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假共住 真劏房? 檢閱香港共居模式 2018.04.18
18789 18789

封面專題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

主題:人際關係+生活素質




答案︰E

解說

根據美國研究機構AARP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Center for Housing Policy指出,共居社群的原則大致包括以上選項A至D,卻不包括廉價的租金。所謂「共居」,是指由一群人共同租住一個較大的單位,強調在同一屋簷下,共用廚房、客飯廳、餐具等資源,並且分擔家務、共享技能、互相照顧、重新建立鄰里關係。

今時今日,香港人最關心當然是房屋問題。香港的住宅價格在全球406個大城市中已連續8年最高,打工仔不吃不喝19年才能上車。近年美國、歐洲甚至是亞洲,都興起共居生活;有見及此,香港政府和社福團體亦推出「社會房屋共享計畫」。共住共生,能否為香港的居住難題提供一條出路?





共居生活模式 興起因由

據學者Matthieu Lietaert指出,「共居」最早出現在1970年代丹麥哥本哈根的共同住宅計畫(Sættedammen),其後逐步推廣至荷蘭、瑞士等地,近年已普遍見於歐美,甚至是日本、台灣和韓國等亞洲地方。共居生活的普及,有以下因素:

1.工作環境和類型的轉變

各地單身年輕人共居趨普遍,風潮引申出創業型共居,即相同職業背景的年輕人共住,將家居演變成辦公室。目前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幾間共同居住空間,其中不少是由共同工作空間的業務擴張而延伸出來。如共同工作空間龍頭WeWork,年初籌集10億美元,擴展共享居住業務WeLive,出租配套齊全的小型房間,共享的設施令人恍如置身於Google或蘋果的辦公室內;全球最大共居建築物Collective Old Oak則針對年輕專業人士,共享公共設施包括圖書館、工作室等,將住客的工作空間、社交空間和日常生活連結起來。

2.難以負擔的高昂居住成本

全球樓價高企,不少年輕人有住屋需求,但卻無法負擔高昂租金。根據美國一項調查,港人要不吃不喝19年才可購買一層620萬的物業,連續8年蟬聯全球最難負擔城市。年輕人未必有能力「上車」,在可負擔的租金下追求隱私和舒適的居住環境,共居成為不少年輕人以及學生的選擇。通過分擔租金和設施成本的共居模式,是改善生活質素的一條出路;而且由於需求大增,投資者亦紛紛改裝舊樓或賓館,打造共居項目。

3.核心家庭式微與單身主義興起

共享住宅激增,原因在於單身者的增加。單身、遲婚、不婚主義日盛,如瑞典和紐約有一半人是獨身、日韓台的一人戶佔比率約三分之一、中國單身人口已超過兩億。對很多人來說,獨居不再是成家立室的無奈替代,一個人的自由生活才是理想的生活模式。沒有組織家庭的束縛和必要,人們有更多選擇空間,如享受共居生活。

4.重建緊密的社區鄰里關係

共居能讓志同道合的年輕人一起居住,同時擁有獨處空間。住客能夠從共用設施而改善人際關係和生活環境,又可以從照顧別人中肯定自我價值。共居的生活並不只是共享設施、共同擔任不同職責,還會定時出席聚會,建立更深厚的鄰里關係。

香港共居生活=豪華劏房?

有人形容當今是共居年代(The Year of Coliving)。共居公寓應運而生,政府於年中注資興建青年公寓,似為年輕人解決居住出路;但同時有人批評共居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地產生意,實情只是豪華版劏房。究竟甚麼是真正的共居?我們先看香港共居單位和劏房單位的分別:



共居原意 共住更要共生

據學者Matthieu Lietaert的研究指出,共居的關鍵在於生活質素與人際關係,通過大家一起生活和分擔日常生活工作,令資源分配更有效,而生活質素也不會因分享而下降,強調社群連結。在歐美,「共居」首要關注的問題並不是住屋需求,而是解決現代城市生活的疏離感問題,「共住」之外更要「共生」。

「共住」之於香港,卻是解決居住需要的工具。雖說共享單位質素比劏房略佳,但仍未能擺脫劏房模式;住戶生活質素下降、鄰舍關係欠奉,與共住的原意大相逕庭。更有商人利用共居之名,行劏房之實,美化地產霸權和消費文青概念,以簇新裝潢和型格布置吸引青年租客,實質是高級劏房和牀位,令劏房住戶由基層市民蔓延至較高收入的年輕上班族,反映香港畸形樓市的情況變本加厲。



各地共居模式多樣化

共居模式流行於世界各地,似乎試圖解決各種社會問題,如丹麥的共居社區、日本的共屋等等。目前香港共居模式屬起步,我們可以從外國的共居例子借鑑──香港人通過共居,除了棲身,更可以創造甚麼?

1.提升生活質素(例子:英國、美國)

位於英國倫敦的Collective Old Oak,號稱是全世界最大的共居空間,專門為國際留學生及年輕上班族提供高品質的住宿體驗。公寓免費提供換牀單、無綫上網、健身室、房間清潔等服務;所有的住客都可以享受多樣化的公共空間,包括酒店式大堂、咖啡廳、空中花園和辦公空間等。當然租金不便宜,平均每周250英鎊。

共居住宅Common設於美國紐約、三藩市及華盛頓等多個地點,提供備有家具的私人房間與每周一次的清掃服務,而且只需24小時通知便可搬到另一住宅。

2.長幼互相交流照顧(例子:德國、日本)

面對人口老化問題,不少國家提倡「Active aging」這個概念,意即讓老人保持身心活躍和有價值感。例如德國青銀共居住宅Geku-Haus,出租給長者與青年,長者多是擁有特殊工藝的職人,而青年多是藝術家或從事廣告行銷;長者會運用智慧和人生經驗幫助年輕人,而年輕人亦對長者照料有加。住戶間互相照顧,比鄰居更為親密,因此這種居住模式被稱為「鄰居以上,家人未滿」。

日本各城市都有混齡居住的共居住宅,長者不但得到關心照顧,而且可以從年輕人身上重拾活力。

3.解決人際疏離問題(例子:日本、台灣)

日本的青年共居已出現約20年,屬亞洲先驅。日本共居連盟指,過去3年共居樓宇急增兩倍至近3,000幢、4萬間房,而有配對網站的查詢量倍增至每年20萬次。跟英美一樣,日本的共居多走高檔路綫,吸引追求生活便捷、人脈聯繫的單身族,願意捨棄私隱,換取更寬敞、愜意的群體生活。

位於台灣的「玖樓」共居公寓,理念是「房子是租來的,生活不是」。住戶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負責人會舉辦各種聚會如讀書會、大食會等,讓住客不止在該處作息,更注重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和交流。

4.維繫社區關係(例子:丹麥)

位於丹麥的Sættedammen是全球第一個共居住宅,當時組織了大約50個家庭作為一個社區,居民互相照應、分攤育兒工作;除了卧房獨立外,廚房等設施都是共享。作為發源地,丹麥現時逾8%房屋屬共居,單是老年人社區亦超過250個。在過去的20年,此理念擴展到歐洲很多國家,甚至傳到北美和澳洲。



Mindmap:共居興起原因及在港的限制



相關概念

社會房屋共享計畫(Community Housing Movement)


社會房屋共享計畫是為基層人士提供過渡性可負擔房屋的社會項目,為期3年,目標為有需要的基層住戶提供500個單位作為過渡性居所。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作為中介平台,通過募集、承租及翻新閒置的房屋,再分租給社福機構營運。大部分租戶會被安排以共享模式租住單位,從而互相支援。計畫是為基層人士改善短期的居住環境,但有意見指能夠受惠的基層人士有限,根本滿足不到整體龐大的房屋需求。

相關辭彙

‧共宅運動 Cohousing movement
‧共宅族 Cohouser
‧公共房屋 Public housing
‧公共設施 Public facility
‧生活素質 Quality of life
‧青年政策 Youth policy
‧社會價值觀 Social value
‧空間分布 Spatial distribution

相關新聞事件簿

香港置業 不吃不喝19.4年

‧國際調查機構Demographia發表題為《14th Annual 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報告,指香港的樓價對入息比率為19.4倍,即是香港人不吃不喝19.4年才能買得起一個住宅單位。(2018年3月)

共居成為全球十大消費趨勢

‧共享之風蔓延至衣食住行各大領域,大批申請不到宿位的學生、剛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需要獨立空間的青年創業者及「港漂」,均選擇入住共享公寓。在諮詢機構歐睿國際發表的《2018全球十大消費趨勢》中,共居位列第九大消費主題,這與當代青年生活態度的轉變息息相關。(2018年4月)

專業人士亦是共居住戶

‧樓價貴,租金亦不便宜。早前政府一項調查發現,專業人士亦須租住劏房,而近年有不少「共居」項目應運而生,由蝸居走向共居,是樓市新的一頁?上月政府統計處一項關於全港劏房數據的調查估計,全港約有9.27萬個劏房單位,容納接近21萬人居住,以職業類分,其中3,109人屬於經理及行政級人員,而專業人員亦有1,917伙。(2018年2月)

共居項目 租金增幅料近兩成

‧樓價高企令「共居」成為社會現象,仲量聯行分析研究指,投資者如把手持物業改造成共居項目再出租,租金增幅料可近20%;該行研究部主管馬安平指,共居項目遍布油尖旺、九龍城等區,而鄰近大學地區更是共居熱門點,因可吸引大學生入住。共居風氣已蔓延至豪宅區,如壽臣山,專攻年輕專業人士。(2017年11月)

共居項目 漸成主流

‧於美國,年齡介乎十八至三十五歲並跟室友合租公寓的人口百分比,自1980年至今已上升一倍。為了迎合需求,發展商創造出專門為共居而設計的住宅項目,如Ollie計畫在曼哈頓北林蔭大道興建「共居」住宅。創辦人布萊索表示,整幢42層高的住宅大樓,有13層闢作「共居」單位,部分樓層用作興建康樂設施。單位主要分為兩房和三房,睡房以外的空間共同使用,合共可容納426人,Ollie形容這項目將是北美最大的「共居」計畫。(2017年8月)

青銀共居 跨代共融

‧台北市公辦民營陽明老人公寓試辦「青銀共居」方案,開放文化大學學生申請入住,每月挪20個小時陪長輩唱歌、烹飪、教導3C,月租3,000台幣。其他五都除台南尚無規劃,新北、桃園、台中和高雄也有類似政策。(2017年12月)

學習教材

資料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A



資料B

以往旺區中的籠屋被視為香港恥辱,本港居住空間愈來愈細,現代版籠屋再現。有公司利用共享概念作為噱頭,將旺角唐樓改造成「共居生活空間」,吸引年輕人租住,宣傳圖營造出一片文青氣息,本報記者前往「睇樓」,發現所謂共居空間,實物與概念圖相差甚遠,實物不過是靚版籠屋。有曾參觀的市民亦在網上指共居空間有如現代籠屋。

資料來源:摘自《頭條日報》6-3-2018

多角度思考

1.參考資料,你認為在香港推行「共居」模式有何困難?(6分)

2.要成功推行「共居」模式,政府及地產商分別有甚麼責任?(8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法例限制:香港規定任何處所提供收費住宿,且少於連續28天,須依照《旅館業條例》向牌照事務處申請旅館牌照,共居模式須要考慮如何配合;另外,要把一個單位用作共居,其裝修及間隔亦受《建築物條例》監管。
租金昂貴和居住面積狹小:共居的概念在歐美是針對解決人際關係疏離問題,重視人際交流;但在香港只是協助解決青年住屋問題,容許發展商將單位分間成狹小房間,租金昂貴,淪為豪華劏房。

2.
政府責任:政府應監管並確保共居項目合乎《建築物條例》,保障住客安全;同時強調共享房屋項目只是過渡性質,應努力增加房屋供應,打消商人借勢發展劏房的念頭。
地產商責任:商人不應規劃過小的房間面積,局限租客房內活動空間;釐訂租金應該取之有道,避免加重租客住屋負擔。

延伸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

共居的概念,不限於長者,跨代共居或更合適;現時我們仍停留在將照顧長者的責任由家人來處理,或期望三代同堂共居,不然就將老年人送入安老院,其實如何提升高齡社會的老人價值,才是政府當務之急。

試看,政府曾推出多項為長者而設的居住計畫,但仍有大量需要照顧的長者未能安排入住院舍,輪候人數高逾3萬人,平均輪候年期更達兩至三年,故宿位難求。至於身體安康,毋須貼身照料的長者們,在生活上也有須要照應的,保守數字,香港現有獨居長者達12萬人,要如何令他們融入社會,提升生活質素,老有所用,對社會有所貢獻,我們必須面對。

資料來源:摘自《星島日報》24-10-2017

多角度思考

1.
參考資料及個人所知,你認為「跨代共居」能夠解決甚麼社會問題?試例舉三個並說明之。(9分)

2.你認為「跨代共居」多大程度上能夠在香港普及?為甚麼?(12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解決人口老化:香港人口老化問題日趨嚴峻,預料2036年每三人就有一個長者。獨居長者,特別是行動力欠佳者,容易因為欠缺鄰里和友儕探訪而增加抑鬱風險。跨代共居讓青年照顧長者,有助解決人口老化帶來的社會問題。
更好利用房屋資源:本港獨居長者有近三成住在自置物業。現今香港樓價高企,青年難以置業,跨代共居能夠作為一個過渡方法,讓年輕人短期解決居住問題,再為未來置業打算,紓緩土地問題。
達致社會共融:跨代共居亦有助促進社會共融、減少代溝。年輕人可以和上一輩交流,甚至一起議事論政,了解不同觀點;而對長者來說,和下一輩分享看法和經驗,能加深彼此認識,達致社會共融。

2.
大程度
共居成大趨勢:共居已成全球新趨勢;在香港,近年共居公寓有價有市,尤其深受年輕人歡迎。而「跨代共居」其實是「共居」概念的另一延伸,相信他們容易接受。
傳統同住文化:跨代共居不是前所未有的概念,亞洲傳統已有兩或三代同住文化,所以香港年輕人該很易接受跨代共住。
小程度
追求私人空間:香港樓市暢旺,某程度上是因為香港年輕人渴望獨立,不想與家人共住,可見他們並不太樂意跨代共住,尤其跟年紀大的人共住。
生活壓力大:對繁忙的香港人而言,工時極長,未必能夠花時間與老年人共處閒聊,跨代共住的實際成效存疑。

參考資料


視頻


‧共居模式能解住屋需要?
http://www.liberalstudies.hk/video/programme.php?vid=thweh17-0029-seg01

載自2018年4月18日《S-file通識大全》

文:龍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