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最好的明信片 2018.03.16
18667 18667

明信片的前世今生

手機遊戲《旅行青蛙》人氣高企,一眾「父母」最關心的,莫過於青蛙寄來哪款明信片,網上更流傳許多攻略,教你如何收集特別版明信片。然而,明信片不止留住旅途上漂亮的風景,更可以記錄歷史和人生百態,它的演變歷程,也是時代變遷的反映。

  1. 1840年出現了郵票,由於郵費按信件重量收取,為了節省郵資,人們開始省卻信封,把訊息寫在印了郵票的輕便卡片上,方便投寄,是為明信片雛形。英國作家Theodore Hook於同年收到的手繪明信片,相信是第一張私人明信片。

  2. 1861年,美國人John P. Charlton申請明信片專利,及後把專利售予H. L. Lipman。後者製作鑲有邊框的明信片,並加上「利普曼郵政卡片」(Lipman's postal card)標誌。這些明信片沒有圖畫,一面印了郵票和地址欄,另一面則是空白的。由於明信片郵資較便宜,適合大量投寄,很早已被用來賣廣告。

  3. 1869年,第一張政府明信片由奧地利發行,三個月內售出逾三百萬枚,鄰近國家也爭相倣效,明信片開始在歐洲風行。1878年,在巴黎召開的第二屆萬國郵聯大會上,通過了明信片可以國際通用,並統一大小為14.2×9.6厘米,自此明信片在全球流行。

  4. 第一枚圖像明信片,來自1870年的法國,記錄了普法戰爭期間的軍隊和武器。隨後在1889年,首枚彩色印刷明信片誕生。

  5. 鴉片戰爭後,清朝因不平等條約被迫開放口岸,大批外國人進入中國經商、傳教、旅遊等。他們利用明信片,向親友介紹在中國的見聞,包括風俗、著名人物和重要歷史事件。

  6. 這些由外國人在中國寄出的明信片偏向迎合西方口味,選材角度帶有西方對中國的偏見,如斬首示眾和婦女纏足,滿足了西方的獵奇心態。此外,明信片也用作宣示殖民者的優越感和驕傲,以及供傳教士展示在中國興建教堂、醫院和育嬰院等成果,寄回祖國售賣籌款之用。

  7. 一些珍貴的明信片具有升值潛力,在拍賣行內以高價拍賣,與藝術品無異。目前,明信片全球最高成交價的記錄是218.5萬人民幣,是去年於中國拍賣的1919年唐努烏梁海都護使署寄北京的明信片。
  8. 明信片也是考據歷史的原始材料,坊間有不少以「從明信片看歷史」為題材的圖書,如《崩潰的帝國──明信片中的晚清》、《北京舊影:老明信片記錄的歷史》、《影像中國:早期西方攝影與明信片》等。

文昌仔:「明信片,顧名思義,就是『明』的『信』,毋須信封便可直接郵寄。信上內容公開,任何人都可以看。了解『明信』的意思後,不要再寫錯做『名信片』了!」

潮寄明信片 最好的手信

在全球化的年代,很多特產毋須外遊已能買到,已無所謂「特色手信」。「香港郵意」由明信片網上平台發展成主題cafe,創辦人Ivan認為,正是在這樣的時代,才更凸顯明信片的可貴,「其他人都只看到朋友打卡、影相,只有你收到明信片,證明你的身分和地位受重視。」物輕情意重,明信片的情懷,你懂不懂?

小小紙片萌起開cafe

Ivan喜歡收藏明信片,契機源自在討論區初次接觸Postcrossing。Postcrossing是讓世界各地的人交換明信片的國際網站,玩家只須在網絡上登記帳號,提供自我介紹和地址,便會隨機獲得其他玩家的地址。Ivan起初抱着好奇的心態,怎料開啟了一個新世界,「外國的明信片和郵票比香港的漂亮,有不同的圖案、類型、款式,主題也多很多。」於是開始收集不同國家的明信片。

因為Postcrossing,Ivan發現香港的明信片比外國的遜色得多,來來去去也是維港、天壇大佛等風景相,不夠多元,於是萌生售賣本地特色明信片的念頭。五年前創立香港郵意,負責印刷、宣傳和寄賣本地設計師的創作。由網站和討論區作開端,後來香港郵意推出的明信片漸多,又聚集了一群同好,於是物色地方,供售賣明信片和聚會之用。然而,Ivan考慮到香港租金昂貴,售賣明信片利潤微薄,難以維持,因此開設以明信片為主題的cafe。

cafe售賣明信片外,更設代寄服務。外國旅客當然捧場,原來本地顧客也會寄明信片給家人、伴侶,甚至是自己。餐廳裝潢散發「文青」氣息,吸引很多人前來「打卡」。Ivan表示,有不少外國遊客慕名而來買特色明信片,也有約三、四成是本地顧客,可見近年明信片也有復興的趨勢。

明信片交友 浪漫的邂逅

除了滿足收集的嗜好,交換明信片還帶來了友誼。玩家每成功寄出一張明信片,就會收回一張,由於收寄來源不同,永遠有驚喜,儼如展開一場場浪漫的邂逅。Ivan透露,雖然系統安排無固定對象,但如果雙方投緣,會私下繼續聯絡,建立友誼。相熟後,對方會按照自我介紹中的描述,投其所好,寄明信片以外的東西,Ivan就試過收到零食和茶包,十分窩心。其中一些人更與Ivan發展成現實的朋友,「一些來自台灣、內地的,成為了朋友,他們來港旅遊時和我見面,我還帶他們玩。」可謂千里情誼一紙牽。


●Ivan希望,香港郵意能夠成為「全港最集中的明信片售賣點」,推廣Postcrossing。

直抒胸臆 表達情意

對Ivan來說,交換明信片是抒發感情的最理想途徑,「一開始會形容香港的繁榮、天氣,也會說說近來的煩惱、壓力,或者開心事,視乎心情。」很多日常難以啟齒的心事,面對陌生人,反而容易吐出。他笑道,「正因為是陌生人,可以很安全地發泄。」

問到交換明信片的規則,Ivan說「唯一的守則就是要『有心』,不要『hea寫』」。一些特別用心的明信片,令他分外難忘,「有的字寫得很漂亮,像書法;有來自芬蘭的憤怒鳥『極限片』,即明信片、郵票、郵戳都是憤怒鳥圖案,襯好一套,而憤怒鳥正正是芬蘭的創作,很有代表性;也收過內容是寫詩的。」

方寸卡片成永恒

交換明信片之外,Ivan去旅行也會寄明信片給親友和香港郵意的支持者。或許有人覺得,明信片形式公開,缺乏私隱,篇幅又小,只可以隨便寫一些「行貨」的內容,但Ivan認為這些正是明信片的優點,「用有限的位置,簡單、直接地寫當下的心情。」寄明信片的樂趣遠不止於此,還可以收集當地當時的郵票和郵戳,把當下一刻,凝固在方寸卡片上,化為永恒。

明信片市集

香港郵意由樓上鋪搬到地鋪,最近更遷往尖沙嘴數千呎的新店。遷往新鋪後,香港郵意的定位有所轉變,除了抱着成為「全港最集中的明信片售賣點」的願望,更希望聯合不同的本地文化創意單位,舉辦多元化活動,頭炮當然與明信片有關。上周市集試業,有逾四十個攤檔,好不熱鬧。其中售賣由居港日本人設計的香港特色明信片,以鳥籠和茶樓為主題,大受年輕人歡迎。另外,手作交流區提供各種手作工具,方便大家購買明信片後,再自行加以裝飾,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家創作,如果用來作為手信,保證不會和其他人撞款。

香港郵意
地址:尖沙嘴首都廣場2樓80-82號鋪

 

文:吳政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