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反映社會轉變新形態 香港電影「港味」消失 2018.05.07
18895 18895

封面專題

今日香港+現代中國

主題:生活素質+中國的改革開放




答案︰D


解說


以上電影均屬於香港電影,但有合拍片和港產片的分野,合拍片多被認為較少本土文化及特色,因此是否類分為「香港電影」成為爭論話題。雖然《打擂台》及《樹大招風》被認為十分有「港味」,但仍屬合拍片,因為投資方及工作人員均有內地參與。



成龍在「兩會」期間公開表示「現在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香港電影亦是中國電影」,於今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上,便有不少嘉賓針對此發言。當中黃秋生指「明年還有沒有香港電影,是『出人意表』,你猜不到,但『情理之中』的,就是我們年年都有香港電影才合理,是不是?」更成為話題。

甚麼是香港電影?

要爭論香港電影是否消失,首先要定義怎樣才叫「香港電影」。不妨先看看香港金像獎的參選資格定義作參考。影片必須符合下列其中兩項條件,方合資格為香港電影:

1.導演須是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證的香港居民;

2.出品公司(最少一間)是香港合法註冊公司;

3.最少有六個工作項目的工作人員須是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證的香港居民,每個工作項目只計算一位,依據十五個獎項計算,包括: 監製、編劇、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攝影等。

合拍片成為主流

不過,以上條件是針對製作單位有多少香港人而論,故即使符合條件,亦不代表這些香港電影有香港特色。例如近十多年興起的中港合拍片,根據上述定義也絕對可歸類為香港電影,但不少人指,合拍片較缺香港本土特色,然而現今卻成為香港電影的主流。

觀乎近年金像獎提名名單,以最佳電影獎為例,五部電影中,大部分都是合拍片。2016年及2017年分別只有一部《十年》及《點五步》是所謂的純正港產片,2018年更是一部也沒有。
雖然金像獎只是每年眾多電影獎項的其中之一,但針對香港電影而舉辦了三十多年的金像獎,可看成是「叫好」(口碑)的代表,那麼更現實的「叫座」問題呢?就要從票房數字看看香港電影的命運。2017年上映的十大最高票房香港電影,只有《一念無明》和《29+1》兩部為純港產片,而2016年的十大,則十部均是合拍片(見下表)



CEPA催化合拍片

同為香港電影,為甚麼會有本土電影(純港產片)和合拍片之分?緣於2003年內地與香港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其中詳細訂明了合拍片中演員、場景、發行等方面的規定,例如香港與內地合拍的影片視為國產影片,可在內地發行,而影片的港方主創人員所佔比例不受限制,但內地主要演員的比例不得少於影片主要演員總數的三分之一。之後,便出現了「合拍片」的名稱。

合拍片回報高

其實,在此之前香港跟內地合作拍攝電影已是常有的事。不少電影的投資來自內地,演員工作人員亦是中港兩邊走,CEPA只是正名和催化已有的現象。

港產片和合拍片最大的分別,在於分帳比例。現時港產片等「引進片」只可以獲得25%回報,但合拍片的回報可以大幅上升至四成左右。

香港電影票房收益由1992年的15億港元(包括中港合拍片),至2015年已不到4億元。近年年產量只徘徊在50部左右(見下表),與上世紀九十年代巔峰時期的200多部相差甚遠。票房方面,九十年代初的十大賣座電影,亦以港產片為主;時移世易,如今能夠躋身票房前十的香港電影,每年只有一、兩部,香港觀眾明顯鍾情於荷里活電影多過香港製作。

本地市場萎縮

香港市場雖因先天所限較小,但香港電影於八、九十年代除了在本地市場成績輝煌,亦賣埠至東南亞,擴大市場收益。然而近年本地市場萎縮,對動輒需要幾千萬甚至上億製作費的電影行業來說,不難理解為何電影人覺得單靠香港市場難以生存,亦沒有發揮機會。因此,要拍大製作必須要尋求其他市場才可回本,而合拍片面向內地的龐大市場,對香港電影人無疑是一個機會。



合拍片:限制與對應

合拍片為香港電影引入更多資金來源和工作人員,加上在內地市場的利潤比例較高,理應是有利香港電影的製作和質素,然而,合拍片卻有些限制。

限制一:須審批創作欠自由

首先,電影在內地上映,一定要通過內地的審批制度,除了視為政治敏感的題材受規範,其他如內容不可涉及鬼怪、結局必須邪不能勝正等都限制了創作的題材和自由度,雖然有電影人視此為挑戰,認為可以在遊戲規則內創作,甚至打擦邊球,但亦有電影人表示,創作自由被限制,對於作品始終有影響。

限制二:迎合內地觀眾口味

另外,即使能通過審批,若要打入內地市場,須迎合內地觀眾的口味。香港觀眾與內地觀眾的成長環境、生活文化不同,在電影口味上亦有差異,香港觀眾喜歡的題材,內地觀眾未必有共鳴,要平衡兩者並不容易,能兩邊討好的,很多時是一些比較普遍的題材,如歷史、武俠片等,很難有獨特的「香港味」。

對應:滲入「港味」找平衡

不過近年,香港導演亦嘗試在兩者中找平衡,例如講主僕情的《桃姐》,拍的是香港故事,內裏滲入主人公的北上元素;《寒戰II》則是香港警察的權力鬥爭故事,但同樣受內地觀眾歡迎。又如《打擂台》、《樹大招風》等充滿港味的電影,大家甚至不以為是合拍片。

今時今日,非合拍片的純港產片亦已開始摸索出另一條道路,以小本製作拍出港人的社會實況,如《一念無明》、《踏雪尋梅》,又或小品電影如勵志青春片《狂舞派》、《點五步》等。可見,這些電影已明顯擺脫了單純以市場為中心考慮。

小結

香港電影新形態


有說法是香港電影並未消失,只是轉化以不同的形式出現。今天我們看來本土意識很強的電影,在港產片全盛時期亦不是主流,因當年未有身分危機感,本土意識尚未抬頭,電影只是很自然拍社會狀況、貼近生活,或是具娛樂性的故事。

當年富香港特色的港產片,仍然大受內地或外地觀眾歡迎,因喜歡電影中獨有的香港味道,如擠擁混雜的城市街景、港人獨有的市井幽默,甚至將動作片,警匪片中的功夫或黑社會等元素,視為香港文化。

今天的香港電影,其實正是按香港的社會轉變,展現了新的形態。

Mindmap:香港電影的市場與文化



相關概念


合拍片(Co-production)


自2003年內地與香港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其中詳細訂明了合拍片中演員、場景、發行等方面的規定,便出現了「合拍片」的名稱,不過在此之前,香港跟內地電影公司合作已是常事。合拍片不是單指中港兩方合作,在歐洲跨國合作的電影亦十分普遍,荷里活也不時跟其他地方合作。

本土文化(Local Culture)

本土文化是指一個地方有別於其他地方的文化特色,當中可以包含語言、文學、風俗、藝術、醫藥、飲食及地方歷史等。本土文化多對應全球化,不過在合拍片的議題上,則是中港文化的對應,如香港的本土文化特色、港人的故事、生活模式、喜好或城市風景等。

相關新聞事件簿

爭取放寬合拍片限制

‧全國政協委員吳傑莊透露,正與一群香港演藝界人士如成龍、曾志偉等籌備協會結合香港演藝人力量,爭取放寬合拍片的限制。曾投資電影的吳傑莊表示,現時香港與內地的合拍片有很多限制,以拍電視劇為例,台前幕後只能共5人為外國人,香港人亦計在外國人的限額中,對港人的限制很大。因此,他在提案中建議,放寬合拍片的限制,希望給予創作者自由。(2018年3月)

成龍「中國電影」言論惹爭論

‧成龍現身全國政協委員第13屆會議,期間接受記者訪問時,被問到對合拍片的看法,成龍表示:「現在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香港電影也是中國電影。」他認為有些電影比較本地,只是拍給香港人看,但香港也可以拍電影給全中國看,所以香港電影等於中國電影。(2018年3月)

合拍片成趨勢

‧2017年金像獎最佳電影《樹大招風》由三位鮮浪潮導演執導,電影的命題,三大賊王的結局是「偶然」或是「必然」。引申香港電影在回歸20年後,合拍片是否已經成為必然的結果。導演杜琪峯接受訪問表示,香港成為中國電影的一部分這是必然的,97後到近年來更明顯,看來再過10年20年都會一樣,但杜琪峯執言不會放棄拍港片。(2017年6月)

電影《十年》獲頒金像獎最佳電影

‧2016年電影《十年》獲頒金像獎最佳電影,由於其議題政治敏感遭到內地封殺,同時引申出香港本土電影是否有生存空間,以及金像獎的評審準則,應以本土特色還是藝術水平為準的討論。(2016年4月)

簽訂CEPA打開合拍片之門

‧ 政府為振興經濟,推出了多項措施,其中與中央簽訂的《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更對香港電影業帶來重大影響。自CEPA於2003年6月簽訂後,原本列為入口電影的港產片,不再列入進口片限額之中,只須經過審批,就可以在內地院綫上畫。此外,中港合拍片模式也有所放寬,港方主創人員數目不受限制,只須劇情與內地有關、內地主要演員比例佔三分一及通過合拍項目審批就可以合拍片形式在全國上映。院綫經營權亦得以放寬,香港院商可以在內地經營院綫。(2003年6月)

相關辭彙

‧市場主導 Market-oriented
‧中港矛盾 Hong Kong-mainland contradictions
‧本土意識 Local consciousness
‧電影發展基金 Film Development Fund
‧文化產業 Cultural industry

參考資料

‧電影發展基金
http://www.fdc.gov.hk/tc/services/services2.htm

‧香港影業協會MPIA
http://www.mpia.org.hk/content/about_info.php

‧香港影評庫
http://www.filmcritics.org.hk/film-review/

學習教材

資料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A



資料B



多角度思考

1.根據資料及就你所知,有哪些原因令香港電影市場萎縮?(6分)

2.
香港本地票房市場萎縮,對香港電影有何影響?(8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根據資料,香港的票房市場低迷,而十大最高票房的電影均大多為荷里活電影,絕少為香港電影,可見本地市場難以支持香港電影發展,原因包括:
‧觀眾口味轉變,不少觀眾追捧外地電影;
‧上世紀九十年代翻版盛行,對當時電影業造成嚴重打擊;
‧資訊科技發展,促使其他媒體和娛樂的競爭。

2.對香港電影的影響:
‧難以單靠本地市場維持;
‧考慮生存,或須控制成本;
‧或考慮吸納外地 / 內地資金,但可能犧牲本土特色;
‧有意投身電影業的年輕人更少機會、更難入行。

延伸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

幾年前港人曾對港產片不抱厚望,不過近年香港電影業似有起死回生之勢。

從2010年的《打擂台》開始,香港電影重新走入港人視綫,到2013年《狂舞派》挑戰街舞的題材,到去年大放異采,有《點對點》緬懷昔日香港,到《殭屍》向80年代殭屍片致敬,《竊聽風雲3》省思鄉紳霸權和土地價值,《紅VAN》改編熱門高登科幻小說,再來《香港仔》的本土情意結。今年初《衝鋒車》的黑色幽默,到《五個小孩的校長》的真人真事改編大收旺場。

本土思潮興起,彷彿造就香港電影復興。本年尾香港電影來勢洶洶,《我們停戰吧》、《同班同學》、《王家欣》、《哪一天我們會飛》紛紛上畫,年底還有《陀地驅魔人》、《踏血尋梅》等以香港為本位的新作。如果香港電影真的復興,這幾年發生甚麼事了?

近幾年,「合拍片」被視為萬惡、謀殺港產片的元兇。這說法源於不少導演棄守本土,為迎合大陸口味,有批評指電影是「三不像」⋯⋯港產片市場萎縮,港人都覺得自己「冇得揀」⋯⋯香港人愛看「合拍片」還是「港產片」?他們用腳來投票,每年香港電影十大票房,「合拍片」絕不下於「港產片」,撐起香港電影這委靡不振的市場。

合拍片亦受評審青睞,近年度的最佳電影《葉問》、《打擂台》、《桃姐》和《寒戰》,也無一不是合拍片。香港觀眾都被《寒戰》的港產警匪片的類型包裝所說服,「港味」不言而喻。前《電影雙周刊》總編輯李焯桃形容近年正是「新港產片」的回歸。《一代宗師》中部分得獎的攝製團隊並非來自中港兩地,香港電影難得國際化,超越了「合拍只有中港」的想像⋯⋯

研究香港合拍片的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講師陳嘉銘博士認為香港電影的製作生態已改變,港產片趨向精雕細琢,對劇本、對故事的要求高了,「仍可以雜,但不能求其,觀眾不會再收純粹的無聊貨。」合拍片似乎找到出路,大家開始懂得「轉彎」,曲綫加入香港的特性、香港人的故事⋯⋯

題材方面,合拍片多集中在古裝或警匪片,鬼片、港式喜劇、都市小品等等都相繼消失。有導演不斷增加製片預算,邀請世紀班底、場面愈拍愈大,試圖以「鉅片」獲利。電影內容亦有意識形態的限制,例如《國產凌凌漆》中的經典一幕絕無可能出現在合拍片中。

資料來源:摘自香港關鍵評論網
《香港人走進影院投下的一票:看合拍片如何撐起香港電影半邊天》13-11-2015

多角度思考

1.參考資料及就你所知,對於「合拍片對香港電影利多於弊」的說法,你是否認同?(8分)

2.近來出現不少受歡迎的本土電影,你認為香港電影是否已找到新出路?(10分)

建議答題方向

1.同學可以認同或不認同,言之成理即可,以下為利弊的參考。

‧增加投資及資金來源,令業界生存空間更大;
‧可以更易打入內地市場;
‧跟內地電影人合作,促進兩地業界交流。

‧較少香港本土題材電影;
‧新導演較難找到投資者開拍合拍片,變相較少機會。

2.


‧香港近年有不少具本土特色的電影突圍而出,證明港產片雖然受到資金所限,但在有限制的情況下,題材和創意上卻更勝從前;
‧近年港人的本土意識和身分認同抬頭,就此議題拍的電影,也成為一種新的類型,特有的類型。
不是
‧即使有零星成功例子,仍是少數;
‧每年香港電影只有約五十部,而本土電影更少。

載自2018年5月7日《S-file通識大全》

文︰游凝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