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導演編劇生力軍 港產片迎難而上 2017.04.26
17191 17191

光影世界的魅力教無數人陶醉,即使港產片市道低迷,仍有不少人把電影視為夢想。如果不想電影只是一場夢,要把腦中的畫面呈現,就要面對林林總總的挑戰。導演和編劇雖然不是站在鎂光燈下,但憑他們不滅的熱情和創意,一部電影才能克服重重困難而誕生。

生涯規劃



甄栢榮,2007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導演系。曾參與荷里活電影《盜墓迷城3》副導演組工作;擔任《72家租客》、《出動啦!朋友》、《全力扣殺》編劇以及《正義雄師》動畫導演,上月上畫的《救殭清道夫》是他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現為「電影編劇協會」成員,亦是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編劇課程講師。





On call 365日

甄栢榮雖然自小喜愛港產片和科幻片,但從來沒有想過入行,及後就讀演藝學院,發現幕後工作十分「好玩、瘋狂」,從此離不開電影業。畢業後跟師兄毛遂自薦,在《盜墓迷城3》擔任場記,之後十年以編劇工作為主。

甄栢榮指編劇總是不停地開創作會議,工作時間不定,難有私人時間,尤其在拍戲時,就像隔離在另一個世界;他在《72家租客》中擔任場記和編劇,他回憶道:「兩、三日不眠不休地拍攝,之後再去傾劇本,人生未試過如此辛苦!」那樣的「非人生活」現在談起來卻是笑聲連連──場記要站在導演旁邊為導演傳聲,有一次他已工作了三十多個小時,精神恍惚下好像聽到導演說「CUT」,他就大聲地喊出來,那場戲有多名資深演員,大家都非常愕然,甄栢榮笑說當時真的十分尷尬。

編劇求才若渴

就讀導演系的甄栢榮表示,通常沒有劇本會交給新導演,因此他才開始寫劇本。他喜愛創作輕鬆喜劇和奇幻故事,認為現實沒有的事,寫起來特別有意思,「以前演藝學院的老師問我們為甚麼人需要故事,而答案是因為故事能圓滿這個世界。」他認為,如果將編劇與導演作比較,編劇比較貼近創作,導演很大部分的職責是解決問題,包括人際關係、演員、場地,務求令電影逐漸接近劇本。

甄栢榮亦指編劇的工作較沒有保障,即使拍成電影亦可能收不到相應的酬勞,而且劇本創作處於一部電影的早期階段,容易「胎死腹中」,導演的工作則相對較穩定。因此,香港編劇的流失率比導演高,正正有感電影業渴求編劇人才,他才到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擔任編劇課程講師,希望逐漸改善電影業制度的上問題,令更多年輕人入行。


●《救殭清道夫》是甄栢榮入行十年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於今年三月上映。

電影人同舟共濟


拍電影日夜顛倒,收入不穩,但甄栢榮表示最苦的是身邊的人不明白自己在做甚麼,「會覺得自己『不正常』,不能為自己的生活下定義。」他坦言常常都氣餒得想放棄,而堅持下去是因為電影業的同僚。他在工作中認識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難忘一起「度橋」的快樂,亦發現原來不少大明星都沒有架子,「其實整個行業的人都在『捱』。」團結的氣氛令他留下,跟其他人一起捱下去。

不少年輕人都對電影業感興趣,但踏出第一步的人卻少之又少。甄栢榮認為任何性格的人都有潛質擔任導演和編劇,因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可以成為說故事的人,最重要是相信自己能做到。他說自己以往不喜愛與陌生人接觸,但為了和不同的人說自己構想的故事,他慢慢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障礙。

甄栢榮認為,有意入行的同學須先做好心理準備,不要輕易放棄,他亦覺得「吸引力法則」非常有效,大家可以不斷將自己的理念告訴其他人,這樣就能吸引其他人來一起達成目標。他建議大家不停創作之餘,亦可多參加短片比賽,現時攝影工具普及化,而且作品精采的話能在網上引起迴響,增加入行的機會。


●甄栢榮(左二)認為電影圈的同僚是令他繼續努力的主因。



編劇/導演入行小檔案

起薪點:編劇收入不定,香港的編劇新人一套戲可以收一萬多至四萬,內地可達三十萬;導演的薪酬較高,但每人情況不一。

性格:熱愛創作故事、堅持信念

課程:香港演藝學院、香港浸會大學、城市大學、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等,皆有開辦影視課程,以HKDI的電影及電視課程為例,約有60%學生畢業後會從事影視製作行業。

出路:電影、電視、廣告製作

載自2017年4月26日《S-file通識大全》

文:趙韻清 圖片:受訪者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