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發呆的意義 2018.03.20
18666 18666

今期專題可配合〈逍遙遊〉作延伸閱讀

範文重點

莊子借不龜手藥方和大葫蘆的用途,說明事物看似無用,只因被成見所限而未能用得其所;又以狸狌與斄牛、大樹的例子,說明不為人所使用,得以保存性命,才是真正的大用。藉着以上故事,由此帶出人要放下執念、去除成見、順應自然,破除「大與小」、「得與失」、「利與害」,以至於天下所有相對概念,便能讓心靈達致萬物齊一的境界,精神自由自在,不拘一格。

思考角度

  • 你會如何判斷事物有用還是無用?
  • 若把莊子的理念實踐到立身處世,不跟從世俗觀念,孰好孰壞?
  • 佛家的禪修理念與莊子的逍遙概念,有何相同或相異之處?

扣連古今

  • 現今社會的主流價值中,有甚麼事物是普遍認為無用的?你認為這些事物有價值嗎?
  • 你認為莊子的學說適用於現今社會嗎?為甚麼?

學習元素

  • 文學知識:莊子寓言故事、借事說理技巧
  • 文化概念:莊子的「喪我」與「坐忘」、禪修方法與效用

發呆真有用!

發呆比賽將於本月31日首次在香港舉行,鼓勵工作忙碌、壓力沉重的都市人放鬆身心。在節奏急速的城市生活中,發呆會被批評為懶散和浪費時間,是「無用」的行為。換個角度看,其實發呆可以讓人從煩惱中抽身,休息片刻,甚至達到更高層次的精神境界,有正面作用。《莊子》中也有描述類近發呆的狀態,表面看是外在的無意識,但莊子的重點在忘記形軀束縛,達至精神自由。

「喪我」:擺脫身體

《莊子.齊物論》中有一個「發呆」至忘記自身的故事,話說南郭子倚着桌子而坐,仰頭緩緩呼吸,似乎忘記了身體,弟子顏成子游看到他這個模樣,便問他為何「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南郭子回應:「今者吾喪我,予知之乎?」「喪我」即是入定之境,擺脫形軀的束縛,不再執着於「自我」這個觀念,破除自我中心。

「坐忘」:忘記自我

「喪我」只是初階,莊子認為,要達到更高階的精神層次,就是「坐忘」。《莊子.大宗師》借孔子和顏回加以創作,帶出「坐忘」,還調侃儒家思想。一天,顏回告訴孔子自己有所進步,原因是忘掉了禮樂和仁義,孔子認為這樣不夠。過了幾天,顏回又說自己進步了,因做到「坐忘」,孔子追問其意思,顏回解釋:「遺忘了自己的肢體,拋開了自己的聰明,離棄了本體,忘記了知識,和大道融通為一,這就是坐忘」。

莊子以這個故事說明,擺脫身體束縛之後,要忘掉繁瑣的禮節和道德規範,拋棄既有的知識,心靈才能開敞無礙,不被世俗成見蒙蔽,與自然的運行法則(大道)相通。

無用之用 逍遙自由

前頁的「喪我」與「坐忘」其實都與「無用之用」相通。莊子說明「無用之用」,旨在帶出世人以固有的世俗成見判斷是非,導致是非紛紜,遠離真理;相反,若明白世間萬物皆是平等,泯除物、我之分,破除自我執着,去掉是非,順着事物的本性觀察和了解,才能體悟大道,達到精神上的自由,即「逍遙」的境界。無論「喪我」、「坐忘」還是「無用之用」,不過是從不同角度,解釋通往精神超脫的方法。

禪修提升身心靈健康

發呆就是放空的坐着,而近年開始較多人接觸的禪修,表面看來,也是無所事事的呆坐,不過撇開表面的形式,禪修與莊子的學說也有不謀而合之處,同樣由外而內,從身體感知開始,進而提升智慧。香港佛教聯合會自2016年起,便在多所中學推行「覺醒禪修:提升身心靈健康」計畫,讓學生了解自身,增強心靈健康,從而減壓。

提升抗逆力

「覺醒禪修」由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總監衍空法師設計課程,在會屬十三所中學全面推行,每所學校都會增建禪修室,方便師生修心。計畫推行至今,得到師生正面回響。衍空法師解釋,禪修助人增強心靈健康,應對煩惱和壓力,「壓力不會消失,我們只能提升抗逆力去面對;禪修增加人對生命的理解和體會,提升智慧,懂得調節自己,更靈活、善巧地化壓力為動力。」

禪修室素雅寧靜

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正是其中一所參與學校,推行了此計畫五年。校方安排每年度下學期的佛學科均設禪修課程,全校學生都要參加。校內建有禪修室,供上課用外,平日學生也可自由出入,享受片刻寧靜。

踏進校內的禪修室,課室大小的空間,一端放了佛像,地上則整齊地擺着坐墊和毛巾,素色的牆壁和地板,簡潔素雅。禪修課程由感受身體觸感開始,學生先練習專注於雙手互相接觸的感覺,以腹式呼吸放鬆身體,並聆聽環境的聲音。完成一節後,學員會簡單分享感受,隨着鐘聲一敲「叮──」,學員再次專注,室內回復寧靜。

心念之所安 身、受、心、法

衍空法師表示,課程設計基於佛教最傳統的禪修方法「四念住」,即四個心念安住的地方,意謂內心專注的東西,分別為「身」(身體)、「受」(感受)、「心」(情緒和思想)、「法」(運作的規律)。通過練習把心念專注於這四個地方,加深對自己的了解,達到「止」和「觀」。「止」是內心的定力,能夠專注於某項事物,不會胡思亂想。「觀」則是專注的同時能夠辨別和理解事物的內容。

乍聽之下有點抽象,衍空法師續道:「有專注的能力,便不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緊張的時候會知道自己緊張,便能把緊張和自身分開,不緊張的部分看到緊張的部分,可以想怎樣應對,例如調整呼吸。」初學者可能會覺得連專注也很困難,但只要持之以恒,便能感受到變化,「你練舉重,手瓜力量大了,拿行李便很輕易;正如禪修,練到有專注力,懂得面對自己的內心,應對壓力時便自然能處理。」

朱古力禪 慢吃細嚼

禪就在日常生活中,隨時隨地也可以練習。該校在正規課程外,也舉辦細味禪,如朱古力禪、茶禪和提子禪等,練習五感觀察法。進食時並非一下吞掉食物,而是先觀察外形,感受觸感,嗅它的味道,繼而慢吃細嚼,感受層次。以簡單的練習,提高專注力和感知能力。

改善情緒管理 師生更融洽

負責的佛學科老師袁欣欣和陳詩韻認為,禪修對學生情緒管理和師生關係方面都有裨益。陳詩韻老師說:「有些學生較難控制情緒,學習禪修後,有明顯效果,當他緊張時,我會叫他一呼一吸,冷靜下來。」袁欣欣老師則說:「同學做錯事,很多時不會覺得自己錯,但學習禪修後,即使未能即時控制情緒,事後也能客觀地檢討,較能接受自己做錯。」

另一方面,老師遇上破壞課堂秩序的同學時,相比以往直接斥責,會懂得換個角度,抽離自己的情緒,先了解同學行為背後的原因,而非直觀判斷對錯,能夠避免許多衝突,師生關係因而有所改善。

學生感言

崔建聰(中二):「禪修時,原本混亂的思想會平靜下來,腦海融入像大自然的環境,身心舒暢。面對朋友之間發生的傷心事,不開心時會有很多負面看法,通過禪修,可以慢慢修復心中傷口。」

余姿澄(中二):「剛開始時覺得很悶,不知為何要禪修,後來發現禪修令人放鬆、減輕壓力和煩惱,上課會較專心,面對家庭煩惱時也能較以往樂觀面對,想通了一些。我會向家人介紹禪修,因為一起禪修可以增進家人間的感情。」

黃永賢(中五):「開始禪修時,內心未能平靜下來,只覺得盤腿很辛苦,但過了五至十分鐘左右,便感到寧靜。心情緊張的時候,肌肉會繃緊,禪修有助放鬆身體。」

黃震堯(中四):「中一時未能適應中學的生活,因壓力太大而要見社工,學習禪修後情況漸漸好轉。即使現時升上高中,要負責學生長和戲劇隊副主席等職務,壓力更大,也能夠放鬆。」

文:吳政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