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大影評家 2018.03.02
18546 18546

電影術語勿誤用

  第九十屆奧斯卡頒獎禮將於香港時間三月五日舉行,文昌仔和識識子正與朋友熱烈討論提名名單,喜歡「認叻」的二人當然不放過機會「拋書包」,誰知錯漏百出,大出洋相!其實,很多常見的電影用語都有特定定義,不能按字面意思,胡亂推測和運用呢。

 

群組名稱:《S-file》型男俱樂部

成員:文、識、小、龍、雈葦⋯⋯

文昌仔:今屆奧斯卡你哋有邊套心水呀?我就睇好《荷里活爛片王》喇!!!好好笑㗎~場面調度推進得好明快!!!

識識子:我覺得《情謎梵高》用蒙太奇手法,blur得好好呀,矇矇地,不知幾靚。

文昌仔:仲有嗰套《鄧寇克大行動》呢!!!最欣賞導演用長鏡頭處理景深!!!成件事好立體、好宏偉囉!!!

小金人:唉,你哋啲術語用錯晒喇XDD等我話畀你哋知啦⋯⋯

 

鏡頭﹙Shot)

  鏡頭指由攝影機拍下的一個連續畫面,是組成電影的基本單元。鏡頭的運用可粗略分為不同距離、角度、時間長度。

距離──鏡頭距離被拍事物之遠近,有遠景、中景、特寫等。

角度──鏡頭對應被拍事物的高低,常見的包括仰視、平視和俯視。

時間長度──畫面不中斷的時間。

  值得留意的是,長鏡頭﹙Long Take﹚與遠景鏡頭﹙Long Shot﹚不同,前者是一鏡到底、不中斷,後者是長距離的意思,很多人容易混淆兩者。早期電影的鏡頭時間較長,直至剪接的出現,鏡頭才愈來愈短。

 

場面調度﹙Mise-en-scene)

  原為法國劇場的用詞,意思是「將動作舞台化」。引申為導演控制畫面的能力,具體指導演為鏡頭安排的視覺元素,包括場景、燈光、服裝與化妝,以及動作與表演。場面調度一般是經過設計的,但也受其他因素影響,例如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化被攝進鏡頭,也會成為場面調度的一部分。

 

蒙太奇﹙Montage)

  這是一個音譯的外來詞,原為法國建築的術語,意謂「組合」,引申至電影,有「鏡頭剪接」之意,即把個別從不同地點、距離、角度和方法拍攝的鏡頭,排列、組合、剪輯成一段影片的手段,用來呈現電影的時間、空間轉換和節奏,是相對於長鏡頭的表達方法。

 

聲音﹙Sound)

  電影的聲音共有三種形式,包括說話聲﹙Speech﹚、音樂聲﹙Music﹚和雜聲﹙Noise﹚──雜聲又稱為音效﹙Sound Effect﹚,營造環境的實感。導演通過對聲音的選擇、改變,以及組合,亦即混音﹙Sound Mixing﹚,影響觀眾對電影畫面的詮釋。

 

 

 

文字是影評最好的媒介

  現時網絡上充斥評論電影的文字碎片,上載戲票照片到社交媒體,寫下寥寥數字表達看後感,已成為很多人的「指定動作」。同時,評論也出現影像化的傾向,如「谷阿莫」形式的短片大行其道。在當今圖像化的時代,仍用長篇大論品評電影,似乎不合時宜,影評人鄭政恆(下圖)卻認為,文字才是影評的最理想媒介,「人類用文字來傳遞知識已有數千年,從歷史經驗上,文字是最悠久、最好的媒介,看不到理由要放棄。」

 

影評非消費指南

  真正的影評,不同於一般個人感想、意見,也不是消費指南,鄭政恆指出,「影評從電影理論、知識、歷史出發去評論,有獨特的觀察角度。」一些時下流行的「影評」,告訴讀者哪套戲值得觀賞、哪套戲是「伏」,但他澄清,影評不應由消費主導,其預設對象原是看完電影後想深入討論的觀眾,所以發表日期一般是電影上畫之後,閱讀或撰寫影評均毋須擔心「劇透」問題,因為這必然發生,只視乎多少。

優秀影評 首重獨特觀點

  既然影評有其獨特的作用,如果想寫影評,有甚麼須要注意?一篇影評可以拆分為兩大部分:故事大綱,以及分析、評論。想寫出優秀的影評,第一個要訣是「文本主導」,所謂「文本」即是被評論的電影本身。影評人須用簡短的篇幅,重述劇情大要,寫得精簡而準確,是基本功。因此,「谷阿莫」式的所謂「影評」,極其量只滿足了電影評論最基本、最表層的條件,缺乏第二部分。

  鄭政恆教路,分析、評論的優劣,取決於觀點獨特與否,「最重要是有自己的看法,磨煉出獨到的心得和體會,不要人云亦云;可以上網看看自己的觀點和角度有沒有人寫過,提出新的觀點,突圍而出。」至於理論或術語運用的多寡,他解釋,影評是一種寬闊的文類,可以分為學術討論或散文式兩類,如果屬後者,面對的是普通讀者群,毋須加入大量理論或術語,只要有基本知識,不隨便套用,準確運用便可。

常見的三種評論策略

  電影由許多元素組合而成,新手難免覺得迷惘,應該從哪些角度評論呢?鄭政恆認為可從三種常見策略入手:

1. 類型分析

  電影有不同類型,例如警匪片、愛情片、恐怖片等,每種類型包含特定的內容、元素、結構,並且在不同地方和時代有自己的發展歷程,只要多看電影類型分析便能把握,了解電影如何依從、突破或發展所屬的類型框架。

2. 導演作者論

  從導演的角度出發,觀賞該導演過往的所有作品,了解其一貫看事物的角度、電影的視覺風格、主題、世界觀等,從而探討導演想表達的訊息。

3. 電影社會學

  把電影放在社會脈絡中,解讀它的政治隱喻、理念、意義等,運用這個策略,須對時事有了解,一直有關注社會上發生的事。

寫好影評有妙法

  要寫出好的影評,鄭政恆鼓勵同學多與別人分享自己的作品,聽取意見。此外,參加工作坊和比賽,可提升水平,例如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近年舉辦的電影評論工作坊和「影評有度」徵文比賽,都是好機會。

  至於獨特的觀察角度,視乎本身有沒有廣闊的世界觀,這需要時間培養,閱讀大量經典是不二法門,「沒有事情比閱讀經典更重要;不一定是電影,而是最重要、最有歷史價值的書。」他舉出許多例子,中國的經典包括《論語》、《孟子》、《莊子》等,還有四大名著和唐詩,都是必讀的;至於要了解西方最核心和最重要的思想,他則推介Harold Bloom的《How to Read and Why》(《如何讀西方正典──盡得其妙》)。

  原來花這麼多工夫,方能造就一篇好影評。學習寫影評的過程,也是提升個人修養的過程,「可以提升觀察能力、欣賞能力、對美感的感受能力,擴闊世界觀,社會和通識方面也有進步。」在這個速食和圖像先行的年代,堅持寫作影評,並不過氣,而是學識和眼界的體現。

 

 

文學改編電影又點睇?

  「名著及改編影視作品」是新高中中國語文科的選修單元之一,要求學生比較經典名著及其改編電影,並加以評論。然而,文字和影像是截然不同的媒介,可比性是甚麼呢﹖

看通導演三種策略

  鄭政恆認為,小說改編電影研究所需的理論和知識相對地少,主要靠觀察力完成,不難掌握,「文學改編電影的策略有三種,第一種是忠於原著,發揮空間有限;第二種是稍為偏離原著,有自己的觀點;第三種是完全偏離原著,只是抽取其中的部分元素,作致敬之用,與原著差別甚大。」判斷電影所屬的策略後,便能夠明白導演的改編意圖,有助分析。

多角度比較動機

  第二步從敍事手法、世界觀、角色塑造等方面,觀察原著和改編作品之間有甚麼相同或偏離的地方。對於相同之處,要了解原著的核心是甚麼;對於偏離之處,則思考其如何與原著產生對話,對導演的動機作合理的推敲或推測,再從文本中找出綫索和證據,支持自己的看法。

原著不可不讀

  不過,只要在搜尋器輸入關鍵字,不難找到小說或電影的內容概述,有人或會貪方便,閱讀這些「雞精」,便自以為已經掌握重點。鄭政恆不贊成這種做法,正如前文所說的基本功「文本主導」,他強調「一定要看過原著,才有基本把握。」有些電影只選取原著的部分情節作改編,評論前須閱讀相關的部分,自然不在話下,但沒有改編的部分,也最好看看,這樣才會對原著有更深入和準確的了解。

 

推薦書目

  想為影評寫作打好紮實的根柢,及對文學改編電影有更多認識,鄭政恆列出以下參考書目:

‧《電影藝術: 形式與風格》(《Film Art:An Introduction》)

大衛.鮑德威爾、克莉絲汀.湯普遜

(David Bordwell、KristinThompson)

‧《電影百年發展史:前半世紀( 上) 》、《電影百年發展史:後半世紀(下)》(《Film History:An Introduction》)

大衛.鮑德威爾、克莉絲汀.湯普遜(David Bordwell、KristinThompson)

‧《字與光:文學改編電影談》

鄭政恆

文:吳政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