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卷一閱讀能力文章分析 史記.孔子世家 2014.05.16
174 174

原文:
孔子遷于蔡三歲,吳伐陳。楚救陳,軍于城父。聞孔子在陳蔡之間,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將往拜禮,陳蔡大夫謀曰:「孔子賢者,所刺譏皆中諸侯之疾。今者久留陳蔡之間,諸大夫所設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國也,來聘孔子。孔子用於楚,則陳、蔡用事大夫危矣。」於是乃相與發徒役圍孔子於野。不得行,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孔子講誦弦歌不衰。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孔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子貢色作。孔子曰:「賜,爾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①?」曰:「然。非與?」孔子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孔子知弟子有慍心,乃召子路而問曰:「《詩》云:「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吾何為於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②仁者而必信,安③有伯夷、叔齊?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
子路出,子貢入見。孔子曰:「賜,《詩》云:「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吾何為於此?」子貢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蓋少貶焉?」孔子曰:「賜,良農能稼而不能為穡,良工能巧而不能為順。君子能修其道,綱而紀之,統而理之,而不能為容。今爾不修爾道而求為容。賜,而志不遠矣!」
子貢出,顏回入見。孔子曰:「回,《詩》云:「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吾何為於此?」顏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雖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後見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醜④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國者之醜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後見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顏氏之子!使爾⑤多財,吾為爾宰。」
於是使子貢至楚。楚昭王興師迎孔子,然後得免。

請解釋以下字詞:
1. 與:_________ 2. 使:_________ 3. 安:_________4. 醜:_________

5. 爾:_________

請翻譯以下句子:
6. 孔子賢者,所刺譏皆中諸侯之疾。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 良農能稼而不能為穡,良工能巧而不能為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答案:
1. 嗎 2. 假使 / 如果 3. 怎麼 / 哪裏 4. 恥辱 5. 你
6. 孔子是個賢人,他所抨擊譏諷的都切中諸侯的弊病。
7. 優秀的農夫善於播種耕耘卻不能保證獲得好收成,優秀的工匠擅長工藝技巧卻不能迎合所有人的要求。

參考譯文:
孔子遷居到蔡國的第三年,吳國軍隊攻伐陳國。楚國出兵援救陳國,駐紮在城父。聽說孔子在陳國、蔡國之間,楚昭王派人聘請孔子。孔子準備前往拜見回禮,陳國、蔡國的大大謀劃說:「孔子是個賢人,他所譏刺抨擊的都切中諸侯的弊病。如今他長久滯留在陳國、蔡國之間,眾大夫所作所為都違背仲尼的心意。如今楚國是大國,派人前來聘請孔子,倘若孔子在楚國被起用,我們這些在陳國、蔡國主事的大夫就危險了。」於是就共同調發役使將孔子圍困在野外。孔子沒法行走,斷絕了糧食。隨從的弟子疲憊不堪,餓得站不起來。但孔子仍講習誦讀,演奏歌唱,傳授詩書禮樂毫不間斷。子路很生氣,來見孔子說:「君子也有窮困嗎?」 孔子說:「君子能固守窮困而不動搖,小人窮困就胡作非為了。」
子貢怒氣發作。孔子說:「賜啊,你以為我是個博學強識的人嗎?」子貢說:「是。難道不是嗎?」 孔子說:「不是啊。我是用一個思想貫串於全部學說。」
孔子知道弟子們有怨怒之心,就召見子路而詢問道:「《詩》中說:「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卻疲於奔命在空曠的原野。」我們的學說難道有不對的地方嗎?我們為什麼淪落到這個地步?」子路說:「猜想我們還沒有達到「仁」吧!所以別人不信任我們。猜想我們還沒有達到「智」吧!所以別人不實行我們的學說。」 孔子說:「有這些緣由嗎!仲由,我打比方給你聽,假如仁者就必定受到信任,那怎麼還會有伯夷、叔齊?假如智者就必定能行得通,那怎麼還會有王子比干?」
子路出去,子貢進來見面。孔子說:「賜啊,《詩》中說:「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卻疲於奔命在空曠的原野。」我們的學說難道有不對的地方嗎?我們為什麼淪落到這個地步?」子貢說:「老師的學說極其宏大。所以天下沒有國家能容得下您。老師是否可以稍微降低一點標準呢?」孔子說:「賜,優秀的農夫善於播種耕耘卻不能保證獲得好收成,優秀的工匠擅長工藝技巧卻不能迎合所有人的要求。君子能夠修明自己的學說,用法度來規範國家,用道統來治理臣民,但不能保證被世道所容忍。如今你不修明你奉行的學說卻去追求被世人收容。賜,你的志向太不遠大了!」
子貢出去,顏回入門進見。孔子說:「回啊,《詩》中說:「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卻疲於奔命在空曠的原野。」我們的學說難道有不對的地方嗎?我們為什麼淪落到這個地步?」顏回說:「老師的學說極其宏大,所以天下沒有國家能夠容納。即使如此,老師推廣而實行它,不被容納怕什麼?正是不被容納,然後才現出君子本色!老師的學說不修明,這是我們的恥辱。老師的學說已經宏大美好而不被採用,這是當權者的恥辱。不被容納怕什麼?不被容納然後才現出君子本色!」孔子高興地笑道:「有道理啊,顏家的孩子!假使你擁有許多財產,我給你當管家。」
於是孔子派子貢到達楚國。楚昭王派兵迎接孔子,孔子然後得以脫身。

文:蕭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