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未來沒有烏托邦 2017.10.27
17794 17794

理想國 二揀一

  文明巨輪不停運轉,輾過無數慘痛的錯誤和失敗,終於來到了「烏托邦」的大門。聽說「烏托邦」保證人人安居樂業、知足常樂,這似乎是我們期待已久的明天!站在「烏托邦」和現世的交界,你會選擇生活在哪個世界?

 

A:「烏托邦」

B:現世

 

1. 

A. 人人都有鐵飯碗,政府安排好所有人一生的職責,大家永不失業,亦不用到處求職,毋須為前途而煩惱。

B. 人們根據自己的能力和興趣挑選職業,薪水待遇不穩定,通常要花多年努力才能達到理想或目標。

 

2.

A. 禁止自由戀愛,由政府製造試管嬰兒,確保下一代發育健全,以及令世界人口維持在穩定數量。

B. 人們有自由戀愛及生育的權利,離婚率持續上升,部分地區人口老化,部分地區面對人口過剩的問題。

 

3.

A. 世上沒有書本,市民在閒暇時多數看政府廣播部製作的電視節目或電影。

B. 人會以文字和圖像記下自己的想法,能傳播至不同地區及年代。

 

4.

A. 沒有父母和家庭的概念,不會被父母控制,由國家機構撫養孩子。

B. 父母負責撫養子女,人們會花很多精力去維繫家庭關係,親情被視為一種珍貴的情感。

 

5.

A. 一切產品與服務絕不偷工減料,沒有失誤或意外,大部分的工作由機器完成。

B. 產品質量受工作者影響,良莠不齊,有人會偷工減料,也有人會發揮創意,不斷改善產品質素。

 

6. 

A. 所有地方都設有監視器及監聽器,市民的一舉一動都在政府掌握之中,人沒有機會自殺或自殘。

B. 人有私隱權,其私生活不受任何人干預,有機會進行傷害他人或自己的行為。

 

7.

A. 無論工作還是閒暇都是集體活動,盡量減少人獨處的時間。

B. 市民可自行分配集體或獨處的時間。

 

8.

A. 人們不會感到傷心、失望或痛苦,生活中的一切都十分安穩。

B. 生活充滿未知因素,人一生不停在挫敗和成功之間來回。

 

 

反烏托邦小說 探討「理想」社會

 

  回過神來,現實不是模擬遊戲,當人們活到未來時,便再沒有選擇的餘地,因此不少作家推想出各種未來世界,探討烏托邦社會的運作方式。他們的文字明明在描寫社會如何繁榮穩定,卻往往令人不寒而慄,因為人在國家規劃下竟喪失了人的特質,只變成烏托邦的一磚一瓦。這些作品把大家從單純的烏托邦美夢中搖醒,被稱為反烏托邦小說。

人如螺絲 國家至上

  明天一定會更好,每個人不多不少都是懷着這個信念活下去的,為何有人竟然會「反烏托邦」?香港浸會大學講師兼作家唐睿解釋道:「反烏托邦社會的表徵通常十分理想,一切有秩序又有效率,但實質卻是非人狀態。」反烏托邦小說有三大名著,包括《我們》、《美麗新世界》、《一九八四》,另外不少熱門影視作品都是改編自反烏托邦小說,如《飢餓遊戲》、《移動迷宮》和《銀翼殺手》等等,這些故事中的社會有不少共同特徵,「優生學、規劃經濟、階級主義、集體主義都是常見元素,而且強調社會分工,人民就像一粒螺絲,全部一模一樣,一切都是為了令社會穩定運作。這種社會可說並非由人組成國家,而是人只為了國家而生存。」

  反烏托邦世界通常都有異想天開的科技,驟眼看來就像科幻小說一樣,但唐睿強調反烏托邦的重點不是用想像力去虛構一個未來國家,而是思考社會體制。追本溯源,反烏托邦小說與西方社會脈絡連結甚深,「工業革命後人類似乎變得更幸福,但有作家意識到科技其實也有壞處,例如會帶來環保問題。到了二十世紀上半葉,歐洲發生許多戰爭,包括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有些國家訴諸極權主義,觸發更多人去思考何謂一個好社會。反烏托邦小說的用意是反思社會編制,探討國家與個人的對立關係。」史上第一本反烏托邦小說《我們》在蘇聯建立初期出版,以震撼的故事鏗鏘有力地指出當時社會主義機制的缺陷,曾因此被俄國列為禁書。

 

駭人情節非空想

  反烏托邦小說以駭人又荒唐的情節警世,但合上書本,實在難以想像那些情節真的會出現在現實中,例如今年艾美獎大贏家《侍女的故事》的同名原著小說中,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被視為一個子宮,專門與執政者進行「受精儀式」,過程中要口誦經文,保持衣冠整齊,孩子出生後要認執政者的妻子作母親,而作者Margaret Atwood宣稱書中所有令人咋舌的情節都是真實的歷史。斯巴達、中世紀歐洲、蘇聯⋯⋯極權歷史其實從未中斷,「反烏托邦社會出現的其中一個條件是資訊封鎖,《華氏451度》故事中的法律規定所有書籍必須燒毀,藉此阻止資訊在人民間流動,不過現在有互聯網,可能難以完全封鎖。」唐睿指北韓就是此時此刻一個好例子,所以反烏托邦社會並非不可能在現代發生。

 

幸福自由二選一?

  要指責極權政府的罪行,大可以羅列一堆數據與罪狀,但人性總是光與暗同存,充滿矛盾,就如小說中的反烏托邦社會竟然也有民眾支持,政府大義凜然地表示一切是為了人民幸福,《美麗新世界》就建構了一個無憂無慮的社會。如果快樂是人人的願望,那麼達成這個願望的手段是否並不重要?「政府不可能知道每個人的想法,他們擅自替市民作出選擇,背後的潛台詞是人有惰性、管理層更有智慧,相信人不是生而平等,所以由我們來決定你們的快樂。」唐睿認為人人都有自己的意願,的確有些人只要三餐溫飽、生活安穩就心滿意足,對反烏托邦社會不反感,但也不能剝奪他們嘗試和選擇各種生活模式的機會。

  選擇背後的命題是自由,反烏托邦政府說自由就是穩定的代價,尤其當思想開始無邊無際地奔騰,人的貪嗔癡注定帶來動盪。唐睿認為要先了解何謂自由,「自由不是『鍾意點就點』,自由應該是為善的,包含尊重,會遵守與社會的道德契約,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這樣自由與社會穩定是沒有衝突的。」極權滅絕人性,但自由也不一定萬歲,那麼對你來說何謂自由?何謂理想社會?這是反烏托邦小說向每位讀者提出的疑問。

 

青少年共鳴深

  反烏托邦小說題材沉重,卻常常被歸類為青少年讀物,亦大受青少年歡迎,唐睿認為除了因為青少年多喜愛具想像力、冒險元素的作品,亦因為他們容易對反體制、自由的主題產生共鳴,「青少年開始思考各種問題,如人有沒有自由,他們亦察覺自己即將要進入社會工作,質疑除了被動接受體制之外,是否還有其他道路,因此心中有種拉扯的感覺,抗拒踏入社會,所以容易在反烏托邦作品中找到共鳴。」

 

反烏托邦不限國界

  討論反烏托邦所提及的經典作品無一不是出自西方國家,令人好奇有沒有華語反烏托邦小說,唐睿列舉了黃凡的《沒有貨幣的年代》、張大春的《大都會的西米》和《傷逝者》、張啟疆的《老大姐注視你》。他直言華語反烏托邦作品的確不多,「中國文學一直以寫實為主,歷代從上而下的施政方式,讓一般人難以想像在傳統的政制之外,尚有其他的可能,所以華語的反烏托邦小說基本上是受到西方思潮影響而出現,並開始以故事形式討論何謂一個好社會。」不過西方的反烏托邦名著也早在內地廣為流傳,無數面對龐大的國家體制的渺小個體,因為這些小說而連結起來,超越時空和地域,思考個體存在意義這個共同議題,這就是反烏托邦小說的力量。

 

 

 

  2017年香港國際文學節將舉辦〈繪寫未來:科學、「反烏托邦」、香港〉講座,屆時會邀請科幻小說作家及譯者劉宇昆與Alfie Bown及邱林川一同探討預言式科幻小說、媒體和科技研究。

日期:11月9日

時間:下午6時30分至7時30分

票價:$62.5(學生票價)

 

 

反烏托邦三部曲

1.《我們》 Yevgeny Zamyatin(1920)

小說為日記體, 主角「D-503」活在聯眾國中,人沒有名字,以號碼代稱,生活必須跟隨時間表。他遇上了充滿叛逆精神的女主角「I-330」,開始反思生活。

 

2.《美麗新世界》Aldous Leonard Huxley(1932)

未來世界中人類被分為五個階層,各有不同職責,政府用條件制約、催眠等方法控制各階層人類的喜好,令他們一生樂於執行自己的職責。這個世界還有一個「野蠻人保留區」,保留了原始的土著,一名野蠻人約翰闖進了城市,與新世界的人類產生價值觀的碰撞。

 

3.《一九八四》George Orwell (1949)

故事發生於大洋國,老大哥是政黨的領導,無所不在地監控民眾,並禁止男女發生感情。主角溫斯頓是中級黨員,負責在真理部修改歷史文獻,他與女主角茱莉亞互生情愫,並產生反抗老大哥的念頭。

 

文:趙韻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