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長篇更精采 2018.03.23
18664 18664

深 闊 廣 長──篇

小說形式千百萬種,以長度區分,可分為短篇、中篇和長篇,你以為動輒十多萬字的長篇作品趕客,其實不少是暢銷作品。尤其是奇幻題材,更是西方長篇中的「藍籌股」,而且經常改編成電影,如本月上映的新戲《挑戰者一號》便是一例。奇幻長篇歷來吸引大批書迷,皆因作者可以因應篇幅充分發揮想像空間,從敍事架構、情節鋪排和人物角色,盡情天馬行空。

故事豐富 情節多變

落畫不久的《移動迷宮》原著系列長達五集,小說講述一班失去記憶的青年被送到神秘迷宮,他們需要尋找出路以及一切的真相。這類充滿懸念的題材,除了要講解故事情節,還須花上大量篇幅解釋前因後果,惟有採用長篇小說的模式才能把故事講得完。《移動迷宮》五集合共約有四十六萬字,寫出主角一行人經歷多次苦難,又數次看見希望,每集都有「起承轉合」,故事豐富又精采,很得讀者歡心。

長篇小說也往往比短篇、中篇複雜,容許作者寫出多條故事綫,或在開首留下伏綫,再於後來的集數慢慢揭曉。《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剛開始就提到主角哈利額頭有一道閃電形疤痕,在後期集數中,讀者會發現原來它隱藏着佛地魔的部分靈魂,還引發重要劇情。看似微小的疤痕原來有重大作用,這種精心策劃、鋪排多時的結構最讓讀者深陷其中。

人物夠真 有血有肉

短篇與中篇小說都可以有出色的人物描寫,但長篇小說無可否認地有更多空間讓作者將多個人物的故事、背景和心理變化清楚交代出來。美劇《權力遊戲》的原著小說《冰與火之歌》就以豐富、獨特的角色聞名。這套尚未完結的史詩式大作至今出版了五集,暫時總字數達一百七十三萬字,它的敍事模式以人物為綫索,將全書分成多個小章節,每節以某個人物為主角,與《史記》的列傳有點相似,同樣以「人」為本說故事。

《冰與火之歌》有數十位主角,以詹姆.蘭尼斯特為例,他是四任國王的近身侍衞,因為殺死其中一任國王而有「弒君者」的稱號,既保護國王又殺死國王,行為充滿矛盾;瓊恩.雪諾出身卑微,但為人正直和勇敢,負責鎮守北方對抗野蠻人,但又與這些敵人合作。在他們擔任主角的章節,作者用大量文字鋪排,製造多重性格、行為上的矛盾,其後再慢慢解釋。角色的複雜情感與行為,令他們恍似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個體,更容易提升讀者對人物的興趣。

奇幻長篇方程式

奇幻長篇小說不乏虛構元素,甚至全個故事的時、地、人都可以是作者想像出來。正正是這些虛構元素,令故事變得天馬行空,同時又極力仿真;這樣虛實交織的世界,特別引人入勝。

大陸

《魔戒》呈現的「中土」大陸堪稱虛構世界的經典,作者托爾金參考現實世界創作「中土」,例如受意大利東岸城市拉溫納啟發,構想出米那斯提力斯(Minas Tirith)。幾年前有人找到有他親手寫上註釋的「中土」地圖,圖中清楚展示樹林、河流等地貌,讀者無不讚歎。《冰與火之歌》的大陸維斯特洛(Westeros),則根據英國及愛爾蘭地圖創作,作者詳細描述它的地理特徵,仔細程度不比《魔戒》的中土低。

建築

既有虛構大陸,當然會有虛構建築。《時間之輪》中的「Stone of Tear」是一座最古老的巨大要塞,由泥土、空氣、火將石頭結合而成,外表與大山相似。《納尼亞傳奇》的故事橫跨不同年代,當中提及的城堡「Cair Paravel」經歷過不少變遷,它曾經是統治者的宮殿,亦見證過敵人入侵,後來變成一片頹垣敗瓦。

生物

驚慄、奇幻小說《向達倫大冒險》介紹了虛構生物──吸血鬼表親「吸血魔」,他們視人類為獵物,選定對象後,就會在獵物的左臉頰劃上三道小疤痕,再把對方拖走吸血,直至吸盡血液為止。在《移動迷宮》中,迷宮以外有「鬼火獸」,外表非常恐怖,會襲擊及捉走人類。

語言

在虛構世界中,有各種虛構種族,因此有些作者會創作虛構語言。《冰與火之歌》創作了一種古代高級語言瓦雷利亞語(Valyrian Languages),當中有句名言是「凡人終須一死」(Valar morghulis)經常為讀者所用,成為西方網絡潮語。《魔戒》作者托爾金本身是語言學者,他在書中創作了有如真實存在的精靈語,有些狂熱書迷更會認真學習這種虛構語言。

魔法

提起魔法,一定要講《哈利波特》,這部小說講主角在巫師世界的驚險故事,當中有大量對魔法的描述。巫師只要舉起魔杖並大叫「去去,武器走!」就能使魔杖射出「死光」攻擊敵人;用魔杖畫出圓圈及說出「疾疾,護法現身!」就會釋出白色的光芒,用來保護自己。《時間之輪》都有魔法,故事中的人物可以運用火、水、土等元素施展不同法術,例如將火與土混合,在指尖釋出火箭攻擊。

全港首席《魔戒》狂迷

西方長篇小說歷史悠久,粉絲遍布世界各地,香港也有不少書迷,岳圖是其一。他鍾情《魔戒》三十多年,對小說的熱情並不止於閱讀,還自發翻譯中文版及繪製插畫,連遠在外國的書迷都知道他的「威水史」,堪稱全港首席《魔戒》迷。

親筆畫作 獲外國書迷賞識

現年五十多歲的岳圖有一個願望,就是出版一套港版《魔戒》,在書中用上親自翻譯的文字以及親筆繪畫的插圖,雖然目前與這個目標有段距離,但他的作品早已得到認同。

早於二○○三年,他是第一位出席英國的《魔戒》書迷會「The Tolkien Society」活動「The Oxonmoot」的華人,向其他書迷展示畫作,內容主要以《魔戒》故事場景為主題,間中加入個人想像元素,又滲入日本動漫風格,與一般西方畫作分別甚大,獲得外國書迷賞識,得以在書迷會旗下刊物刊登作品。

二○○五年是《魔戒》出版五十周年,岳圖到作者托爾金在英國的故鄉出席紀念聚會,期間美國書迷刊物《Beyond Bree》的編輯邀請他投稿,岳圖一直與這份刊物合作,甚至是今年出版的二○一八年月曆上,都可以找到他的畫作。他也出版過個人插畫集《魔戒何佖人中土之旅》,又分別在二○○七年及去年於文化中心舉辦個人畫展,得到不錯的評價。

奇幻元素 一看入迷

岳圖表示,兒時生活比較平淡和沉悶,所以充滿幻想元素的奇幻小說、電影及卡通特別吸引他。與《魔戒》的初次相遇,就是他讀高中的時候,當時他在大會堂圖書館找到一本畫集,當中有大量《魔戒》插畫,介紹了故事的大陸、種族和歷史。「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吸引!於是我就尋找《魔戒》小說來看,一看便入了迷。」岳圖說。

閱讀奇幻小說,相等於投入一個新世界,要重新認識語言、人物及地理等知識,懶惰的讀者很容易會吃不消,但岳圖卻樂此不疲。他當初讀的是英文版,因為y文字淺白,所以不覺得內容深奧。但岳圖表示,同屬《魔戒》系列的《精靈寶鑽》(The Silmarillion)用了較古老的英文,加上很多角色名稱的串法相近,為閱讀添加難度。

港式翻譯 特別貼切

中學畢業後,岳圖對《魔戒》的熱情未有消減,反而更為投入,甚至在八十年代尾自行翻譯《魔戒》,「當時市面上還未有中譯本,所以我就貪玩翻譯,期間發現很多樂趣。」岳圖所譯的《魔戒》,用字與現時的台灣譯本不同,台灣人把「Hobbit」譯成「哈比人」,一直沿用至今;岳圖卻譯出「何佖人」,既符合廣東話發音,又有種對凡事質問「何必呢?」的意思,切合「Hobbit」性格保守的特點。

岳圖利用工餘時間翻譯,在這三十年間,已完成《哈比人歷險記》初稿,也翻譯了《魔戒》正傳大部分內容,未來還會繼續。至於畫作方面,至今已畫了八十幅插畫,「我有想過出版自己翻譯的《魔戒》,但查問之下,得悉出版社仍持有獨家版權,所以暫時不能出版。」至於日後會否真的出版個人譯本,或放上網公諸同好,要看將來的情況。


●《魔戒何佖人中土之旅》是岳圖自己出版的二次創作畫集。

 

文:方俊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