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網絡小說 勢不可擋 2017.12.08
18034 18034

一篇文讀懂網絡小說

  今時今日,如果你想找點娛樂,很難不接觸迪士尼。早前在香港集資上市的內地企業閱文集團,經營收費網絡小說平台,目標就是成為像迪士尼那樣的品牌。按去年收入統計,五大內地網絡小說平台公司中,閱文佔市場超過四成,錄得收入約三十億港元,就知網絡小說是大金蛋。股票的事你可能不感興趣,但內地的網絡小說卻有必要認識一下,因為這個IP(知識產權)產業近年發展迅速,已經跟不少人的生活密不可分。

 

 

 

點解咁吸引?

  香港電視台轉播的內地電視劇,尤其是古裝劇,從《瑯琊榜》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很多都是由網絡小說改編。內地網絡小說用戶超過3.5億人,佔整體網民46.9%,即每兩個網民就有接近一個看網絡小說。目前內地當紅的網絡小說作家,賺錢能力驚人,根據去年的數字,網絡小說作家版稅收入榜首「唐家三少」 張威獲1.22億元人民幣,非網絡小說作家榜首鄭淵潔只獲三千萬元人民幣,兩者相差四倍。讀者多,作者賺得更多,網絡小說到底有甚麼魅力呢?

 

一、內容天馬行空

  現時網絡小說最流行的題材是玄幻、奇幻,講述的通常是異世界的故事,或設定天馬行空。讀者可以藉着這些作品暫時忘記現實,投入想像的世界。

 

二、與作者交流

  從前作家跟讀者比較有距離,但現在不同,網絡小說作家能利用網絡與讀者溝通。而且多數網絡小說平台都收費,還有「打賞」制度,讓用戶打賞作者,因而建立更緊密的偶像、粉絲互動關係。

 

三、定期連載

  網絡小說都是定時連載,甚至天天連載,因此可以吊讀者胃口,吸引他們追看下去。內地知名網絡小說作家「唐家三少」 張威曾有每天更新一萬字、一百個月不斷更新等紀錄。

 

四、題材自由

  跟傳統出版比較,網絡平台的審查較少,所以網絡小說的內容也比較自由。比如讀者能讀到以BL為題材的作品。

 

人人做寫手 低俗不低俗?

  另一方面,網絡小說亦被不少人詬病,例如質素偏低、思想偏激。除此之外還有抄襲的問題,網絡平台的負責人也坦言,在網絡小說界,抄襲的現象極嚴重,更有甚者,在網購平台可以找到許多「自動寫作軟體」,聲稱能幫作者設計人物、故事梗概,甚至自動生成草稿、修改草稿。即使是原創作品,也被人批評內容單調,要不是打怪,要不是穿越、宮鬥,沒有變化。一些老師擔心,學生都沉溺網絡小說,沒有人再讀經典文學。前陣子《人民日報》更表明,現在的網絡小說都夾雜精神鴉片。

  因此,網絡小說的現象引起不少爭議,不過有內地學者還是肯定這類作品的價值,認為從文學的角度上看,網絡文學有着非常龐大的創作基數,基數愈大,出現好作品的概率愈高。而且從前出書門檻高,所有作品必須經過出版社按照一套準則篩選,才能面世。但在網絡時代,再也沒有精英、中心,人人都可以在網上發表作品。這是前所未有的「民主」,大概是網絡小說最重要的意義。

 

 

 

故事生成器

  網絡小說最常被人批評的地方是公式化。以下是其中一些常見的元素,你也試試這個「生成器」,設定你的公式吧。

 

 

 

 

 

網絡小說產業鏈

  今天內地的網絡小說像極具潛力的六合彩,一旦爆紅就可以「派彩」,製成電視劇、電影、遊戲、周邊產品獲利。幾年下來,業界似乎也慢慢揣摩出一條獨特的產業鏈,知道如何以原著小說再搵錢。

 

 

YY小說 盡情FF

  近幾年,內地的電影、劇集、遊戲有很快速的增長,需要大量IP,網絡小說因而成了搶購的對象。因為流行的作品經過市場檢驗,表示題材、角色或情節受人喜愛,因此具有一定市場價值。有趣的是,在十多年前,社會的態度非常不一樣。香港小說會發起人兼遊戲開發商Gameone主席施仁毅(上圖)便指,「那時的作品九成是男性看,題材多數是玄幻。大家很看不起這種創作,稱為YY小說。」YY類似香港的FF,指藉着幻想獲得自我滿足。後來製作公司開始翻拍網絡言情小說,出現了《步步驚心》等電視劇,大受歡迎,情況才有轉變,很多人也打起「YY小說」的主意來,「不過也不是拍成電視劇,因為太貴了。」一些漫畫公司把網絡小說改編為漫畫,像「天蠶土豆」李虎的《鬥破蒼穹》,結果十分成功,有關的IP產業鏈也慢慢成形。

 

投資IP如燒錢

  而這種IP產業鏈跟以往把經典小說如金庸作品拍成電視劇並不一樣,「金庸的小說屬於殿堂級,本身已是一個品牌,所以電視劇、電影、遊戲的改編是分開的。現在的IP卻不會這樣『一􂚦􂚦』改編,只改成一種東西。」施仁毅舉《鬥破蒼穹》做例子,它不止畫成了漫畫,也改編成別的形式,像遊戲、動畫、電影。他表示,IP產業鏈的成立大致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創作期, 創作一個品牌,慢慢􆅽釀。」創作網絡小說是最便宜的方法。當作品累積足夠人氣,就可以推出實體書。第二個階段是擴大期,把作品拍成網絡劇,或製作動畫。施仁毅形容兩者其實都是「燒錢」,但可以替作品建立具體的形象,畢竟小說的受眾有限,而形象化能放大影響力。最後一個階段是收成期,把作品拍成電影,做成遊戲、周邊產品,這才是真正營利的時候,成功的例子有之前提到的李虎、「唐家三少」張威。

  儘管也有網絡小說改編因為粗製濫造而被人「吐槽」,不過這樣的運作已是大勢所趨,創造中國的Marvel和Hello Kitty,或有希望。

文:萑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