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 2017.12.15
18104 18104

聖誕歌詞唔啱音之謎

  究竟這個十二月,會唱幾多次《平安夜》和《我祝你們聖誕快樂》呢?(記者寫這句的時候,腦內音樂已響起,非常洗腦。)幼稚園開始唱過不知多少遍的聖誕歌,有無發覺詞和曲是不協調的,以下是其中一個例子,猜到是哪首歌嗎?

圓淵在媽嘈女,無枕也mo藏,

小少的煮夜掃,絮較很安糠,

種猩猩都望着,煮衰的they荒,

小少的煮夜掃,絮在乾噪上。

 

正確答案:

《馬槽歌》

遠遠在馬槽裏,無枕也無牀,

小小的主耶穌,睡覺很安康,

眾星星都望着,主睡的地方,

小小的主耶穌,睡在乾草上。

 

由宗教歌到商場配樂

  聖誕歌一般稱作Christmas Carol或Noel,兩者也解作聖誕歌,Carol本指任何快樂的歌,但大約十六世紀初開始,便專指聖誕歌了;Noel同樣是指聖誕歌之餘,也可解作聖誕節。

  從宗教角度而言,基本上不會說是唱聖誕歌,而是稱為「報佳音」,唱的詩歌多數跟耶穌誕生有關,因為祂的降生可說是有關信仰的核心之一,「報佳音」就用詩歌告訴世人這個消息,特別針對非信徒而言,也是傳教的方法之一,只要細心留意聖誕歌的歌詞,便會發現很多都是將《聖經》故事唱出來。可是當歌曲愈來愈普及,演變下來,已成為節日的必備歌曲,今時今日商場也會播放聖誕歌營造氣氛,宗教味道反而不濃。

 

聖善夜 重義不重音

  聖誕歌不折不扣是外來文化,一年又一年地唱「平安夜,聖善夜」、「遠遠在馬槽裏」,聖誕歌「唔啱音」,大家似乎習以為常。專門研究粵語歌歷史,著有《粵語歌詞創作談》、《詞家有道──香港十九詞人訪談錄》等著作的資深中文歌曲評論人黃志華說,那批傳統聖誕歌在香港何時出現已難以考究,不過肯定沿用已久,「我在六十年代上小學的時候,唱的已是現在普及的版本,證明最少出現了半世紀或以上。」

  他也承認,聖誕歌是很特別的歌種,雖然是節慶歌,配上不同的語言版本後極為普及,以現在的詞語形容,就是全球化現象,「說到字音不合的情況,以前廣東歌的地位不高,根本沒有人介意填詞的水準如何,加上聖誕歌的歌詞與宗教有關,大家甚少從詞的性質、用字角度去批評,教會人士亦未必對字音有要求。」

  很多早期的聖詩都有歌詞和音調不合的情況,有說法指,無論是國語或粵語版,聖誕歌採用的都是同一個版本的詞,有時為了遷就國語發音,廣東話版本唱起來就較為彆扭,不過這個說法未經證實。但根據原意來翻譯的情況則頗為明顯,傳統聖誕歌大多會盡量保留原來英文版的意思,既有這個考慮,又要顧慮音調的話,其實難度極高。

 

  從《普世歡騰》(《Joy to the World》)的例子可見,中文版幾乎是把原文翻譯過來:

Joy to the world, the Lord is come! 普世歡騰,救主下降!

Let earth receive her King; 大地接祂君王;

Let every heart prepare him room, 惟願眾心預備地方,

and heaven and nature sing, 諸天萬物歌唱,

and heaven and nature sing, 諸天萬物歌唱,

and heaven, and heaven and nature sing. 諸天,諸天萬物歌唱

(節錄)

 

三代啱音的《Jingle Bells》

  詩歌版本以外,是不是沒有其他版本的舊曲新詞呢?翻查資料,黃志華說民間的傳統版本以外,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前,分別有三代歌手灌錄過聖誕歌,「以調寄《Jingle Bells》為例,也有三個不同版本,教人意外的是,歌詞符合聖誕意境外,而且是『啱音』的。」

 

1.

  估計在一九五九年面世的《聖誕歌聲》,收錄在唱片《快樂進行曲》內,由周聰、梁靜、呂紅合唱:

人如梅花映雪紅,搖鈴鈴聲驚夢,

為大家歌頌,共安康過冬。

人人好笑容,全城歡聲震動,

願大家在鈴聲中歌,覺得輕快無窮。

叮鈴鈴,叮鈴鈴,歌聲與鐘聲,

叮鈴鈴,叮鈴鈴,歌聲歡笑聲,

叮鈴鈴,叮鈴鈴,歌聲與呼聲,

叮鈴鈴,叮鈴鈴,祝福安寧。

(節錄)

 

2.

   林鳳在一九六○ 年主演的電影《初戀》,插曲《聖誕鈴聲》的歌詞如下:

遙遙鐘聲送來,人人狂歡聲震動,

銀鈴金聲滿樹,今宵美如夢。

琉璃燈光似霞,雲裳飄香舞動,

人人趣味濃過聖誕節,花間照面紅,

叮叮叮,噹噹噹,歌聲響鐘,

跳跳跳美滿受用,呼聲衝太空,嗨!

(節錄)

 

3.

  陳寶珠這首《歡聲世上聞》,是粵語片《玉女心》三首插曲之一,影片首映於一九六八年:

 

耶穌主降臨,人間真有幸,

為解蒼生難,甘心拼犧牲,

耶穌真聖人,從心解劫運,

遺教萬民要博愛,消災救同群。

叮叮叮,噹噹噹,基督救蒼生。

叮叮叮,噹噹噹,基督多賜恩,

叮叮叮,噹噹噹,大家要感恩,

叮叮叮,噹噹噹,基督愛萬民。

(節錄)

 

歌詞正面 營造熱鬧氣氛

  他續稱,當時的版權意識很粗疏,亦因如此,製作人任意填詞出版灌錄,也未必有人追究,而歌詞內容大多是正面,且氣氛熱鬧,符合普羅大眾對聖誕節的期望。另一方面,黃志華相信,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製作人希望作出新嘗試,所以也會灌錄聖誕歌,「當然對比其他歌曲,這批歌曲其實不算太流行,就算陳寶珠是那個時代的當紅青春偶像,她唱過聖誕歌,也未必人人知道。」黃志華以前曾經和太太一同為兒童合唱團灌錄的聖誕專輯,舊曲譜上新詞,合唱團選擇的曲目包括《平安夜》、《雪人來了》、《叮叮噹》等:

 

《叮叮噹》

叮叮噹,叮叮噹,鐘聲四處響,

聖誕節快快樂樂,只聽見四周和唱,

叮叮噹,叮叮噹,鐘聲四處響,

聖誕節快快樂樂,開心最難忘。

人人都喜氣洋,同行於街上,

霓虹光映兩岸,燈飾美而亮,

長長街不覺長,時常開心四望,

霓虹燈影裏拍個照,

歡欣那願忘。

 

  「填詞考慮也是與聖誕有關,意思與原來版本相近,但盡量減輕宗教味道,多數是形容城市熱鬧景況,以及小朋友玩樂的神態。雖然全碟都是聖誕歌,但每首都有自己特色,不擔心用字重複,其中如《雪車可會取道青馬橋》,更加用上香港的地標,有別於其他聖誕歌。」黃志華解釋。

 

 

流行歌中聖誕歌

 

快樂不再 歡騰中感受孤寂

  廣東歌以聖誕為題材的也不少,陳奕迅、容祖兒、麥浚龍、RubberBand等也唱過。無獨有偶,這批流行曲的歌詞,與「愉快過節」完全沾不上邊,反而着墨熱鬧之中,一個人如何孤獨地度過,氣氛與心情反差之大,可謂是毒男的「本命歌」,大抵無人明白我的寂寞心聲,更能引起宅男的共鳴吧。

 

《Lonely Christmas》

Merry, Merry Christmas

Lonely, Lonely Christmas

人浪中想真心告白

但你只想聽聽笑話

Lonely, Lonely Christmas

Merry, Merry Christmas

明日燈飾必須拆下

換到歡呼聲不過一剎

(節錄)

 

聖誕歌中的童言童語

  兒歌方面,原來卡通人物麥兜也曾推出應節歌曲《噢,聖誕樹》,描寫一家人買聖誕樹回家的快樂經驗,內容配合麥兜的性格之餘,充滿童趣,最最最重要是,麥兜系列作者之一謝立文填的歌詞是「啱音」的!

《噢,聖誕樹》

噢!耶誕節托它歸家,我阿媽話幾貴。

噢!耶誕節托它歸家,放喺廳度閃閃嚇。

聖誕樹膠氣幾臭,我阿爸貪佢夠呀咋。

噢!耶誕節托它歸家,放喺廳度幾靚。 (節錄)

 

 

聖誕歌也可呼應時代

  較為別樹一幟的,六四事件後,香港出現移民潮,獨特的時代背景,造就了一些較為沉重的聖誕歌,組合達明一派的《今天應該很高興》,描寫朋友移民四散國外,自己留在香港的複雜心情:「鬧市這天 / 燈影串串 / 報章說今天的姿采 / 媲美當天;用了數天/ 反復百遍 / 我將心聲附加祝福 / 信箋寫滿⋯⋯只要願幻想彼此,仍在面前」,呼應了那時的社會環境。

  另外,已故填詞人黃霑製作過一張名為《香港X'mas》(圖)的大碟,同樣是後八九時代的產物,把傳統聖誕歌譜上與當時社會氣氛相關的歌詞,如出現「鄧小平 is coming to town」,甚至有擺明諷刺中國領導人的內容,成為聖誕歌奇葩,當時引起極大回響,成為一個時代的紀錄。

 

 

 

聖誕歌小故事       

 

《平安夜》 最多改編版本

這首只有短短幾句的聖誕歌,是已知被翻譯成最多不同語言版本的聖誕歌,超過四十多種,而此歌的原裝版本是德文,成曲於一八一八年,過程有很多個不同說法,七十多年前已有一本名為《Silent night:The story of a song》的小書出版。

 

逾百年歷史《Jingle Bells》

唱得街知巷聞的《Jingle Bells》,原來已有一百六十年歷史。當初並非為聖誕節而作,而是為感恩節所寫,所以細心留意歌詞的話,是沒有提及耶穌、聖誕老人等聖誕歌必備的「關鍵詞」。

 

傳奇聖誕歌《White Christmas》

電影配樂常客《White Christmas》,說盡人們對白色聖誕的嚮往,然而它最傳奇之處,是在越戰期間出現的時刻。當時美軍陷入苦戰,最後決定撤退,而向士兵提示的暗號,居然是《White Christmas》。一九七五年四月三十日,美軍在電台廣播《白色聖誕》,大家聞聲立即撤離西貢﹙現稱胡志明市﹚。

文:區美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