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跨性別社群遭忽視 香港平權意識待改 2018.01.31
18382 18382

性別議題近年備受關注,平權討論亦不少,中學通識教育科的課程也有性別認同的學習範疇。其中跨性別人士是一個受關注的族群,丹麥、愛爾蘭等國已訂立相關法例,保障他們權益,香港則在去年才就《性別承認法》展開公眾諮詢。本港也有關注性別議題的團體,「跨性別資源中心」十年前已成立,不過一直沒有會址,直到半個月前才租用到實體地鋪,提供服務。中心不時獲邀到大專和中學主持講座,提升年輕人的平權意識。

時事專題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


●關注性小眾的團體在去年十一月發起「香港同志遊行」,參加者希望政府訂立《性別承認法》,保障跨性別人士的權益。


●Joanne除了為本港跨性別社群發聲,也會到內地開會交流。

市民誤解 恐生悲劇

跨性別屬於性小眾,他們自覺心理及行為上的性別認同,與出生時的性別不相符,例如擁有男性生理結構的,卻想以女性身分生活。本身也是跨性別人士的主席梁詠恩(Joanne)多年來曾到不同國家,包括內地交流,她指西歐在跨性別運動上比香港走前二十年,而美國仍然有暴力個案;內地家庭觀念雖然比較保守,社會上亦有不同聲音,反觀宗教的反對聲音卻較小,加上著名變性舞蹈家金星知名度高,亦有助內地社會接受跨性別社群。

跨性別並非近年出現的新概念,但不少港人仍然存在誤解,如認為跨性別人士都是變性人、異性戀,甚至覺得他們變態。因為這些誤解,跨性別社群受到歧視及暴力對待。Joanne說,縱使部分香港家庭比較開放,但仍有跨性別者不被家人接納,甚至被趕出家門。中心早前發表調查報告,發現四成五受訪跨性別者曾被暴力對待,施暴者主要是家人及伴侶,若然未能及時得到支援,可能令悲劇出現。中大性別研究中心亦曾進行研究,發現超過七成跨性別青年想過自殺,當中有四分一人曾嘗試過。

求助個案年輕化

雖然問題不少,但Joanne認為,近十年來隨着市民的接受程度提升,已稍有改善,「我們以前出街曾被當眾指罵,但現在我當眾公開身分也沒問題;在地鋪開設辦事處也沒有人來搞事。」

她補充,近年求助接觸的個案有年輕化趨勢,試過有家長帶同對性別認同存在疑惑的子女求助,最多則是三十至五十多歲的求助者。中心亦設電話熱綫,接受查詢,他們亦曾獲邀到大專院校及中學演講,分享跨性別議題及個人經歷,希望下一代關注。

難改性別 衍生法律爭議

民間團體努力向社會講解,皆因跨性別者的權益未受充足保障。現時政府規定必須先完成全套性別重置手術,才能修改身分證性別,但手術對身體負荷很大,同時涉及風險,並非每位跨性別人士都能承受。高等法院今年初就三位跨性別人士的司法覆核進行聆訊,他們早前希望將身分證由女性改為男性,但被入境處以未完成全套手術為由拒絕,他們不滿政府做法,指控入境處違反《人權法》、性別歧視及侵犯私隱。

不過,即使跨性別人士成功修改了身分證性別,亦難以受法律保障,因為出世紙上的性別才具法律地位。比如數年前,身分證已改為女性的變性人W小姐想跟男友結婚,但由於出世紙性別仍然是男性,而遭婚姻登記處拒絕,最終法庭在二○一三年判W小姐有權利結婚。Joanne認為,跨性別者也有機會在申請公屋、領養等事情上遇到法律問題,本港法例未來或會再受挑戰。可是本港目前卻沒有可修改出世紙性別的機制,衍生法律問題。


●W小姐勝訴後,代表律師韋智達表示要送鮮花給她。


●跨性別資源中心內有一個小小的空間,讓求助者分享及傾訴。

性別承認制度 加強法律保障

W小姐婚姻權利案件結束後,政府着手處理法律權益問題,在二○一四年成立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研究有沒有設立性別承認制度的需要,亦即探討跨性別人士申請法律上的性別承認時,所需符合的資格及相關程序。若然通過《性別承認法》,他們的新性別就會受到法律認可,有助解決司法難題。

性別如何界定?


很多人以為生理性徵定義出來的「生理性別」(Sex)是性別的唯一標準,認為有陰莖的就是男人,無陰莖的就是女人,但如果有位男士因為意外或疾病而切除陰莖,「他」還是否男性?性別的界定其實有很多討論空間,除了生理性徵,還可從心理、社會等角度分析。例如有人提出,只要自己認定是何種性別,就是何種性別,不應該被生理性徵局限,而現今亦有人提出,性別不只男女二分法,還有無性別、雙性等類別。


●性別友善廁所無分使用者性別,便利跨性別人士。

小組去年就《性別承認法》展開公眾諮詢,在性別承認的準則上觸發熱烈討論:有意見認為,跨性別人士必須接受整套性別重置手術及符合其他特定條件才能修改性別;亦有觀點支持毋須手術,只要通過醫學、心理及其他方面的審查便可。最為寬鬆的建議,就是申請人自行申報性別,限制較少。

縱使《性別承認法》可解決法律問題,但並非人人能夠接受,「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便擔心傳統價值觀受到這項法例衝擊,甚至促成同性婚姻。Joanne坦言,本港法律存在漏洞,「政府確實有必要通過《性別承認法》,也期望政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承認及雙性人身分歧視。」

社群自救 提供援助

除了依靠政府改善現況,跨性別社群亦有自救方法,坊間其他組織,例如「性別空間」安排職業治療師提供職業輔導,同時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資助下舉辦言語治療班,教授跨性別者使用男聲或女聲的技巧;「香港彩虹」除了關心同志,也重視跨性別社群權益,開放實體中心讓他們聚會及提供支援。


●中心出版本土跨性別閱讀手冊《是非男女》,講解跨性別議題。

尊重異差 走向共融

反對聲音幾乎無可避免,Joanne強調尊重多元、差異的理念,跨性別社群應該與不同立場人士溝通,不能因為看法不一就認定對方必然是錯誤。同時也要給予社會時間慢慢適應,例如討論法律時,應循序漸進及尊重各方意見,「甚至可作出有限度妥協,例如在《性別承認法》中,我們堅持不能以手術為性別承認的標準,但贊成以專家委員會作出審核。如果這樣能令社會安心,其實可以去做,但何謂專家就要再商量了。」Joanne希望大眾能夠「聆聽、關愛及跨越恐懼」,與跨性別人士和平共處。


●跨性別資源中心在華仁書院的周會上,向二百多位中四、中五同學講解跨性別議題。

相關概念

‧跨性別(Transgender)
‧變性(Transsexual)
‧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
‧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
‧歧視(Discrimination)

載自2018年1月31日《S-file通識大全》

文:方俊希 攝:褚樂琪 部分圖片: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