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古「法」伺候 2018.01.30
18376 18376

今期專題可配合〈出師表〉作延伸閱讀

範文重點

〈出師表〉一文,是蜀國丞相諸葛亮於北伐曹魏前,向蜀後主劉禪上呈的書表;通過本文,讀者可體會諸葛亮忠心為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精神,亦可通過諸葛亮的分析,理解到國家富強之道,在於君主開張聖聽,並再引申執法公平、親賢遠佞。其中,談及執法公平一段,諸葛亮就提到宮中、府中執法標準亦一致,獎罰分明,不應偏私,並推介合適的議政之臣,提出「親賢臣,遠小人」的建議。

思考角度

  • 按〈出師表〉寫作背景,諸葛亮當時為何要向劉禪提出「不宜偏私」、「執法標準一致」等建議?
  • 你對諸葛亮建議劉禪的治國之道有何看法?
  • 你認為一個理想的國家應有怎樣的法治標準?

扣連古今

  • 中國古代的法治與現今社會的法治有何異同?
  • 現代社會是否單靠法律就可以維持穩定?還有甚麼其他因素?

學習元素

  • 文史知識:清代訴訟、狀紙、訟師等相關概念
  • 文化概念:法家的源起、理念
  • 語文知識:與法律相關的成語、以審案為背景的文學作品

大人,冤枉?

「識大人幫我作主啊!」專門負責檢控的專員因病呈辭,九品芝麻官識識子奉命到場,新官上任,聽到有人呼冤,旋即披上新置的練雀繡花補服,頭戴官帽,出門接見這名「苦主」。眼前人自報叫作「朱伯」,要求官老爺為他的愛兒討回公道。識識子初上任,程序不熟,正自徬徨,老師爺文昌子捋鬚而出,手一揚,先讓識大人定下心來,再吩咐朱伯一五一十,細細道來。正是審案的第一步:查明案情,問清原委!

案情回顧

「小人昨夜因事夜歸,發現愛兒不知去向,我咪大聲叫囉:『朱兒!朱兒!你喺邊啊?』走去隔籬屋正想問鄭師奶,就見到朱兒件衫喺地下!我問鄭師奶朱兒喺邊,佢竟然話我朱兒擅闖民居,咁就殺咗佢喇!嗚呀……識大人你要幫我朱兒主持公道呀~~~」識識子聽完朱伯所言,隨即將疑犯鄭師奶逮捕歸案;據說,鄭師奶被捕時一直碎碎念:「我好忙,我真係唔知發生咩事!」

公堂之上,眾人議論紛紛:

「鄭師奶只是公事太忙,大人應該網開一面,判其無罪釋放!」

「梗係狗頭鍘伺候!」

「你要立即生仔,賠返個仔畀人。」

「為官之人,自然要不偏不倚,應該先問話再判案。」

文昌仔:「同學們,假如你是識識子大人,你會點判?」

古代官司 #關鍵字

案情發展如何,稍後自有分解。說到古人審案,自然聯想起以清朝為背景的狀師鬥智影視作品。電影和電視劇為突出戲劇效果,情節或會天馬行空,呈現出來的古代審案程序,與現代社會提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必有原告、被告、檢控、辯護、審訊、判決等,好像有所不同。我們就以「關鍵字」的形式,細看一場清代官司的內裏原委。

#投案

清代沿襲明朝制度,按《清史.刑法三》,在京師以外的訴訟由「州縣層遞至於督撫」,先由縣級官員審理、定案,再由統領省的巡撫或兼管多省的總督監察、檢定文件,外省完成案件,會將結果交由刑部覆核。在京師的案件則一概交由刑部審理。

#狀紙

百姓報官要先寫好訴訟用書狀,即「狀紙」,惟狀紙對書寫格式、案情敍述有嚴格規定,如必須抄錄之前官員裁判,敍述案情時要開門見山、平鋪直述,列明「婚姻、田土、錢債、命盜」等案件種類;狀紙各地亦有不同字數限制,有的「以一百四十四字為率」、有的「呈詞不得過三百字」,亦不可一張狀紙訴訟兩件案。

#訟師

古代平民多為文盲,故有專代人寫狀紙的訟師(狀師),但有些訟師包攬訴訟、誇大案情以從中取利,故亦有稱其為「訟棍」。清末狀師方唐鏡與衙門勾結,因而為人所識。同代另一狀師陳夢吉就經常為貧苦大眾代筆訴訟,而得平民愛戴。二人的故事曾被改編為電影《算死草》、電視劇《舌劍上的公堂》等等。

#秋後算帳

清朝設流放、充軍等罪,如判死罪,地方官無權執行死刑,須交由多個高級官員會審、覆檢,如案情有疑點會發還重審;行刑時間則是「每至霜降後方請旨處決」,即在秋審後才上報皇帝,再由皇帝下令,一般在霜降後、冬至前問斬,是為「秋後算帳」;亦有凌遲等死罪刑法。

#特權階級

清朝官員要跟隨法律審案,《大清律例》就有436條,其中列明「八議」,即皇室成員、前朝後裔、官拜三品等八種人士,均享特權;八議者的案件,司法機關不能直接審理,須上報皇帝裁決,一般均可免除死罪,若只是流放或以下刑罰,甚至可減刑。

#擊鼓鳴冤

古代亦容許百姓以「直訴」提起訴狀,最常見的是「登聞鼓」,即各朝代於首都、城鎮特設的鼓,作用就是讓平民擊鼓申述,自周朝起各朝皆有相關文獻記載,唐律甚至規定官員如不即時處理擊鼓亦屬有罪。

成語有「法」

除了清朝審案關鍵字,歷代有不少與「法」有關的故事,後來更演變為成語,沿用至今:

作法自斃

出自法家代表人物、戰國時期政治家的商鞅生平,意思為自作自受。據《史記.商君列傳》記載,商鞅在秦國力推變革,設立法令,獎罰分明,後卻遭人告發謀反,最終商鞅逃至邊關,並希望在旅店投宿,旅店老闆卻以商鞅實施的新法例,拒絕讓沒帶身分證明文件的商鞅投宿。商鞅其後自嘆自己制定的新法「遺害到這種地步」。

約法三章

出自《史記.高祖本紀》:「與老父約,法三章耳。」劉邦進入咸陽後,與當地鄉親父老約定,廢除秦朝其餘嚴刑峻法,僅保留「殺人者處死、傷害及盜取財物給予和罪行相應刑罰」三章法律,後演變為成語「約法三章」, 意思為事先約好或規定的事。

金科玉律

原為「金科玉條」,出自西漢文人揚雄的〈劇秦美新〉。揚雄讚揚新朝王莽能效法帝堯、帝舜、商朝、周朝的良好制度,訂立完善嚴密的法令,後來演變為「金科玉律」,用來比喻不可變更的信條。

法家 理想VS現實

古代中國法律最遠可追溯至夏、商、周,當時法律以禮、刑為主;講述周代官制的《周禮》就有介紹掌管不同禮制的官職,《尚書.呂刑》亦有記載周代五刑,如詳述墨刑(黥面)、宮刑(閹割生殖器官)的代替罰金款項,又提到有關五刑的刑罰有三千條,死罪刑罰二百條;不過,真正將「法律」概念發揚光大,就要數春秋戰國時代的法家。

獎罰分明 富國強兵

法家是古代中國專研國家治理方法的學派,代表人物有春秋戰國時期的管仲、韓非、商鞅。法家的名字,來自西漢司馬談的〈論六家要旨〉,他當時歸納法家為「嚴而少恩,然其正君臣上下之分,不可改矣」,形容法家是主張嚴刑峻法卻刻薄寡恩,但又指法家可以清楚辨正君臣上下的名分。

法家着重以法治國,如記載管仲事迹的《管子》一書,就提到「法者,所以興功懼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爭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明確解釋了國家推行「法」是用來鼓勵立功、威懾暴行;「律」是用來明定本份、制止爭端;「令」是用來讓人了解行事的規矩和標準。去到戰國末期,法家集大成者韓非就提出「法」、「術」、「勢」並重,強調君主擁有絕對權威,可通過建立一套法律制度管理國家,從而富國強兵。

一如〈出師表〉的「宮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若有作奸、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治;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一段,諸葛亮正正在強調法令一致、獎罰分明,是國家穩定的基石。

君主獨大 破壞倫理

如果以法治國行之有效,那為何強調嚴刑峻法的秦朝,國祚僅得十五年?司馬談的〈論六家要旨〉就直言,法家只可作為一時之計,不可長用,因他認為法家不別親疏,不分尊卑,一律依據法令來決斷,會令人民之間的親屬、尊長關係斷絕;結果就是破壞中國一直以來所重視的人倫關係,亦輕視教化人民的作用。

再加上法家強調君主的權威,除了立法權掌握在君主之手,臣下不得干預,君主本人甚至凌駕於法律之上、超越法律,容易令法律變成君主集權的施虐工具。《史記.秦始皇本紀》就有「上樂以刑殺為威」,指出秦始皇喜歡以刑法殺人來顯示自己的威信;法家着重刑法,惟發展至後來卻「刑不上大夫」,令部分權貴可用法律來逃避責任,老百姓卻飽受嚴刑峻法之苦,喪失以法治國的統一標準,加劇階級矛盾,當平民最終難以忍受,就會對國家失去信心。

文學知識:寄情文學盼公允

許多文學作品亦有官員草菅人命、貪贓枉法的內容,如元朝關漢卿的雜劇《感天動地竇娥冤》,就講述竇娥被垂涎其美色的張驢兒誣告毒害張父一事,竇娥更因被太守桃杌嚴刑逼供而被判斬刑,竇娥的冤魂最終在死後向已為高官的父親控訴;案件重審,桃杌被革職,張驢兒被判斬首。這些文學作品,正是古人對法治不彰的投射。除此之外,講述官員審案、斷案的過程的古代公案小說,有少部分推理成分,比較著名的有《包公案》、《施公案》等。

後事如何……

識識子查明原委,才發現朱伯被殺的「愛兒」朱兒原來是一頭豬,那邊廂鄭師奶則辯稱工作繁忙:「我真係唔知隻豬唔係我嘅,我見豬就食,乜都唔知!」結果識識子與文昌仔翻查《大清律例》,認定鄭師奶「盜馬牛而殺者」,犯了「賊盜罪」,依法杖打一百,徒刑(即剝奪犯人自由、強制勞役)三年;至於報案人朱伯,識識子亦參考《唐律》規定,指其誇大案情,依法判杖打八十,「總之,犯案者同亂報案者,一律嚴懲!」

文:賴南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