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武術話當年 2017.06.02
17396 17396

消失的武館

 

一場比武,震動整個中國武林。MMA高手徐曉冬十秒內「KO」太極拳師魏雷,更聲稱99%傳統武術是假的,引來不同門派強烈反彈,誓要捍衞國術地位。說起這樣的「挑機」行為,以前的香港武館亦有發生,以前的人想習武,就是上武館求學,武館曾被認為是三教九流的地方,但學武不等如學壞,其實內裏盛載富有趣味的小故事,彰顯武術傳承的師徒情。

 

開辦武藝館 傳授洪拳

這天來到位於工廠大廈的「武藝館」,甫入內便聽到齊整的叫喝聲,看到幾個二十出頭的弟子在練習洪拳和踢腿,有的在練工字伏虎拳,也有的在用槍、棍等兵器對拆。洪拳師傅、中國傳統武術研習社主席麥志剛五年前開設「武藝館」,現年六十五歲的他,二十歲開始習武,先學詠春,後來跟隨陳志強師傅學洪拳,對昔日的武館有深刻印象。

著有講述香港武林歷史《止戈為武:中華武術在香江》的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教授、當代中國研究所所長麥勁生,跟隨麥志剛師傅習武十三年,本身對武館歷史頗有研究,「二十世紀初,香港已經有武館,黃飛鴻最後一任妻子莫桂蘭曾在灣仔開館。根據七十年代初的統計,估計香港全盛時期有四百三十五間武館,主要分布在港島及九龍。除了武館,師傅亦會在學校的武術班或其他社團教學,如南華會、香港精武體育會等。」

  • (左)麥志剛、(右)麥勁生

 

小心得罪人 否則被踢館

麥志剛表示以前確實有人踢館,不過在數十年前已愈來愈少見,除非得罪人,或過分吹噓實力才會招來挑戰者。在他師傅之前那一代,有些人真心想測試自己的功夫而到處挑戰,他們的態度會比較禮貌,只為切磋武藝。麥勁生聽過一個有趣說法:如果某人開館,他會在第一個月請自己的師傅坐鎮武館,因為師傅輩分通常較高,望踢館的人能「畀面」。坐完一個月,就會封利是給師傅;亦有其他講法,挑戰者會跟武館中人過幾招,如果發現對手太強就會離開。

 

武館自主 齊齊食夜粥

武館由師傅主理,教學時間彈性,麥志剛回憶:「以前的師傅租唐樓做武館,在大廳教功夫,有需要就到天台教。」師傅在武館居住,白晝主要身兼跌打生意,或者教一些夜間才工作的學生,亦有徒弟在武館過夜,麥志剛便有兩三個師兄在武館居住。有人形容習武是「食夜粥」,他笑着解釋,很多徒弟下班後才到武館,為了補充體力,大家真的會一起吃粥或其他食物,是真正的「食夜粥」。

 

武館衰落 懷念師徒情

基於「土地問題」等因素,武館變得難以經營,麥勁生說:「現在的武館是『無館』,即使有館,會來訓練的人亦少。舊樓的武館也很侷促,師傅寧願到戶外教。」武館文化慢慢消失,再沒有人踢館,徒弟也不會在館內居住,麥志剛也認為時代不同,已不能回到以前那種生活。

他最懷念昔日的師徒情:「以前習武,起初一星期五日,後來七日都找師傅。知道師傅在哪間酒樓,我們就找他吃飯,然後回去武館。下午『三點三』,又一起去飲茶、回館,吃晚飯。這種生活很值得懷念,不是每個師傅都會如此親切。」他說,有些師徒情如父子,但不代表徒弟功夫好,或者他們從師傅身上學會很多知識,可能只是大家比較「夾」、「啱嘴形」。

麥志剛數十年前的第一批徒弟,有一半以上現時仍能維持師徒友好關係,「有的已經抱孫都回來練習,和我聊天。」他覺得新一輩的年輕弟子有自己的生活,較難維持像昔日的師徒關係。麥勁生聽過其他師傅形容,前來習武的人,一類是大班教的學生;另一類才是徒弟,關係較緊密,師傅願意傳授更多。麥志剛表示,大概晚上十時,普通學生走得七七八八,留下來過夜的徒弟或師兄級就開始練功,此時師傅才會真正回答弟子的問題。如果十時前問,師傅很多說話都不會講。

 

生存空間窄 現代人求速成

近數十年來,香港社會經歷巨變,港人不必再以功夫傍身,生活習慣也大為不同。麥志剛認為現時出生率低、功課壓力大等因素都影響國術傳承,「就算學生有時間,他們也未必願意花心力練武。」其他武術不斷傳入香港,MMA、泰拳、巴西柔術的興起,亦收窄國術的生存空間。

性急的港人可能難以適應傳統武術的教學法,麥勁生說:「武術以往是一體化培養,既有格鬥內涵,又有健身內涵,甚至有傳統價值。」但現代人往往有針對性目標,如果想健身就直接去找健身教練,也不會花時間「慢慢浸」,他舉例,弟子學拳,會先學整套套路,雖然師傅會講解部分道理,但至於如何悟出當中的意義,就得靠徒弟自己揣摩,整個過程很漫長,「不符合現代人的學習習慣。」他認為國術的訓練、傳授方式可以改良。

 

建議學校必修 爭取年輕學生

如何吸納新生,麥志剛認為政府應考慮把武術納入學校的體育必修科。近年《葉問》電影大行其道,吸引年輕學生學詠春,但他們誤以為詠春等於整個中國功夫體系,「不知道還有太極、蔡李佛,完全一片空白。」若果功夫真的列為必修,此舉既能鍛煉身體,亦可加深下一代對國術的認識。

 

小心求變 慢慢改良

有人提議把國術重新包裝,改以瘦身或其他賣點作招徠,但麥志剛不表認同:「不應為迎合某些口味而將傳統改變得體無完膚。如果要瘦身,為何要玩功夫?其實不一定要玩功夫,倒不如去找一些專業瘦身的團體。欣賞武術的,就自然會來;不欣賞的,我不會改變武術去迎合他們。」瘦身雖然很有「噱頭」,但會改變武術內在價值的,師傅輩絕不妥協。看來推廣武術一事,還有很多問題值得思考。

 

國術界自強

國術界正不斷推廣武術,香港武術聯會舉辦「武術賢聚會」,示範及介紹不同門派;推出「青少年武術普及訓練計畫」,教授六至十八歲青少年南拳、刀術、棍術等功夫,另有章別計畫,讓學生考級,提高認受性。香港中國國術龍獅總會則舉辦「全港公開兒童國術分齡賽」,有鼓勵武術的意義。另一方面,亦有中小學開設國術班,雖然只屬課外活動,但不乏推廣作用。中華國術總會則與香港城市大學合作,建立「香港武術活態資料庫」,記錄各門派的招式,也是傳承武藝的方法。

 

弟子年齡層廣 習武強身健體

目前跟麥志剛習武的人,遍布不同年齡層,由四、五歲的小朋友,至六十多歲的長者都有。幾位於訪問當日習武的年輕弟子,均學習洪拳一段時間。Elaine是武館少有的女弟子,她解釋:「中國功夫很神秘,經常在電影中看到師傅毋須用特別武器,就能夠降伏對手。我覺得很有趣,所以想來學。」修讀投資科學的吳彥君是香港理工大學一年級生,中學已接觸不同武術,認為洪拳兵器很有趣,現時喜歡耍棍,亦有鼓勵朋友習武。

學習武術能改善身體質素,現為IT從業員的朱嗣榮前後習武十年,他以前很瘦削,現在更健康,血液循環、面色都改善了。從事電工的張旭杰覺得手腳協調得更好;麥勁生也分享得着,認為武術有助培養專注力,能鍛煉心境。

  • 麥志剛學生:(左起)朱嗣榮、張旭杰及吳彥君。
文:方俊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