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成長要素 發揮玩樂空間功能 2017.09.18
17603 17603

封面專題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



解說

答案︰C

從前的社會環境比較簡單,兒童的遊樂地方,除了在家中,還可以走到街上,社區各處都可以成為他們遊玩場地,自創自製遊樂設施和遊戲。

十九世紀工業革命後,英美社會的城市化令周遭建築密度增加,街道交通變得繁忙,衞生情況亦變差,不再適合讓小孩隨意上街玩樂,遂萌生建設遊樂場的念頭。



外國遊樂場更吸引?

開學了,大家有否善用暑假為自己「充電」?香港許多家庭都會趁暑期外遊,不少家長更特別把外國的遊樂場編入行程中,例如到日本關西、沖繩體驗人家的超長滑梯,朋友們在面書上看見這些照片分享,對滑梯的規模和趣味性都不禁會給個「LIKE 」!

看真一點,日本遊樂場的設施用料簡單,只是鐵和木,但已吸引到港人山長水遠買機票去玩;反觀香港的兒童遊樂場,用上等塑膠物料打造顏色鮮艷的遊樂設施,吸引力卻遜一籌,有調查顯示,四成半受訪家長在剛過去的暑假,每月帶同小孩到遊樂場玩耍的次數只有四次。

反思本地玩樂空間

本港的遊樂場吸引力不足,大抵和本地遊樂場的公共空間一直不受重視有關,無論從興建者、設計者或使用者角度來看,其構思和管理都與外國大不相同。大家應思考反省,我們給予下一代的公共空間要來個革新麼?

關於香港的遊樂場公共空間

‧作為公共空間,當然要符合免費自由出入的原則,所以今次內容所指的遊樂場公共空間,不包括只供屋苑會所住戶使用的遊樂場,以及主題公園等等。

‧在香港,免費開放予公眾的遊樂場,幾乎只有政府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的遊樂場,一般所指都是戶外的遊樂場所。

‧然而,亦有例外的情況,例子是愉景灣私人管理的大白灣沙灘上的遊樂場,市民可免費進出玩樂。

興建者:規劃欠重視

本港的爸爸媽媽一說:「去公園玩囉!」,小朋友就會十分雀躍,因為知道又可以去盪鞦韆、瀡滑梯和攀爬跑跳。其實在香港,公園並不等同遊樂場。香港的城市規劃中,沒有一項是屬於遊樂場公共空間,只有一項「休憩用地」,由康樂及文化事務處管理。在這項目下,可以興建公園,可以有花圃亭園、運動設施等等,而兒童遊樂場只是其中一項設施,所以「休憩用地」不一定設有遊樂場。

本地遊樂空間沒標準

現時,本港的戶外遊樂場約有七百個,數量和分布能否滿足大眾的需要及方便大家使用,因人而異,因為本港並沒有對遊樂場的興建和規劃定下標準。

反觀英美國家,在興建遊樂場方面就有獨立的考慮。以英國為例,二○一二年,時任倫敦市長發布了一份《補充規劃指引》,就是在原有休憩用地規劃加上「遊樂空間」的部分,訂明平均每一名兒童應享有不少於十平方米的遊樂空間。

根據香港規劃標準:
‧每人要有不少於2平方米的「休憩用地」
‧遊樂空間可以是「休憩用地」之一
‧每名兒童應有的遊樂空間多少並無規定



設計者:過於保守

本港戶外兒童遊樂場的規劃、設計或設施更新,主要由康文署及相關工程部門,例如建築署負責。這些部門稱會考慮個別場地的地形、面積、實際環境、安全標準、不同使用人士的需要,以及相關區議會意見等多項因素,設置不同類型的遊樂設施及活動組件。

本地:着重安全

大家只要走到各區遊樂場觀察一下,可見本港遊樂場設施都算多和頗為新淨,可是卻被批評設計保守和種類不夠多元化。

批評指設計部門並沒有認真站在兒童遊樂需要的立場考慮,反而從安全、管理和保養方面出發較多。因此,大家會看見本地的遊樂場幾乎都是千篇一律,如以塑膠滑梯為主,且不高於兩米,十分安全兼保養容易,但在給予兒童感官體驗方面卻顯得單調乏味;受小朋友歡迎的沙池、水池,以及可以增加小朋友互動,有助社交發展的設施卻欠奉(現時全港只有香港公園有沙池設施),很大原因是考慮到香港家長一般都怕小朋友弄髒,如此一來,遊樂場便不能「盡情」發揮其公共空間的功能。

外國:刺激探索

在外國,遊樂場設計多元化,並有不同的概念,配合小朋友發展的不同需要,包括「冒險遊樂」(adventure play)、「自由遊樂」(free play)和「大自然遊樂」(nature play)等等,都是希望給予兒童多元豐富的遊樂環境,讓其成長更全面。此外,它們的地面通常都是大片沙地,沒有鋪上香港那種安全墊。舉例:



美國曼哈頓淚珠公園:設計理念是讓城市中的兒童有多些接觸自然的空間。這兒就像一處冒險場地,讓小朋友在山石和植物間遊玩,鍛煉身心。



荷蘭霍德魯的MiggelenbergLandal遊樂場:設計天馬行空、充滿夢幻感及刺激感的遊樂場,吸引力十足。

使用者:遊樂時間少

小朋友需要遊樂場,不僅為了「放電」,而是其成長的確需要這種空間。一些城市如香港,因為土地問題,一般家庭都沒有充足的活動遊樂空間,所以公眾遊樂場就變得重要,即使家裏地方大得可放下滑梯,亦不能代替在遊樂場的公共空間與其他小朋友接觸互動帶來的學習體驗。

基本權利未達標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31條列明,適齡遊戲為兒童擁有的基本權利,雖然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香港委員會提倡,每日最少要讓兒童有一小時自由遊樂時間,不一定是要到遊樂場,但是每星期去三天都不為過。可是,香港保護兒童會的調查卻顯示,四成半受訪家長過去一個月(暑假期間)到遊樂場的次數是四次或以下;超過六成家長表示,平均在遊樂場的逗留時間不足一小時。

在學生毋須上課的暑假日子,玩樂情況已不樂觀,可以想像在上課日,學童放學後趕功課、參加課外活動和溫習默書測驗的緊密時間表,能夠到遊樂場的機會更微。





Mindmap:本港與外地兒童玩樂的公共空間相異的原因



相關概念:遊樂空間 (Play Space)

從小到大,我們都習慣叫的「遊樂場」(Playground),在愈來愈重視公共空間的新思維、新概念下,漸漸要改口了,英國倫敦就率先給遊樂場新定義,以「遊樂空間」(Play Space)或「可遊樂空間」(Playable Space)取代「遊樂場」。

新叫法新概念被寫入該市在二○一二年發布的一份特別針對兒童遊樂環境的《補充規劃指引》中,目的是要讓公眾認同城市可以給兒童遊樂的地方,並不規限在任何特定的公共空間,例如休憩公園。因此,街角一隅或購物中心旁邊,只要設有相應設施,都可以成為兒童遊玩的地方,突破人們過往的思維框框,增加了兒童可遊玩的公共空間。





相關新聞事件簿

對遊樂場的認知


‧香港家長不了解遊樂場重要:香港保護兒童會調查發現,家長們對兒童發展需要認知貧乏,也許是家長不熱衷帶小朋友到遊樂場的原因之一。被訪家長需要回答現場抽出的遊樂設施圖卡對兒童發展的好處,但父母平均只答對一條。

‧須加強公眾教育:專注研究幼兒遊戲的東華學院人文學院教授鄭佩華指出,家長認為遊樂場只為了讓孩子「放電」,忽視對孩子腦部、心理、情緒及群性的發展,當局可以改善遊樂場設施,同時讓公眾知悉遊樂場對兒童的全人發展具有良好作用。(2017年8月)

香港的新嘗試

‧公眾參與設計遊樂空間: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UNICEF HK)舉辦的「共融遊樂空間設計概念比賽」優勝作品設計,獲康文署採用在屯門公園兒童遊樂場改善工程中,提供共融和無障礙設施,預計今年底啟用。

‧「沙」和「水」納入主題:新建的遊樂空間,小朋友可通過場內提供的沙、水、光影、搖擺旋轉設施、攀爬架、敲擊及觸感活動組件等,享受遊戲樂趣之餘,還可學習到不同的技能,讓身心及體能得到均衡發展。(2017年5月)

香港公園長滑梯風波

‧港媽網民聯署救滑梯:香港公園有十四年歷史的長滑梯,一五年突然被拆除,港媽Billie Ng發現後在網上發起「還我香港公園長滑梯」聯署,要求康文署重置滑梯,通過區議員協助與康文署表達訴求後,終獲回覆會原址重置一條八米長的滑梯,並於去年年底重開。不過,坊間就有聲音批評指署方的管理過嚴。(2016年11月)

學習教材

資料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A



資料B

每當公共場所發生任何爭議,矛頭通常是指向「設計不周」。可是,不同於國外比較多以公開競賽設計各大小公共空間,康文署管轄場地的設計流程通常是內部定案的。過程中回應行政部門執行考慮多於研究使用者需求及影響,結果一般得出來相對保守(安全)的設計。這樣的設計配合「高度保安」有時候會變成孩子探索的阻礙,可能並非故意但往往忽略了公共空間設計的目的與初衷理應是為鼓勵小朋友活動發展。

最後我們也嘗試從場地管理的角度設想。香港公共事務管理出名效率高,以最便捷的方法「解決問題」。公園管理者大概是埋首於各種管理執行程序而很少實際觀察使用情況,以「解決問題」的思路導致大量警告標語/圍欄,甚至是保安專員看守一個簡單的兒童遊樂場。看似是成功的管理手段回應安全保障,卻犧牲了公共空間的可能性。當然保障後期「免責」也是管理中重要的一環,可是公共空間管理者似乎有需要承擔打造有意義的城市環境的更大責任。

有時候我們會忘記為甚麼要有城市公共空間。提供給小朋友的公共空間應該不只是為了滿足城市規劃指標,甚至不只是(雖然非常有理)讓孩子「放電」的地方,而應是具備更大的潛力及功能,引導兒童成長發展的重要場所。

資料來源:「小孩子的公共空間──安全第一?」《獨立媒體》20-5-2017

多角度思考

1.根據資料,香港公園滑梯事件反映出香港遊樂場的公共空間面對哪些問題。(4分)

2.就你在題1所述,導致問題出現的原因是甚麼?你認為有何改善方法?(8分)

建議答題方向

1.以安全元素為考量重點,以至設計過於保守和管理過嚴,忽略了遊樂場作為公共空間是要鼓勵兒童通過活動發展成長的初衷。

2.根據資料B,內部定案的封閉的設計流程,以及追求管理效率以最便捷方式處理事務,都是讓兒童遊樂空間保守乏味欠缺吸引力,阻礙兒童在公共空間中探索成長的原因。改善方法之一是嘗試讓公眾參與設計,並改變「安全第一」的管理模式。

延伸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A



資料B




多角度思考

1.參考資料,室內兒童遊戲室和戶外遊樂場有何不同? (6分)

2.室內兒童遊戲室甚受家長和兒童歡迎,你認為原因何在?它可以代替戶外的玩樂空間嗎?試述理據。 (12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設施方面,物料幾乎全部都是非常安全的防撞傷海綿厚墊;設計各有特色和主題,主要是攀爬、滑梯(長度較短、弧度少)設備,唯欠缺戶外遊樂設施會有的鞦韆、氹氹轉等。管理方面,人流和衞生要求都比戶外遊樂場更嚴格。

2.

香港家長對小朋友玩樂空間的安全和衞生情況十分重視,兒童遊戲室的設施和管理正合乎需求,小朋友不會被蚊蟲叮咬、跌倒流血受傷機會少、定時消毒清潔不易染病等等,相信都是遊戲室在假日會大排長龍的原因。

不過,根據兒童遊樂及發展權威Joe L. Frost指出,遊樂的種類及元素能啟發兒童各種能力,包括感官、體能、社交、創意和情感,這些都需要有相應的設施及環境配合。目前本港的室內遊戲室作為遊樂的公共空間,雖然能發揮大部分功能,讓兒童自由參與其中玩樂,但是在感官、體能方面的刺激感較遜,而且欠缺讓兒童和大自然聯繫的機會。

參考資料

網頁


‧我要真遊樂場
https://theinitium.com/project/20151125-parenting-playground/

‧戶外遊樂場地的設計要素
https://www.archsd.gov.hk/archsd/html/ua2-chinese/3_4_2.html

書刊

《再會.遊樂場(增訂版)》
作者:梁廣福 出版社:中華書局

載自2017年9月18日《S-file通識大全》

文:許少媚 圖:星島圖片庫、網上圖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