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白話文閱讀理解應試操練 2018.01.09
18199 18199

段落
(1)提及親人死亡的文章,也許都是離世後的情感宣泄。有一天,他或她的時候到了,哭過以後,我們發現死亡的永恒過於真實,也許只有文字才能與之抗衡。然而這文,寫我的婆婆,卻是寫於她快將離世的聖誕前夕。

(2)記憶中的婆婆都是一身花格藍布套裝,扶着磚瓦鋪成的牆壁緩緩地前行的姿態。我沒有見過年輕的她,但能通過仍舊濃密、斑白的髮絲想像她的過去和青春,在故鄉的石屋前地,荒蕪長滿了一地,及膝的野草隨着電單車間或經過而徐徐晃動,她臃腫笨拙地倚着牆,空洞地望着很遠的遠方。我討厭這樣的相見,童年時隨父母坐上長途車顛簸地回到故鄉,卻總是這樣的開場。

(3)然後她咧嘴大笑了,待我們進屋便取來木造的長凳坐下。印象中沒有對我太過親近,這個孫兒也不太理解外婆的世界,她能看到我的年稚,我卻進不了她那飽歷風霜的世界。數天後,我們走了,婆婆循例準備了很多花生、餡餅,然後對我媽吩咐一番。汽車噗噗地開動,枝葉晃動間,我又回到了繁華的都市。

(4)長大後對婆婆的印象還是那一身臃腫的藍布。有時聽到媽和婆婆通電,我還能想像那乾癟的雙手扶着牆壁走去接電話的模樣。她喜歡古舊破落的前地,她喜歡高得幾乎能夠掩蓋她的雜草,她在十年如一的故鄉中安然若素。有天,媽哭了,說婆婆在高處倒下,雙腿骨折,情況非常危險。媽抹了眼淚,匆忙坐高鐵回鄉,這時我才頓覺婆婆年紀不輕了,時間正竭力地蠶食她的生命。一星期後,媽笑着回來,說婆婆手術成功,醫生說情況樂觀,非常難得。過了一段時間,甚至說婆婆能持手杖自己走路了。

(5)數年後,又來了一通長途電話,這次婆婆確診腸癌。媽掛上電話,靠着牆,眼淚簌簌落下。她大概知道,是時候了。回鄉後,親戚一致決議動手術,八十歲的高齡,一下子捱過了開刀剮腹的痛楚,切去了癌細胞後,婆婆竟又奇迹般康復了。媽提着一堆家鄉特產回來,說婆婆胃口好轉,無大礙了。我放下心頭大石,為婆婆的堅韌感到難以置信。

(6)像那驟急的拍門聲猛然響起,生命也就是借來的時間。醫生說婆婆腸癌復發,這次不能再動手術,餘下的日子大約十多天吧。不必食藥了,回家好好過吧。電話截斷了,我在房門看着媽媽收拾衣物的背影,竟然有點彷徨失措。媽揹上行李,轉過身來,我突然發現,她那夾雜銀絲的髮型與外婆宛如無別,眼角沒有淚痕,卻讓我切實地感到她的剜心之痛。走到了生死大限,我們都這樣無能為力。數天後,我們以視像通訊見到婆婆,燭光殘影下,她的眼睛穿過數百公里,看到了生命中最遠的地方。

(7)冬至,我寫着這篇離別的文章,不適時的雨絲翻飛而至。醫生說能捱到了新年,也就是最大的奇迹。野草也許都及腰了,婆婆,扶着牆走得慢些,再慢些。
                                                                                                林溢欣〈寫在離別之前〉
 
答題
1. 母親前後三次獲知外婆有生命危險的噩耗,前兩次皆情急流淚,最後一次卻不見淚痕。試分析母親得知外婆腸癌復發時未有流淚的原因。 (5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文末,作者為何對即將離世的外婆說:「婆婆,扶着墻走得慢些,再慢些」,而非要求外婆不要走?試從理智與情感層面出發,分析作者作此離別之語的原因。(4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參考答案:
1. 外婆初次因跌倒病危及確診腸癌時皆毫無預兆,母親在毫無心理準備下得知噩耗,非常擔心憂慮,故情急流淚。而在經歷外婆前兩次的生命危機後,母親意識到外婆年老總會走到生命盡頭,故對第三次的噩耗到來早有心理準備,能夠冷靜面對。

另外,外婆前兩次雖經歷生命危險,但仍有挽回的餘地,還有希望戰勝病魔;但第三次腸癌復發時卻被醫生告知不能再做手術,斷絕了生的希望,故第三次的噩耗令母親最為傷心絕望。因此,母親第三次得知噩耗的痛心不再限於流眼淚這一表徵,而是通過沉默收拾行李等行動更為深層地體現。

2. 從情感層面而言,作者因着與外婆的親情及不忍母親的剜心之痛,希望能有更多與外婆相處的時間。因此,作者希望延緩外婆生命的流逝,故希望外婆走得更慢些。

而從理智層面而言,作者領悟到生命只是借來的時間,只能短暫擁有,卻不能恒久存在。因此,作者深諳外婆的生命不能無限延長,總有終止的一天,故作者不能要求外婆不要走。

文:林溢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