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改編歷史 真作假時假亦真 2017.09.26
17647 17647

今期專題可配合範文〈廉頗藺相如列傳〉作延伸閱讀

範文導讀

  • 〈廉頗藺相如列傳〉出自《史記》卷八十一,主要記載廉頗和藺相如的事迹,亦包括趙奢、趙括和李牧的史事。範文節錄「完璧歸趙」、「澠池之會」和「負荊請罪」三部分。內容主要圍繞藺相如,敍述他如何化解趙國和秦國的外交風波,以及處理他和廉頗的關係。
  • 西漢的時候,司馬遷寫下中國首本紀傳體通史──《史記》,全書收錄由傳說時代至漢武帝太初年間的史事。《史記》體例包括「本紀」、「表」、「書」、「世家」及「列傳」,清楚記錄歷史大事,極具史學價值。司馬遷擅長以生動的文筆書寫戰爭和人物,因此《史記》內容精采,文學成就亦高,〈廉頗藺相如列傳〉是其中的佼佼者。

扣連古今

  • 司馬遷以哪些手法表達藺相如的品格?歷史小說又用哪些手法塑造人物?
  • 後世的歷史人物傳記、歷史小說,與《史記》的寫法有何異同?

學習元素

  • 文學知識:史書與小說創作比較、作品與影視改編
  • 寫作手法:歷史書寫、人物描寫

《史記》傳誦二千多年,不但對史事有詳實記載,文學方面也有很高評價,被魯迅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歷史除了載於史書,向來都是文學題材,金庸及黃易的武俠小說就是借用歷史再創作的經典。歷史小說題材廣泛,除了常見的三國和明清,隋末群雄的事迹也可以寫成精采故事。新晉作家謝鑫以隋末的程咬金為主角,加入虛構元素,將史實與創作結合,寫成「天行小說賞」的得獎作品──《知節》。

受三國啟發愛上歷史

謝鑫曾任漫畫編輯兼編劇,現職專門撰寫劇本的自由工作者,可能因為工作講求思考,他每次說話前都經過深思熟慮,對答很有條理。謝鑫聲綫輕柔,語速偏慢,予人一種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感覺。在大學修讀中國語文及文學的他,一談到歷史時卻露出熱血、興奮的一面,「我對歷史很有興趣,小學時已沉迷三國,第一本看的小說是《三國演義》。」他認為歷史最吸引的地方,在於史觀隨年齡改變,例如小學時喜歡《三國演義》主角的蜀漢;讀大學以至工作後,卻欣賞曹操的奸雄性格。

受託寫劇本 殺出程咬金

「數年前有朋友託我寫一個以程咬金為主角的漫畫劇本,在研究程咬金的過程中,我發現這個人物頗為有趣。」程咬金,又名程知節,《隋唐演義》寫他出身卑微,但運氣好,曾有「混世魔王」的稱號,後來轉投李唐成為著名福將。謝鑫卻發現史實的程咬金出身自三代為官的家族,跟《隋唐演義》的內容不一,挑起他的好奇心;加上三國的世家、制度亦與隋唐相關,大大引起他對這段歷史的興趣。

世事有時難以預料,興致勃勃的謝鑫完成劇本後發現故事太長,朋友只選用最開首的部分,畫成一部名為《隋唐札異》的漫畫作品。他沒有浪費劇本,過去幾年一直搜集資料,醞釀更成熟的故事。當天行者出版社在今年初舉辦「天行小說賞」徵文比賽時,謝鑫就把原來的劇本寫成他的首部小說作品《知節》參賽,最終獲獎及成功出版。《知節》講述程咬金效力七大家族之一的清河崔氏,名義上是瓦崗軍的先鋒,暗地裏是間諜,協助得到崔家支持的王世充登上帝位。

翻查史書找真相

歷史年代久遠,部分史事記載散亂,須下不少工夫才能搞清楚當時發生甚麼事。謝鑫最初採取「大包圍」的方式,從小說、漫畫和網站認識隋唐,甚至連台灣電腦遊戲《軒轅劍》也不放過。然後嘗試在史書查明史實,「例如從《隋書》、《新唐書》和《舊唐書》對證資料是否真確。」

他認為這個步驟最為困難,「我讀過一篇文章,提及唐太宗不屑部分望族,認為他們無人出任顯赫的官職,不明他們為何地位仍如此崇高。」網絡世界充斥假資訊,囫圇吞棗只會徒增「中伏」風險,謝鑫努力翻查史書,結果在《舊唐書》找出相關記載,知道唐太宗在《氏族志》編成後,確實表達不屑部分望族的意見。

改造角色有驚喜

古人事迹多數有史籍記載,對小說讀者來說無疑是「劇透」,惟有通過改造人物帶來新鮮感。程咬金貴為《知節》主角,當然有大量發揮空間,是謝鑫最滿意的角色。謝鑫筆下的程咬金身分類似間諜,與傳統的福將形象有明顯分別,「但他也不是很忠於自己的組織,心態有點似現時的『打工仔』,雖然在一家公司打工,但並非完全忠於公司,而是有自己的想法,可能去到某個時候就會離開。」

《知節》有個名為蔡建德的角色,史書對他記載甚少,但成為小說人物後,卻令謝鑫驚喜不已。謝鑫初時把蔡建德當作「工具人」,用來連接不同情節,但創作期間寫了很多他與程咬金的關係,令角色豐富起來,彷彿填補了歷史空白,謝鑫更對他產生感情。

創作為先 敢於顛覆史實

《史記》是史書,記載史實,小說是創作。歷史小說運用史料進行二次創作,兩者看來矛盾,應該如何平衡?謝鑫的答案很簡單,認為不必平衡,「寫小說的話,一定以創作為先,基本上是按作者的思想去寫,關鍵只是作品好看與否。只要寫得好,就算顛覆整個史實都無問題。」謝鑫表示,《知節》頗為貼近史實,但會滲入現代價值觀,再在人物的性格和身分「落手腳」,進行創作。

選材營造時代感

舉個例,史書記載蒙古入侵襄陽,於是金庸在《神鵰俠侶》寫了襄陽保衞戰,更加入郭靖和楊過的情節,使讀者清楚感受南宋的時代背景。歷史大事為小說營造時代感,但往事太多,寫的時候也要學懂挑選,謝鑫就把他認為有趣的內容加入《知節》。
「話說隋煬帝在新年的時候,為向外族展示國力,於京城舉辦一連串活動。當時外族可以免費吃飯,小販要鋪設一些華麗的地蓆,甚至樹上都要掛起美麗的布匹,用來反映國家有多強大。」謝鑫認為隋煬帝這段大事鋪張的史事與現代有共通之處,所以寫了下來,希望讀者領悟到當中的意義。

比較史實與創作

《知節》獲獎,謝鑫固然下了許多工夫,但史料再多,亦不保證寫作過程順利。寫《知節》期間,謝鑫曾陷入低潮,「寫到程咬金失落時,我太投入了,連自己都跟着消沉下去,有幾日無法動筆,都頗為麻煩。」他後來特地寫一段較為有趣的情節,用來開解自己和重拾動力。

花盡心思創作,其實只希望讀者閱讀《知節》後有所得着,「我讀歷史小說時,習慣搜尋角色的資料,看看故事與史實相差幾遠。我都很期望讀者看畢《知節》,會去了解角色實際上是怎麼樣。如果他們熟悉這些歷史人物,就能體會我所下的工夫。」

歷史……未完

「《知節》已經結束,但我還想寫隋唐。」謝鑫做資料搜集時發現隋唐歷史很有趣味,還有很多空間可以發揮,長遠想寫一部由隋朝開始至唐太宗登基的長篇小說。另有其他短期目標,想寫天師、鬼差、中國神話或以新角度寫三國故事。

司馬遷寫史書,是為了通曉歷史道理,期望「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創作歷史小說的謝鑫,寫作目的與太史公不同,但想法也很有意思,「以前的同學、朋友都抗拒歷史,我『入坑』後,都想拉他們下去。我會嘗試用一些當初令我『入坑』的方法,從不同角度書寫,看看能否令他們對歷史產生興趣。」歷史雖然是過去的事,但我們今人回望,仍然能讀出層層趣味。

史書VS改編 形象經歷有差異

謝鑫認為歷史小說的優勢,就是人物背景比虛構角色豐富,他會注入創作成分,刻意在史實與小說間製造反差,「反差是故事的重要元素,歷史小說較容易造到這個效果。」不少歷史改編作品的作者與謝鑫一樣,喜歡融合史實與創作,以下幾個《史記》收錄的古人,在改編作品中的形象或經歷都與史實不同。

  • 藺相如小說 需好友支持

內地作家吳蔚的小說《和氏璧》,在〈廉頗藺相如列傳〉以外新增情節。藺相如與同窗好友李銀一起到訪秦國,藺相如因為未想出應對秦王的方法而緊張失措,李銀以童年趣事鼓勵藺相如,令後者會心微笑。這段情節令讀者明白藺相如也有不知所措的一面,需要好友從旁支持。另一部網絡小說《羋月傳》中,秦國宣太后(羋月)接見藺相如,更把他比作張儀,加強這位趙國使臣的聰明形象。

  • 孔子電影 掀爭議聲音

中國人視孔子為聖人,但電影《孔子:決戰春秋》的導演胡玫,把孔子拍得真實、人性化。作品被指與史實差異甚大,例如戲中的孔子說出現代用語,惹來不少批評。中英劇團去年有《孔子63》舞台劇,以虛構角色帶出孔子對欲望的看法。

  • 秦始皇漫畫 反映熱血一面

《史記》用了不少篇幅講述秦始皇嬴政的生平事迹,將他的雄才大略和殘暴展露於讀者眼前。黃易小說《尋秦記》中,嬴政早已死於戰亂,後來趙盤假扮嬴政,再由項少龍協助成為皇帝,與史實相距甚遠。日本漫畫《王者天下》描述了年少的秦始皇,故事講他與李信的友情,反映他也有重情和熱血的一面。

 

文:方俊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