釋放更多本地勞動力,以達致人盡其才的目的。首先,政府正積極推動「少老」長者(young old)就業。作為全港最大僱主,政府率先在二○一五年六月起將新入職的文職職系公務員的退休年齡由60歲延至65歲。為鼓勵體健的長者就業,我們為部分行業法例拆牆鬆綁,最明顯的例子是將乙類保安人員許可證(俗稱B牌)持證人的年齡上限由65歲提高至70歲,目前已有超過8,000名65至69歲長者成功申請或續領B牌。此外,僱員再培訓局推出「職場再出發」課程,提供技能訓練、重投職場心態調適,以及求職準備和技巧等,協助較年長學員自我裝備,尋覓合適工作。

資料來源:摘錄自《政務司司長網誌》5-3-2017

多角度思考

1.
根據資料A,描述香港長者貧窮的情況。(6分)

2.綜合資料,指出及解釋政府推動少老就業的原因。(8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同學應從三方面解構數字,先指出貧窮長者人數變化,繼而寫出貧窮率變更,最後要解釋政府介入對貧窮率的影響。

2.資料A反映長者貧窮問題,資料B則提到人口高齡化和勞動力減少,同學除於以上三點着墨,資料B亦從「保安人員許可證」和「再培訓」提示長者就業可解決基層和低技術勞動人口不足的議題。

延伸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

在經濟及金錢掛帥、 汰弱留強制度下的香港社會,長者常誤被冠以社會負累一族,每每所倡之政策,總是注目在提供福利、遊樂及醫療。同時,僱主們並不太願意僱用長者,就算本來有工作的亦要被迫退下來,沒空間讓長者繼續發揮所長。然而,政府政策中亦未為長者提供退休、就業輔導或再培訓等服務。長者並非無可為,亦非僅為其提供吃、喝、玩、樂,便可令之安享晚年。

事實上,長者是社會重要的資產。除了義務工作外,他們仍可擔任有償的工作。重新投入工作能讓他們感到存在的價值,同時亦能重拾自信及尊嚴,並保持經濟獨立。

資料來源:摘錄自一間聘用長者的社企餐廳的簡介

多角度思考

1.
參考資料,解釋反對長者就業的原因。(8分)

2.「就推動長者就業而言,政府應負最大責任」,你多大程度上同意這看法?解釋你的答案。(12分)

建議答題方向

1.反對長者就業論點眾多,同學要循不同持分者角度清楚解釋,如年輕一輩不滿老一輩阻礙上位,又可從企業角度觀之,會擔心長者工作效率低,與團隊格格不入等。

2.同學自由作答,言之成理便可。指示:除政府外,亦可留意商界、非政府組織、社工界扮演的角色。

參考資料

‧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數據透視──長者就業》(2016年10月28日)
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617issh05-elderly-employment-20161028-c.pdf

‧政務司司長網誌(2017年3月5日)
https://www.cso.gov.hk/chi/blog/blog20170305.htm

載自2018年5月9日《S-file通識大全》

文:馮日里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