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童詩解析 2017.10.06
17693 17693

兒童的詩 想像無窮

  兒童 / 好像很簡單。 / 詩 / 好像很複雜。 / 那麼,兒童的詩, / 童詩, / 是簡單 /抑或複雜?

  其實,兒童不一定很簡單,詩也不是那麼複雜。比方說,小三的盧欣紫、小六的周俊灝分別在童詩創作比賽奪得金獎、銀獎,作品就令人驚喜。他們所作的童詩,可以說簡單,但同時一點也不簡單。

 

童眼大不同

  新閱會與香港資助小學校長會合辦的「閱讀.分享」校園計畫,在2016 / 17學年以「我的夢想世界」為題,舉辦了童詩創作比賽。剛轉校到九龍塘宣道小學讀三年級的盧欣紫,跟就讀沙田圍胡素貞博士紀念學校六年級的周俊灝,分別在初小組、高小組奪得金獎、銀獎:

 

 

 

  如果是大人,一看到「夢想」這個題目,多數會想到醫生、消防員等具體的職業。但,小朋友就是有不同的聯想。盧欣紫想到變成動物、植物甚至文具,很「哈利波特」;周俊灝則側重在追夢的過程,有哲理的味道。創作,特別是寫詩,就是要有不一樣的觀點。「創作前我先想一想甚麼和夢想有關,最後用了馬拉松、火和行山。」問到怎樣構思作品時,周俊灝這樣說。現在所用的比喻,都是他感興趣的事物,「我很愛運動,甚麼都會玩。」周俊灝說。盧欣紫的創作也差不多,寫進了她喜歡做的事情,像閱讀、旅行。畢竟寫作是一種自我的表達,大概因為這個緣故,他們的作品都有種可愛的純真。

  • 周俊灝

 

詩雖「無聊」但有用

  盧欣紫在二年級開始接觸詩。以前她跟不少人一樣,以為詩很無聊。但了解過後,她發現,這種文學作品原來很有趣,可以見識很多新奇的想像。想像相當重要,要是缺少了想像,生活會變得死板、無趣。著名詩人北島就曾經表示擔心香港的教育,學生從小就接受知識的灌輸,沒有時間閱讀,導致沒有想像空間。他認為詩或者可以抗衡這種狀況。在小詩人周俊灝、盧欣紫身上確實可以看到豐富的想像力、創造力。

  訪問時跟兩人玩了一下聯想遊戲,給周俊灝題目「圖書館」,他會想到大海、樹林、雲、山、泥土等自然景物,都是不那麼直接的聯想。盧欣紫的擬人想像也很有意思,例如她把花看成是安靜的女孩──因為她太安靜,所以風起時也禁不住搖一搖她,叫她說話。兒童的詩充滿想像力,就算不是兒童,也可以找到很多趣味呢。

 

  • 盧欣紫

 

 

童詩不是兒戲

  甚麼是詩?不同年齡、不同背景的人有不同看法。

  小三的盧欣紫覺得詩很有趣,可以看到作者的想像;

  小六的周俊灝表示詩和文章差不多,但比較濃縮。

  詩的面貌如此多變,就連童詩的主題也不一定天真、正面,原來有不少作品還涉及各種嚴肅的題材。

 

童心最重要

  就內容而言,童詩表達的多數是孩子的心聲,主題圍繞他們身邊的事物,例如家人朋友、校園生活,或大自然的花草鳥獸、日月星辰。就形式而言,童詩沒有長短限制,可以是一句,可以是幾段;分行通常一句一行,分段則看感情或描寫事物的變化。童詩較少使用連接詞,標點也可因應情況而加減,不用像寫文章那麼清楚。為了表現作者的想法、創意,還可以配合詩的意境,把文字排列成各種形狀,像階梯、傘子。

  以上是從技術層面分析童詩,但其實,簡單來說,只要能讓小孩覺得美麗、有趣,感動他們的心,就算是童詩。台灣兒童文學家林良的說法最到位:「凡是適合兒童欣賞的成人詩、成人特地寫給兒童欣賞的詩、兒童寫的詩,都是『兒童詩』。」

人生經歷不迴避

  大部分人聽見童詩,多半想像是童言童語,趣致可愛。事實也是如此,但卻不是必然。數年前北島編選的《給孩子的詩》,就不太像給孩子的詩。比方說,書中北島很喜歡的〈自由〉,是跟戰爭有關;作者艾呂雅在二戰時寫這首詩,當時法國被納粹德軍侵略,身為法國人的他於是寫詩反抗。這肯定不是一般人會給孩子看的詩。關於這一點,北島有這樣的回應:「生老病死、愛情、孤獨,是孩子真實的人生體驗,不應該被屏蔽掉。」一些問題,或一些價值觀,早晚要認識、面對,其實沒必要迴避,所以他收錄了〈當你老了〉、〈你好,哀愁〉、〈自由〉等作品。

別低估孩童

  有些人可能有疑問,小孩能看懂那種高深的詩嗎?這是低估了他們的心靈。台灣童詩作家、小學老師黃連從指出,以他的經驗看來,小孩其實也會思考生命哲理,內心情感世界也跟大人相似,只是大家忽視了。孩童也有一定的思考能力。日本最近有個作家中島芭旺,以類似詩的文字發表對生活的想法,大受歡迎,打動無數人。他就很年輕,只有十歲。童詩或者單純,但不等於幼稚呢。

 

 

文學手法 不拘一格

  童詩吸引的地方,在於跳躍、好玩、意想不到。這有賴不同手法,包括聯想、比喻等表現出來。這些技巧十分有用,學了可以令你的寫作變得有趣呢。

 

聯想──浮想聯翩

  聯想是由一件事想到另一件性質相近、意義相同,或形狀、動作相似的事,從而引發強烈的情感。例如台灣童詩作家林美娥寫過一首〈風箏〉:

要出去玩的我/是一架風箏;/繩子的那一端,/常常的繫在/媽媽的心裏。 (節錄)

  放風箏跟母親放「我」出去玩是性質相近的事,林美娥把兩者聯繫了起來。這個技巧在寫抒情文時會常常用到。

 

比喻──大膽設想

  比喻是一種修辭手法,把某一事物或情景比作另一事物或情景。善用比喻能令刻畫變得具體、生動,增加感染力,像文學家余光中的作品〈水〉就用了比喻:

水是一面害羞的鏡子/別逗她笑/一笑,不停止

  比喻大家肯定都知道。不過很多人在使用時有個問題,就是太注重理性分析,只留意比喻是否貼切,而忽略了有趣的元素。貼切和有趣其實同樣重要,運用比喻時,不妨作大膽一點的聯想。

 

擬人──栩栩如生

  把事物當人來寫就是擬人。這是童詩常用的技巧,因為比較活潑。2004 / 05年全港小學新詩創作比賽季軍作品,楊津的〈犀牛書〉便是以擬人為創作中心:

  牠隨便,/因此用沙梳洗。/牠火爆,/因此常常打人。/牠,/死板,/火爆,/隨便,/高傲,/因此,牠──/永遠孤身一人。(節錄)

  犀牛通常是獨居的,楊津圍繞着這一點,把牠寫成死板、火爆、隨便、高傲的人。擬人另一個好處是擴展想像力,令你有更多寫作素材。

 

標點──也是主角

  在童詩裏,標點符號除了原本的用途,還可以有其他用法。關夢南編著的《小學寫新詩 其實並不難》舉了一些學生作品作例子:

〈雨〉

雨不停地下

/ / / / / / / / /

/ / / / / / / / /

雨不停地下

/ / / / / / / / /

/ / / / / / / / /

雨不停地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偷看〉

 。

  她。你

 。

 

  標點符號成了詩的主角,斜綫號用來表示雨綫,而句號是偷窺的洞。童詩的標點運用非常自由,沒有甚麼規則,總之能幫作者表達內容就可以。這種應用大家應該都很適應,因為,在這個時代,上網也會用到「顏文字」呀!(。w<)

文:萑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