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潮話世代 2017.04.28
17206 17206

港式潮語時光機

 

年輕人愛說「潮語」,因其言簡意賅,生動有趣,一說出口就能獲得同道中人以笑回應。其實早在「潮語」二字成為潮語前,不同年代的香港人已深諳這種樂趣,在日常生活中創作出各種潮語。但時代變遷,昔日的潮語有的已經「唔潮」,有的變成了套語。各個年代自有其特色語言,潮語源於生活,如果想理解不同年代的語言特色,最有效的方法自然是走入當時的生活,我們一同穿越四段時空,尋回當年「潮語」。

 

當年難兄難弟

在製表工廠內,製表工人明哥和阿星一邊工作,一邊聊天。

阿星:明哥,聽晚拍硬檔幫我頂咗個夜更佢?

明哥:得!我今個月都已經幫人頂咗幾晚啦,真係鬼叫你窮呀⋯⋯頂硬上!

阿星:掂過碌蔗!不過而家咁多阿燦落嚟同我地爭飯碗,遲啲都唔知會唔會踎墩,早啲轉行穩陣啲。

明哥:唉,東家唔打打西家啦,有嘢撈記得照住我呀!

阿星:一定啦!係喎,你屋企嗰幾個塞豆窿近排點呀?

明哥:唔好提啦!明仔竟然有部call機!我哋死慳死抵成個月都買唔到一部啦,問佢點得嚟佢又唔講。我驚佢群埋晒啲死飛仔,學壞晒呀!

阿星:唉,你屋企咁多件,你老婆又唔識教,縱到佢哋生骨大頭菜咁!

明哥:係呀,同埋你知徙置區幾雜㗎啦,個衰仔成日跟人去威,書又唔讀,真係前世!希望遲啲搬咗入牛頭角會好啲啦。

 

潮語翻譯蒟蒻

拍硬檔:請人幫忙,通常是有點為難他人的要求。

掂過碌蔗:「掂」有豎直的意思,比蔗還筆直即表示十分順利。

阿燦:出自1979年電視劇《網中人》的角色名字,成為當時內地新移民的代稱,帶有歧視意味。

踎墩:失業。

照住:關照。

塞豆窿:指調皮的小朋友。

飛仔:不務正業的流氓,有指這類年輕人喜歡用風筒把頭髮吹成飛機前端的形狀,因此有「阿飛」的稱號。

生骨大頭菜:歇後語,大頭菜如果太硬,即是「種壞」了,與「縱壞」是諧音,意指對孩子太過縱容。

去威:出入娛樂場所,通過吃喝玩樂來突出自己新潮的身分。

 

魚翅撈飯的日子

阿強剛下班,在尖沙嘴閒逛,突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膀。

阿祖:喂,傻強!咁都撞到你!係度吊吊揈做咩呀?

阿強:肥祖!我等緊阿珍放工呀!之前校慶你都唔蒲頭,我以為你移咗民添呀!

阿祖:哈哈,前排去咗巴黎旅行呀嘛,我而家炒股發到豬頭咁,一早劈炮唔撈啦!以前食多陣lunch都比人話吞泡,而家我日日去半島high tea!

阿強:嘩,依種生活真係Ichiban,中學嗰陣你話要發達,我仲以為你talk⋯⋯

電話響起,傻強從公事包拿出一部「大哥大」。

阿強:喂,阿珍,你今晚要OT呀?好啦,咁我自己食飯啦。

阿祖:哈哈,擇日不如撞日,我帶你wet返晚啦兄弟!

阿強:吓,你唔驚Mary鬧咩?

阿祖:Mary、Susan、Lucy都out咗啦!正所謂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我而家一支公不知幾自由!

 

潮語翻譯蒟蒻

吊吊揈:讀者 diu4 diu2 fing6。「吊吊揈」本指物件懸吊時搖擺的狀態,通常指人吊兒郎當。

蒲頭:指久未露面的人終於出現,「蒲」本身為「浮」,但唐朝以前是以p音代替f音,因此「浮頭」便讀為「蒲頭」。

劈炮:「炮」在警察術語中指手槍,「劈」指大力擲下,「劈炮」指打工仔主動辭職。

吞泡:指偷懶,五十年代仍有不少粵劇演出者有吸食鴉片的習慣,煙癮發作時便將條狀的鴉片搓成小丸,名為「煙泡」,吸食燃燒「煙泡」時產生的煙。

Ichiban:為日文「一番」的讀音,指第一、最好的。

齋talk:只說不做。

去wet:與「去威」的意思相似,指去娛樂場所玩樂。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上世紀九十年代鐵達時鐘表廣告的標語,成為膾炙人口的廣告金句。

 

宅男宅女的網絡年代

姊姊阿詩和妹妹阿雪都在房間內,阿詩在用電腦,而阿雪正在照鏡子。

阿詩:嘩,你着到咁屈機,戴晒大眼仔咁,扮𡃁呀?

阿雪:阿Ben宅男嚟㗎嘛,我咪扮佢鍾意個個Baby囉。

阿詩:個咩Ben成個電車男咁,見到佢個樣真係O晒嘴

阿雪:賤囉你,我鍾意佢傻傻哋夠可愛,你唔明啦!你同邊個MSN呀?

阿詩:我前排咪係online game度識咗個男仔嘅,佢講嘢真係低能搞笑!

阿雪:Kai就真,成個Kai咁!

阿詩:識搞Gag嘅男仔不嬲都係賣飛佛㗎啦!你出得門未呀,龜速

阿雪:出啦,嚟嚟嚟,畀啲十卜我,祝我今次可以同阿Ben關係升呢,正式成為拖友!

阿詩:加油呀,唔好變剩女呀!

 

潮語翻譯蒟蒻

屈機:本指利用程式漏洞或不公平的方式在電子遊戲中達成目的,後來意思引申為強大得令人無法招架,曾出現在2008年會考卷五閱讀材料。

𡃁模:「𡃁」指年輕,由2000年代中期起,香港媒體以「𡃁模」稱呼年輕貌美的少女模特兒。

電車男:出自日本網絡小說《電車男》,指不善社交,衣着不合時的男性。

O晒嘴:以英文字母「O」字模擬嘴巴張大的形狀,表示驚訝。

超、勁、喪:皆指程度非常高。

Kai子:有愚笨的意思,「Kai」其實是「凱」的國語,「凱子」在台灣指容易被騙的有錢人。

賣飛佛:為「My favourite」的港式英語讀音,出自2005年吳卓羲的電器廣告。

龜速:速度慢如烏龜爬行的速度。

十卜:為「support」的港式英語讀音,起見流行於網絡論壇。

升呢:「呢」是指「level」,「升呢」指升級,原為網絡遊戲的專用名詞。

剩女: 內地的網絡用語,指到了傳統適婚年齡仍單身的女性。

 

今時今日

放學的鐘聲響起,大家開始收拾書包,Ryan和Matin是鄰座的好友。

Ryan:喂,去吓囉?

Matin:唉,冇心情呀,GG啦今次,Natalie block咗我呀!

Ryan:你哋尋日唔係仲㗎咩?

Matin:今朝比佢見到我係隔籬班個女神IG度留「仙氣」兩個字,即刻着晒

Ryan:你又冇啦啦做咩留依兩個字呀?

Matin:⋯⋯純粹對靚嘅嘢發表感想啫!

Ryan:哈,一定係咁啦!

Matin:女人真係好OP,乜都可以搵到!

Ryan:啱呀啱呀!

Matin:喂,唔好hea我啦,幫我諗下點氹返佢啦!

Ryan:佢吃貨嚟㗎嘛,你親手整個紫薯芝士拉絲蛋糕,係佢樓下等到佢落嚟,比個驚喜佢囉。

Matin:咁嘅聽落去⋯⋯

Matin的手機有新訊息彈出。

Matin:Natalie搵返我啦,哈哈,yeah!

Ryan:你走啦,我唔想搞大件事呀

 

潮語翻譯蒟蒻

揈:由「吊吊揈」衍生,指在無聊的狀態下四處遊走。

GG:為「Good Game」的縮寫,在網絡遊戲的對戰中,輸的一方會說出「Good Game」,後被廣泛應用為大難臨頭,有「完蛋了」的感覺。

放閃:珠寶在光綫的反射下會令人覺得刺眼,而放閃通常指在眾人面前炫耀愛情的甜蜜。

仙氣:讚美女性氣質如仙女一樣,起源於2015年一則高登討論區的帖子。

着晒:指非常生氣,程度就像着火一樣。

OP:為網絡用語「over power」的縮寫,指人或事物的力量極度強大。

Hea:指休息放鬆。

吃貨:內地的流行用語,「貨」指人,「吃貨」指特別貪吃又能吃的人。

雷:源於國語「雷人」,有不可靠的意思。

你走啦,我唔想搞大件事呀:出自2012年網絡紅人的街頭對罵事件,泛指不想再跟對方對話,應用情況廣泛。

 

潮漲潮退 記載香港歷史

 

時代浪潮從不停歇,有些潮語已被沖得無影無蹤,有些還乘着波浪或進或退,新一些潮語又從波浪的撞擊中拼出。早前網上流傳一條「95後與00後潮語」的訪問片段,令不少人感嘆「潮漲潮退」的速度快得令人難以察覺,其實潮語演替有其規律,潮語的價值除了在於趕上潮流之外,也是每代香港人口述的民間歷史。

 

 

李嘉亮 《粵讀粵有趣》作者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語文及通識教育學系一級特任導師

 

潮語變化 人人造詞

阿婆年代的潮語說出來大家不明白,即使明白也可能馬上起雞皮疙瘩,新舊潮語的形成無論在傳播方法,還是內容上其實也有不同特色。李嘉亮認為:「在五、六十年代,香港人的娛樂較少,加上潮語以口耳相傳,較難找到其他詞彙代替,因此潮語的生命周期比較長。而現在互聯網發達,消息傳播的速度快,大家很容易被新鮮的事吸引和感染,潮語的生命周期變短了。」綜觀2000年以後的潮語,的確很多也出自網絡,如「巴打絲打」、「GG」、「FF」等等,「潮語的創造者多數包括明星、政界名人,以往不少潮語出自影視文化,大家都是使用者,但現在大家藉着網絡成為了創造者,反過來影響傳媒的用字。」李嘉亮亦指舊潮語多是句子形式,現在則流行單音節,如「侮辱」變成「辱」,「觀音兵」變成「兵」。李嘉亮認為潮語可由多個角度分類,按使用的人群,如年輕人、網上討論區、朋友圈、大學生等等,亦可分為諧音(如「巧驚驚」、「滾動」、「阿蛇」、「些牙」)、外來語(如「達人」、「電車男」)、社會事件(如「你有壓力我有壓力」、「榴槤乜乜乜」)。另外,以前潮話多圍繞衣食住行等家務事,現在的潮語多有關娛樂、政治,而且他亦發現現在不少潮語都有「捉錯處」的特質,例如「明張目膽」、「厚多士」等等。

 

妙用修辭 擬物形象化

「潮語」與「潮着」的重點同樣是「潮」,李嘉亮認為潮語就像時裝一樣,「流行甚麼大家就會穿甚麼,但如果衣服用料好,就會比較耐用,而且也會有復古風潮。」能掀起潮流的潮語通常有強烈的修辭特色,令人輕易想像到具體畫面,「當中不少運用了摹描的技巧,如『着晒』比『嬲』更形象化;取代了『宅男』的『摺』令人聯想到不再使用的枱凳被冷落在角落,這運用了擬物的修辭手法。」他認為修辭手法愈生動易明,潮語的生命周期就愈長,例如「吹水」令人聯想到口沫橫飛的樣子,至今仍被廣泛使用,其後衍生出單音節「吹」字的用法。另外,委婉手法在潮語中亦很常見,如有人會怕「Gay」帶冒犯的意味,於是「Hehe」便成了非常熱門的替代詞,字面的形象亦令人輕易聯想到其意思。

 

記載社會面貌

有指00後與90後的潮語已大為不同,李嘉亮認為其界綫其實尚不清晰,兩代仍然共用着大部分的潮語。不過他認為潮語的其中一個功能是身分認同,對年輕人來說特別重要。年輕人希望藉新一套語言來區分自己和年長的人,藉此增加身分認同,因此潮語會不斷推陳出新。

由於不少潮語都以婉轉手法來表達社會的禁忌,因此有人認為潮語的數量與社會的封閉程度成正比,但李嘉亮認為任何一種語言都存在潮語,潮語取諧音、委婉是出於「好玩」的心態,潮語最主要的用途是記載社會面貌,未必與社會的壓力成正比。李嘉亮以代表「可愛」的潮語為例,「五六十年代會使用『嗰制』,後來流行用『女贊﹙音同「盞」﹚鬼』、『趣致』,八十年代開始,英文在香港的地位不斷提高,因此大家常用『cutie』,後來日本文化在香港流行,於是大家常說『Kawaii』,現在大家則會說『好得意』的近音字『巧打耳』。」有潮漲就會有潮退,說不定「潮語」這個詞在某一天再沒人使用,不過見證了潮語的更替也代表見證了香港社會的變化。

文:趙韻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