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VR文學散步 2017.05.12
17287 17287

VR體驗香港文學  作文從此不一樣

 

  自從有了虛擬實境技術(VR),世界變得不一樣,二○一六年被喻為「VR元年」,VR技術被應用到各個領域,包括學習層面。傳統課堂着重聽老師講解,但隨着電子教學帶來更多互動學習的空間,學生參與度更大,才是電子教學關鍵的新教學模式,而且VR的極高互動性,正好滿足學生「玩住學」的心態。伯裘書院早前就利用VR,把香港文學作品、香港景點和虛擬實境技術結合,帶學生「文學散步」,邊「行」邊認識香港文學,讓同學每堂都能在有趣的環境下,輕鬆學寫作。比傳統作文堂好玩的VR文學課,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學習體驗?

戴上「眼鏡」 走入文學現場
  「VR影片好好玩,好似真的行了一次花墟,感受到街上很忙、很熱鬧。」鄭詠芝是伯裘書院中一學生,她興奮地講述課堂上以VR裝置「親身」體驗作家西西筆下花墟的熱鬧場景。現場只見同學們不時把頭往左右移動,猶如走在街上察看兩旁環境。伯裘書院上月底舉行公開示範課,邀請約百多至二百位本地和內地的老師到場觀課,分享最新的「『香港文學散步微寫作電子教學』課堂研究」。詠芝所看的VR影片,正是負責示範課的中文科老師曾菀嫈,特地根據西西〈花墟〉一文的內容,實地拍攝的VR文學散步路綫。

 

電子教學 鼓勵自主學習
  學界近年不停嘗試各種電子教學模式,通過iPad上的應用程式Explain Everything、Nearpod、Kahoot、Geogebra、Moodle等電子學習工具或平台,讓課堂上的師生關係逆轉,學生不再是單向地接收知識,讓學習可以更自主;老師也從傳統的知識傳遞者,轉變為引導者,負責引領學生探索知識,啟發他們的學習動機。運用電子教學和資訊科技教學,以提升學生學習興趣和學習效能,是教育局在二○一五年出版的《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及評估指引》中特別提到的項目。伯裘書院試行的方法是通過與「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文學地景資源庫」協作,把香港文學作品、香港景點和虛擬實境技術結合,以VR帶學生「文學散步」,認識香港文學。當初想到這項構想的中國語文科科主任張敬才說︰「希望用VR呈現的親身經歷,將同學帶入文學的世界。」他認為,現時中學欠缺有系統的教材去推動本土文學,文學散步雖好,但難以安排全級學生同時實地考察;而VR文學散步,便正好可以打破課堂的地域界限,在課程上有系統地引入香港文學元素作為課堂教材。

「實地」學描寫 勾起好奇
  當天作文示範課教的是描寫文常用的「隨時推移法」。有別於傳統課堂,曾菀嫈老師先以iPad和電子教學工具Kahoot,和學生玩課堂限時問答遊戲,溫習之前學過的步移法、靜態描寫、動態描寫、多角度描寫等景物描寫手法;接着老師讓同學戴上VR眼鏡,觀賞一段VR花墟影片。從大屏幕可見,同學正專心觀看的影像,便是早上和晚上的花墟情景,旁白緊扣西西的文章,沿「路」敍述文中對花墟景物的描寫,以及不時指出值得留意的景物。參與示範課的中一學生楊家銘便說︰「影片好真實,片中一邊解釋西西的文章,一邊看到花墟的實境。我以前未去過花墟,現在好像真的去過一樣。」VR影片的實感強,對寫作學習來說,是一種有效的輔助工具。以描寫文為例,學生作文時,如果對描寫的場景缺乏體驗,往往很難憑空想像,從容下筆;VR的使用,便剛好在這方面補足,繼而提升寫作興趣。曾菀嫈老師解釋︰「同學所謂對寫作沒興趣,大多因為不了解要寫甚麼,腦中沒有可寫的東西。VR影片可以給予同學一些例子,豐富他們的寫作內容,令他們有更多材料可寫。」根據曾老師的課堂經驗,VR眼鏡對學生的吸引力大,一戴上便會四圍觀看,還會重複多看幾次︰「因為每次觀看都有不同的角度和觀察點,能夠發現之前沒有留意的景物,所以同學都非常好奇,尋找還有哪些有趣的地方。」

 


當「VR文學散步」遇見「微寫作」
  提升作文能力,方法總是離不開多讀和多寫。該校在推行VR文學散步的同時,今學期亦在中一級引入內地寫作名師何捷的「微寫作」教學模式,讓老師主導少一點,學生多寫一點,通過每星期一篇150字的短文寫作,慢慢建立學生的語文和寫作基礎。示範課當天,同學看完VR花墟的影片之後,便開始進入微寫作單元。同學分成小組,每組各自進行討論,掌握寫作材料,以早、午、晚三個時段,描寫學校不同時段的景物,然後各人在平板電腦上即場作文;接着移步到其他人的iPad前,細心閱讀每人的短文,並以手上的讚好貼紙,評價心目中的好文章。中一學生麥靜兒、楊家銘和鄭詠芝都不約而同表示,最喜歡評價別人文章的環節,因為可以從他人的作品中,學到自己沒有想過的寫作手法。老師最後將大家的創意集合起來,把各組就早、午、晚不同時段所寫的文章,組合成為一篇內容豐富的「伯裘的一天」,展示他們集思廣益的成果。

  • 學生互評作文時,可以在自己欣賞的文章前貼上讚好貼紙。

 

旁白當導賞 豐富寫作材料
  伯裘書院助理校長馮順寧還提到,VR教學和傳統寫作教學的最大分別,在於同學對文章的感受度:「例如早幾年文憑試的作文題目『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有同學寫欣賞大自然。但如果他從來沒有留意大自然,未必寫得好。我們希望通過VR,讓同學有更多切身感受的體驗。特別是我們的學生在天水圍區,到旺角、港島或離島,車程都很遠,課堂上的VR,也可豐富學生的眼界。」
  「我們過去曾用VR教過步移法、動態描寫、靜態描寫,設計主要用於描寫文的教學。」張敬才老師強調,VR只是其中一種教學輔助工具,並非每堂都用;VR亦須要配合語文元素︰「『文學散步』如果沒有導賞,就只是普通行街,走馬看花,所以VR中旁白的角色,就等於真實的導賞員,由老師角度帶動同學學習。」曾菀嫈老師補充︰「例如今堂教隨時推移法,影片就要清楚說明早上的花墟會看到甚麼,晚上的花墟又會看到甚麼;旁白方面亦要構思如何扣入課題之中。」
  校方希望邀請對VR文學散步有興趣的老師,一起拍攝及製作VR教材,互相貢獻及補足,成為學界的VR資料庫,豐富文學散步的內容,讓學生多認識本地作家的作品。


VR世界無限大
VR文學世界
世界名著《尤利西斯》幾百頁厚, 嚇怕不少人, 有美國大學將於今年6月推出名為
「Joycestick」的VR版文學《尤利西斯》,用VR遊戲的形式,重新塑造書中場景,如都柏林近郊海邊廢棄的軍事防衞塔,以及一家對小說主角影響深遠的巴黎咖啡館等。雖說是遊戲,讀者卻不用過關取分,而是通過接觸小說描述的一些對象,感受小說的威力。


VR學漢語
加拿大溫哥華有中文學校引入VR教漢語,將漢字的形、音、義之美,以虛擬實境VR方式顯現出來,介紹漢字的形態以及文化。學生通過Google Cardboard,更可投入到360度的文本學習情境之中,與情境互動,獲得更多使用和練習漢語的機會。學校曾舉辦交流會,由老師即場示範。

文:黃鳳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