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集體談判權欠奉 勞工保障不周 2018.03.19
18631 18631

封面專題

今日香港+全球化

主題:生活素質+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全球化帶來的影響與回應




答案︰C


解說


集體談判權(Rightto Collective Bargaining)雖被國際勞工組織認定為「勞動三權」之一,但在香港法例中卻沒有明文保障,目前只有部分工會和公司有集體談判的協定。另外,罷工的權利亦只是間接受保障(《僱傭條例》),因香港沒有保障罷工權的法例。



二月一場九巴車禍,除令九巴本身編制、車長福利等問題引起關注外,亦因當時非工會成員的車長葉蔚琳發起「月薪車長大聯盟」及罷工,及後遭解僱,再因員工及外界向九巴管理層施壓而復職,令罷工及集體談判權等議題又重新被討論。



為甚麼要組織工會?

工會是工人組織,能通過代表跟資方談判,為勞工爭取合理待遇和權益。根據美國勞工部2017年數據,當地非工會工人的每周入息中位數(829美元),只及工會工人入息中位數(1,041美元)的八成。而加拿大勞工議會的數據則顯示,當地工會工人比起非工會工人的時薪高5.28加元,其中女性成員更高7.10加元;除薪酬外,其他福利也相對較佳。

工會有名無實?

根據《職工會條例》,香港政府訂明有關職工會組織的規範。回歸後香港僱員工會的數目由538個增加至去年度的800個,而工聯會和職工盟聯繫的工會共佔整體僱員工會數目三成多,工會會員人數更超過八十萬。單看數字絕不比歐美遜色,然而,工會有否實質發揮其作用呢?

所謂組織工會的權利是指可通過組織員工,令勞資雙方在討論薪酬福利等待遇時有更平等的關係。不過,目前不少工會只是平日向員工派送福利,卻沒有實質向資方爭取勞工應有的福利,其中有些更被認為是與資方或建制有關聯,只是名義上組織,甚至一家公司有多個工會,而員工因領取福利而同時加入多個工會,因此有多重會籍的存在,故以上數字未必能反映現實。

以早前九巴車長罷工事件為例,事發前已有五個工會,但是次事件,不論談判薪酬條件,以及對罷工的立場等,員工均大有分歧,但沒有一個工會發起和支持罷工,有些更表示接受資方提出的方案;相反,由沒有任何工會公職在身的車長發起新組織和罷工。可見在爭取勞工福利上,工會不一定能起作用。



集體談判權 香港缺席

有說集體談判權才是工會的靈魂。集體談判權是「勞動三權」之一,只要勞方集體通過工會與資方談判僱傭條件,資方就必須參與,談判結果具有法律約束力,目的是希望勞資雙方能在一個較平等的情況下訂立僱傭條件,以保障勞方應有的權益。國際勞工組織早於1949年訂立98號「組織及集體談判權公約」,香港一直是簽署地區,但卻從未立法去履行公約,以致「集體談判覆蓋率」不足1%,遠較其他已發展地區遜色。



擁集體談判協議 寥寥可數

其實香港曾經有過集體談判權,於回歸前1997年6月26日在立法局通過《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草案》,但同年10月29日被臨時立法會廢除。至今二十年來,每逢工潮發生,集體談判權又會被重提;去年,職工盟、工黨、街工、左翼21及多個工會在條例廢除二十周年時聯合要求恢復上述條例。

目前,香港共有六個工會享有集體談判協議,全都是經過工會爭取數十年而在近三、四年才成功達成,包括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雀巢職工會、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代表國泰機師的航空機組人員協會、港龍空勤人員總會,以及剛於去年11月獲承認工會地位的北歐航空空勤人員總工會;而非協議但願意與勞方定期商討工資的,則有新世界第一巴士服務有限公司(包括「新巴」和「城巴」)以及紮鐵工會。

雙方訂立集體談判協議以外,資方亦承認工會是談判對象、工會擁有代表權,以及可派員出席員工紀律聆訊等,另外,容許工會理事每月享有四天的全薪工會事務假。

工會行動受規範有利社會穩定



爭取福利 免受剝削

雖然香港近年亦有工人發起罷工及工業行動而令僱主讓步,回應訴求,然而,最後結果多跟工人提出的要求有所差距。而且個別受僱主剝削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例如一直存在不少問題的外判制度,同一僱主通過成立多間公司,不但成功逃避因應年資的合理加薪及退休金保障,也令工人難以聯合組成工會。

組織工會及集體談判權,不但令個別員工或個別公司的僱員得到保障,同時有利整個行業甚至整體勞工得到合理待遇和更佳福利,不同工會亦可聯合向政府及資方發表意見。即使罷工,現時香港也沒有一條專屬的法律去保障發動罷工工會及工人的權利,只有在《僱傭條例》中規範僱主不得歧視、懲罰參與工會運動的僱員,僱主確認他們工會代表身分,但這只能間接地保障談判工人及罷工工人不會被秋後算帳。

勞資對等 有助談判

缺乏法律及論述上的保證,不利工人利用罷工行動來爭取與資方的談判空間,亦不利罷工行動去爭取公眾的同意及支持。例如是次一度被解僱的九巴車長葉蔚琳,便因為罷工時未成立工會,資方未必算違法。

另外,工會協商或罷工等行動均受到規範。如罷工,必須先經過跟資方協商,當談判破裂,然後會員以暗票形式投票並須得到多數支持,才可發動。在香港,較有組織及成熟的國泰工會便是以此程序規範。這些規範比起沒有組織的工人到忍無可忍時才爆發工業行動,反而令社會較為穩定,對公眾的影響亦會減低。

反思

香港的「集體談判權」被廢至今已二十年,有聲音指「集體談判權」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稱香港情況特殊,同一間公司有很多不同工會,集體談判機制比較複雜。同學對此有何看法?

Mindmap:勞工權益在港情況



相關概念

工會(Trade unions)

工會是由勞工自發所組成的組織,藉由組織與集會的過程,保障個別勞工在勞動現場的權益,集結勞工的力量,形成集體的意見或行動,提升整體勞工的勞動意識,改善勞動環境。根據香港勞工處的定義,任何組合,如根據其規則的主要宗旨是為規管僱員與僱主間、僱員與僱員間或僱主與僱主間的關係而成立者,均為職工會,而組織工會的權利受香港《僱傭條例》保障。

集體談判權(Right for collective bargaining)

是指僱員有權通過工會作為代表,與資方進行集體協商,釐訂工作條件及福利。在勞資關係之中,由於資方掌握資金和生產工具,個別工人難有公平的討價還價能力,因此需要「勞動三權」即「集體談判權」、「組織權」及「罷工權」,平衡向資方傾斜的勞資關係。集體談判權被國際社會廣泛認可,更是勞動三權中的核心權力。

相關新聞事件簿

大埔公路發生嚴重車禍 揭九巴問題

‧大埔公路發生嚴重車禍,一輛872路綫九巴疑失控翻側,造成19人死亡,66人受傷。涉事車長被發現只屬兼職,過去曾多次在開工時發生意外,有九巴工會代表質疑九巴仍任由有關車長繼續任職,指九巴和運輸署責無旁貸,又批評九巴近年為減低薪酬開支,大量聘請兼職車長,欠缺駕駛經驗。有立法會議員促政府徹查今次車禍原因,並加強監督九巴改善人手問題。(2018年2月)

工會批九巴為減成本 培訓員工縮至18天

‧九巴僱員工會十多名代表在九龍灣車廠外抗議及遞交請願信,促公司改善員工培訓制度及檢討巴士安全問題。工會又力數九巴多項不足,包括盲目節省成本、全職員工培訓由一個月減至十八天,以及改裝安全行車波段裝置等,間接造成交通意外。工會主席郭志誠質疑,九巴去年取得專營權後,削減過百輛巴士,影響數百至一千班車,乘客因而遷怒於車長,但公司只會叫司機忍讓。(2018年2月)

「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罷工

‧九巴「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罷駛行動,有市民表示體諒車長訴求,但不希望影響交通。發起罷駛行動的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人葉蔚琳表示,車長情緒對市民安全十分重要,指早前嚴重車禍的涉事車長有錯,但指其情緒亦可能有關,才積壓至最終爆發。沒有參與罷駛的九巴職工總會指「有一小撮人誤導同事」;狀元車長亦不點名批評有車長想發「死人財」,批評不應將巴士意外與加薪掛鈎。(2018年2月)

罷工發起人遭解僱 九巴被質疑秋後算帳

‧發起罷工的葉蔚琳,和同為車長的丈夫劉卓恒以及另外兩名車長,一同接到九巴的終止僱用通知,翌日生效。葉蔚琳指,罷駛後一直被九巴閒置,形容是否秋後算帳「有目共睹」 ,會聯絡其他九巴工會協商進一步行動,並徵詢法律意見。葉蔚琳與丈夫深夜呼籲,九巴車長及市民午夜12時半到興華街西車廠聲援。(2018年3月)

逾百人集會聲援 九巴緩解僱決定

‧「月薪車長大聯盟」召集人葉蔚琳,與其夫劉卓恆以及另外兩名車長,被九巴一併解僱,引發逾百人到九巴車廠通宵集會聲援,迫使九巴管理層在凌晨三時暫緩解僱決定,讓四名車長通過內部上訴機制裁決命運。葉蔚琳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公開信,批評九巴秋後算帳,要求政府調查九巴是否違反《僱傭條例》。(2018年3月)

相關辭彙

‧罷工 Strike
‧外判 Outsourcing
‧勞資關係 Labour relations
‧勞工權益 Labour rights
‧集體合同 Collective agreement
‧國際勞工組織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ILO)

學習教材

資料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A




資料B

籌組職工會的權利

《基本法》第二十七條訂明,香港居民享有結社自由,和組織及參加工會的權利和自由。
根據《僱傭條例》,任何僱員在其本人與僱主之間,享有以下權利:

‧聯同其他人按照《職工會條例》組織職工會或申請將職工會登記;
‧成為按《職工會條例》登記的職工會的會員或職員;及
‧凡職工會的會員或職員,有權於適當時間參加該會的活動。適當時間指僱員工作以外的時間;或在工作時間內,得到僱主同意容許在該時間內參加該等活動。

《僱傭條例》亦訂明僱主或其代表不得:

‧阻止或阻嚇僱員行使上述權利;
‧因僱員行使上述權利而解僱、懲罰或歧視該僱員;
‧在僱傭要約中,規定僱員不可行使上述權利。

資料來源:勞工署網頁http://www.labour.gov.hk/tc/labour/content3_1.htm

多角度思考

1.描述資料A的相片中發生甚麼事件,為何會有這些事件發生?(6分)

2.根據資料,你認為香港目前法律有否保障以上行動的權利?解釋你的答案。(8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資料A的事件分別為碼頭工潮及國泰工潮,工潮主要因為僱員對於資方提供的薪酬待遇或工作環境有所不滿,通過集體行動而表達訴求。行動形式可以是罷工、靜坐、遊行示威等。

2.同學可以選擇認為有保障或沒有保障,言之成理即可。(例:有保障,現時法律已有保障工會之行動,由於工業行動多樣化,很難逐一立條文保障;欠保障,現時沒有明文保障罷工權利,只是間接的保障,令部分僱主秋後算帳,或以其他原因解僱罷工工人)

延伸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A

向公司施壓又獲得顧客諒解的行動


有些網上評論質疑,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FAU)的工業行動沒有盡快採取罷工或者按章工作的策略。FAU主席黎玉嬋Dora回應指,每個行業都有其獨特的地方,如果FAU即時或者過急要罷工的話,公司不會受到壓力,因為機票早就賣出了,反而招來即時的負面評價,令工會失分。

根據FAU以往幾次工業行動的經驗,若沒有足夠提前通知乘客和向公眾解釋,即使在行動展開前夕,遇上天氣不穩或者其他原因造成航班延誤,乘客都會「入晒我哋數,向我哋啲同事發晒脾氣,會打擊我哋士氣」,這次FAU改變策略,成效顯著,「我哋宣布8月罷工後,國泰會即時見到賣飛情況大跌,客人就見唔到,我哋只係要令公司受壓。

我哋知道自己做緊乜嘢!」Dora很開心地分享,近日有很多前綫同事都感覺到這次客人的態度是傾向同情員工,連港龍同事都感覺到。

資料來源:摘自《國泰工潮捍集體談判協議 向剝削say no》職工盟網頁11-6-2015

資料B

復工遭同事歧視


有工人重回碼頭工作,面對複雜的工作處境;有工人在罷工中得到認同而非常感動;有工人認為,只爭取到9.8%,是輸得一敗塗地;亦有工人即使失去家庭、健康仍然無悔罷工。到底,對工人而言,罷工是怎樣一回事?

大本營搬至長江,阿龍(化名)、阿聰(化名)與同公司的工友留守碼頭村。四月的雨飄忽而兇狠,碼頭村得以保全,成為長江部隊退可守的堅實後盾,不諱言,是全靠他們。

復工後,同事沒有感激他們在外爭取,平日盡量避開他們,不得不接觸時,也刻意面無表情。阿龍說:「我係員工,返到嚟係想做嘢、繼續幫手,但人哋唔係咁諗。」然後,在復工不足一個月後,阿龍和阿聰旋即被炒。

資料來源:摘自惟工新聞網站https://wknews.org/unfinished-strike/#pt3

多角度思考

1.
參考資料A及就你所知,公眾支持在工業行動上起了甚麼作用?(6分)

2.你認為香港是否應重新訂立集體談判權?為甚麼?(10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前綫員工發動罷工,或多或少會影響公眾,以資料A為例:
‧向資方施壓,一方面可通過直接影響公司運作,令公司直接受損失;但因會影響顧客或公眾,因此事先得到公眾支持,令行動較易延續。
‧如果公司在對待員工上有不公平之處,或對於員工罷工處理不當,員工得到公眾同情及支持,無疑令企業的公眾形象受損。
‧另外,若員工得到公眾的同情體諒,均有利政府介入及較易令資方作出讓步。

2.同學可以選擇應或否,言之成理即可。(供參考觀點:認為應重新訂立集體談判權:資料B顯示,即使勞工對於工業行動及勞工權益也未必完全理解,罷工工人易被標籤為滋事者,訂立集體談判權有助正名,令公眾和工人認識勞工權益;除了部分工會組織良好,人數眾多外,一般工會未必有資源及組織跟資方協商,訂立集體談判權令勞資雙方均有規範可循,較易達成共識。)

參考資料

‧國際勞工組織網站
http://www.ilo.org/global/lang--en/index.htm

‧職工盟:工會是甚麼?
http://www.hkctu.org.hk/cms/content_landing.jsp?cat_id=16

載自2018年3月19日《S-file通識大全》

文︰游凝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