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掌握文言字詞涵義 2017.05.19
17342 17342


篇章(一)
(1)客有買田宅以遺其子者,其言曰:「不如是不足以遺吾子。」張子聞而之曰:「子之父遺子幾何?子之祖遺若父又幾何?」客曰:「吾祖所遺田敝廬耳,吾父始拓之,至又拓之。」張子曰:「若是,則安用子之汲汲焉為若子謀也?」客曰:「夫人之子亦安得人人賢且智,如吾父子之能自創立者?」

(2)張子逌然而笑曰:「噫!子過矣,子過矣!子亦安可料汝之子之不賢且智,如若父與子之能自創立也,而汲汲焉為之謀耶?若子廣田宅以遺若子,而逆待之以不肖,遺之雖,待之實矣。且子既以不肖待若子,又安望若子以賢且智自待,而終守子之所遺也。夫我則不然。我則以賢且智待吾子,即以遺吾子,視子之待若子不已厚乎?」客默然而退。
張元忭〈遺子說〉

答題
試解釋以下文句中紅色的字詞,並且將答案填寫於橫綫上。

(i) 客有買田宅以遺其子者

廣:_______________
   
(ii) 張子聞而之曰

詰:_______________
     
(iii) 吾祖所遺田敝廬耳

薄:_______________
        
(iv) 至又拓之

予:_______________
     
(v) 子亦安可料汝之子之不賢且智

逆:_______________
       
(vi) 遺之雖

厚:_______________
       
(vii) 待之實

薄:_______________
       
(viii) 即以遺吾子

亡:_______________
   


篇章(二)
(1)昔眾嘗至一鄉,輒頹然靡然,昏昏冥冥,天地為之易位,日月為之失明,目為之眩,心為之荒惑,體為之敗亂。問之人:「是何鄉也?」曰:「酣適之,甘旨之嘗,以徜以徉,是為醉鄉。」

(2)嗚呼!是為醉鄉也歟?古之人不欺也,吾嘗聞夫劉伶、阮籍之徒矣。當是時,神州陸沉,中原鼎沸,而天下之士放縱恣肆,淋漓顛倒,相入醉鄉不已。而以吾所見,其間未嘗有樂者。或以為可以解憂云耳。夫憂之可以者,非真憂也;夫有其憂焉,抑亦不必解也。況醉鄉實不能解其憂也。然則入醉鄉者,皆無有憂也。

(3)嗚呼!自劉、阮以來,醉鄉遍天下。醉鄉有人,天下無人矣。昏昏然,冥冥然,頹墮委靡,入而不知出焉。其不入迷者,豈無人也歟?而荒惑敗亂者,率指以為,則真醉鄉之徒也已。
戴名世〈醉鄉記〉

答題
試解釋以下文句中紅色的字詞,並且將答案填寫於橫綫上。

(i) 酣適之

方:_______________
       
(ii) 古之人不欺也

余:_______________
    
(iii) 相入醉鄉不已

率:_______________
    
(iv) 其間未嘗有樂者

可:_______________
      
(v) 夫憂之可以

解:_______________
     
(vi) 夫有其憂焉

果:_______________
     
(vii) 其不入迷者    
而:_______________
    
(viii) 率指以為
       
笑:_______________
   

參考答案:
圖:星島圖片庫
(一) (i)大量 (ii)追問 / 詢問 (iii)貧瘠 (iv)我 (v)預測 / 預計 (vi)豐厚 / 豐裕 (vii)淺薄 / 淡薄 (viii)沒有

(二) (i)地方 (ii)我 (iii)帶領 / 帶引 / 引領 (iv)值得 (v)消除 / 消解 / 消去 (vi)確實 / 的確  (vii)和 / 及 / 與  (viii)譏笑 / 嘲笑


譯文:
篇章(一)
(1)有一位客人大量購買田地住宅來留給他的兒子,他說:「不這樣是不足以留給我兒子。」張子聽說後追問他說:「您的父親留給你多少東西?您的祖父留給您父親多少東西?」客人說:「我的祖父留給的是些貧瘠的土地和破舊的草房而已,我父親開始擴充拓展它,到了我又再拓展了它。」張子說:「如果是這樣,哪裏用得着您急切地給你的兒子謀劃呢?」客人說:「人們的兒子,又怎能夠個個賢德而且聰明,像我們父子一樣能夠自己創家立業呢?」

(2)張子悠然一笑,說:「唉!您錯了,您錯了!你又怎能預測料想您的兒子不賢德不聰明呢,如同您的父親和您自己一樣能夠自創家業,從而急急忙忙為他謀劃呢?像您這樣擴大田地住宅來留給您的兒子,卻預料他不賢德,留給他的雖然豐厚,(這樣)對待他實際上卻是淡薄。(案:有譯本將「薄」解作「輕視」。)況且您既然以不肖之子看待您兒子,又如何能期望您兒子以賢良而聰明來看待自己,來終身保住你遺留的產業呢?我就不是這樣,我以賢德並且聰明來看待我的兒子,即使沒有甚麼東西留給我兒子,比起您對待您的兒子,豈不是更豐厚嗎?」客人默默地告退了。
張元忭〈遺子說〉

篇章(二)
(1)從前我曾到達一個地方,到了就精神委靡,昏昏沉沉,天地因此變換位置,日月因此失去光明,眼睛因此昏花,心思因此迷惑,身體因此衰敗。我向別人詢問:「這是甚麼地方?」回答說:「是酣暢舒適的地方,有美味品賞,可以徘徊閒散,這叫醉鄉。」

(2)唉!這就叫醉鄉嗎?古人沒有欺騙我啊。我曾感歎那劉伶、阮籍這一類的人,在那個時代,神州大陸日益沉淪,中原大地如鼎沸騰,天下士人都任情放縱,酣飲之於顛倒,互相帶領進入醉鄉不停。可是根據我的見解,那中間不曾有值得快樂的。有人認為那裏可以消除憂愁。如果憂愁可以消除的,就不是真的憂愁;如果真有憂愁,也就不必消除它。況且醉鄉實在不能消除人們的憂愁。既然如此,那麼進入醉鄉的人,便都是沒有憂愁的。

(3)唉!自從劉伶、阮籍以來,醉鄉遍及天下。醉鄉有了人,天下就沒人了。昏昏沉沉,迷迷糊糊,頹廢委靡,人進去了就不知道出來。世人沒有進入醉鄉及沉迷(當中)的人,難道沒有嗎?可是那些荒亂迷惑、敗壞世風的人大都指着他們加以譏笑,那可真是醉鄉的酒徒了。
戴名世〈醉鄉記〉

文:林溢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