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論 的士遊行反UBER與行業發展 2018.03.26
18687 18687

時事論壇

今日香港







新聞事件

網約車是全球大趨勢,不過香港的情況仍處於業界爭拗階段,的士團體不滿政府打擊Uber等、白牌車不力,早前發起慢駛遊行,更表示不排除將行動升級。政府如何規管、協調,保障各方利益,是當前急務,如只硬性一刀切,未能確保服務質素,損失的只是市民,而且整個行業的發展都會落後於其他地方。

反對白牌車大聯盟陳民強:Uber如披着羊皮的狼,影響的士司機逾兩成生意,業界不滿運輸署未有積極執法監管,衝擊的士司機生計,要求政府考慮充公白牌車。

的士服務質素委員會成員譚文豪:政府可參考新加坡例子,鼓勵網約車與的士共融的政策。共乘共享理念是用自己車做生意,建議政府發網約車牌照予營運者,營運者提供平台並招募有車司機,當中設立制度,並規定同一時間在綫提供服務的車隊數量,而政府要向營運商徵費。

專欄作家齊秀峰:的士整個行業與Uber是一家公司不同,在規管上始終有相當難度。的士來自大大小小的士行,以及獨立營運的的士車主,在管理上不是由一家公司統一處理,而是須要靠經營者自律,良莠不齊的情況未見有全面改善。現時有不少人擔心,Uber一旦被取締,的士業會故態復萌。對於市民而言,服務質素始終是首要考慮的事。

消費者委員會總幹事黃鳳嫺:理解的士行業要爭取權益,但希望的士司機保持克制,不要影響公共交通運作。消委會去年十一月已發表研究報告,建議政府可循序漸進,開放網約服務市場。

時事評論員李一瓢:應用程式租車服務,屬於新經濟,與傳統的士業產生矛盾是在所難免,問題是如何有效管制。上屆特區政府已面對Uber問題,在特區政府換屆後,仍未見針對性的具體政策出台,即使問題相當複雜,也要定出目標,不能一拖再拖,否則新的應用程式服務出現,又要重複研究,費時失事。

資深傳媒人劉進圖:一個城市的科技有多先進,不但取決於大學科研水平,更重要的是政府和業界是否願意打破成規,積極採用科技來改善市民日常生活。網約計程車在歐美和內地都已運作多時,香港還在浪費警力去「放蛇」打擊Uber。

想一想

以的士業為例,引入競爭對行業發展有何影響?網約車服務如何改變人們的生活質素?

載自2018年3月26日《S-file通識大全》

文:區美玲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