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文字盛宴 讀得滋味 2017.04.07
17142 17142

飲食界KOL之路

 

現代人不是用腳來找地方吃飯,而是通過食評網和社交媒體的搜索引擎,於是人人都成了「食家」,用手機一拍,再加上幾句評語,早午晚三餐都躍然網上。食評影響力可大可小,能讓一家食店客似雲來,也可以令其臭名遠播,其實早有一群「吃貨」前輩擁有這樣呼風喚雨的能力,想成為「飲食界KOL」,不妨向這群懂吃又懂寫的飲食作家偷師。

 

考究食材 下廚無難度

不要以為飲食作家只是一群嘴饞又嘴刁的家伙,只會蹺着腳等人把菜送上,其實他們之所以能明辨食物的高低,源於對食材和煮法近乎執着的考究。一般人只知大閘蟹的美妙,著有《人間食神》的薛興國卻跟大家娓娓道來椰子蟹、石蟹、旭蟹、「奄仔」等各種蟹的獨特之處。台灣居港作家蔡珠兒鍾愛蔬果,她為甜菜寫下〈甜菜正傳〉,列出四大品種,細說可供食用的部分,再探討各國的食法。老饕可不滿足於紙上談兵,蔡珠兒熱愛宴客,鋼筆換成鑊鏟,「把作品寫進客人的肚子裏」,甚至還親自下田種菜,寫下《種地書》。談到烹調,林文月的《飲膳札記》一邊記敍回憶,一邊仔細地記下每種食物的烹調方法,雖不是食譜,但讀者也能按圖索驥。

 

〈蘿蔔糕〉 (節錄) 林文月

首先,把米漿放容器內;次加刨好的蘿蔔絲,一面用洗淨的手,憑着手指的觸覺,將米漿結成塊狀的部分搓開,使與蘿蔔絲均勻融合;最後撒入炒妥的配料及泡過水的花生粒⋯⋯即使炒配料不多不少恰好,也應預留一些濾去湯汁的部分,以為撒布糕面之用。

 

周遊列國 見多識廣

離開是為了回來,「好」這個概念是比較得出的,無獨有偶的是,不少飲食作家都擁有周遊列國的經驗。台灣作家韓良露足迹踏遍六十多個國家,曾經旅居倫敦,著作《微醺之戀》用文字建構世界的美酒版圖,包括〈那帕山谷的葡萄酒莊夢〉、〈在雅典喝古代蜂蜜酒〉、〈日本吟釀之歌〉等等。最為港人熟悉的蔡瀾可不只會去菜欄,他曾前往日本留學,出任電影監製時遊歷世界各國,別人睡不着會數綿羊,而他卻依英文字母順序數各國美食,「G、希臘。天下最美味的烏魚子,來自希臘,當然要配以一大瓶的OUSO酒。H、荷蘭。街邊檔的生醃鯡魚,愈肥大愈好。不能切斷,仰起頭來整條從頭咬到尾。I、義大利。生火腿夾蜜瓜。沒有一個國家做得比她更好的火腿,甚至西班牙黑豬或中國的金華。」如此霸氣的數綿羊方式,只有飲食作家才能做到。

 

見解獨特 品評新角度

食物始終有限,但落在飲食作家筆下卻能變出無限樣子,每一個飲食作家都能以獨特的角度去詮釋一種食物。蔡珠兒在《南方絳雪》以荔枝為題,反思食物與性別權力的關係:「荔枝意象與冰肌玉膚糾纏黏連,活色生香,遂成為男性文人的慾望之物⋯⋯他們編撰的荔枝故事,到底是把荔枝性慾化為『他者』,滿足男性的綺思艷想,還是把荔枝當作自我投射,託寓自己不彰的才能與身分呢?」政治學講師及時事評論員蔡子強擅長把食物與政治這兩件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梳理出有趣的關係,《大人們的餐桌》揭開政界人物看似不吃不喝的神秘面紗,原來墨索里尼對美食無感,希特拉則是位素食者。食物也可成詩,筆名也斯的著名作家及文化研究學者梁秉鈞把食物寫成人,寫成地方,把後殖民地思緒和愛情都藏在食物中。

 

〈香港盆菜〉(節錄)選自《蔬菜的政治》 梁秉鈞

應該有燒米鴨和煎海蝦放在上位

階級的次序層層分得清楚

撩撥的筷子卻逐漸顛倒了

圍頭五味雞與粗俗的豬皮

無法虛排在高處只能隨時日的消耗下陷

不管願不願意亦難不蘸底層的顏色

吃久了你無法隔絕北菇與排魷的交流

關係顛倒互相沾染影響了在上的潔癖

誰也無法阻止肉汁自然流下的去向

最底下的蘿蔔以清甜吸收了一切濃香

 

細嚼生活 煮字有法

 

食是每人每天必然會做的事,大部分人不能飛到異國千里覓食,食的也不是珍饈百味,但其實每一道尋常不過的食物都值得成為筆下的主角,能不能為它度身訂造一個好故事,視乎你的觀察力和想像力。

 

寫食物 記錄生活

不少愛寫作的人費煞思量尋找寫作題材,卻無視眼前的食物。愛煮愛吃又能寫的恒生管理學院中文系助理教授郭詩詠回憶寫食的緣由是《字花》,當時《字花》開設了「文學廚房」的新專欄,擔任編輯的郭詩詠便獻出她第一篇寫食的文章。喜愛美食和下廚不在話下,但為何想用文字去表達美食呢?「我把食物文學當作是練習寫作的一個方法,大家經常提倡文字可與生活結合,而食物文學正是一個實踐的方式。」寫作不是大作家專利,也不只是文青的指定動作,郭詩詠說希望在忙碌的生活中可以靜下來寫寫字,而食物就是最貼身的媒介,寫食物也等於記錄生活。

 

食物的意義 觀照文化

「記錄生活」像是手機或相機的廣告標語,在記錄影像易如反掌的年代,用文字記錄食物似乎是自討苦吃,郭詩詠說:「圖像訴諸視覺,較為直接,食物的顏色和賣相都可以直接看到,但文字可以不斷擴大有關食物的聯想,補充回憶、食物的文化背景、社會人情等等。」郭詩詠最喜愛的飲食作家是杜杜,她認為杜杜形容食物的筆墨不多,但特別的是作品會探討食物在文學作品中的意義,例如在〈張愛玲只准夫妻同枱吃飯〉一文中解析,原來在張愛玲的作品中,不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不曾同枱食飯,「講求寫實的話看食譜不就可以了,記敍性文章有文學性,因為可貴之處不在於真實,而是想像力。」

對郭詩詠來說,食物文學的作用是要製造人對食物的期待和食慾,她希望文字能把平平無奇的食物變得有趣,提升他人對食物的興趣。文字和食物能迸出火花,但兩者仍需要磨合,郭詩詠以煮食教學為例:「拍片會比較仔細,文字容易令人覺得累贅,因此既要顧及可讀性,又要保持趣味,難度正是要在其中取得平衡。」唐伯虎作〈除夕口占〉:「柴米油鹽醬醋茶,般般都在別人家。歲暮清閒無一事,竹堂寺裏看梅花。」食物是必需品,因此也常被人視為庸俗無聊之事,但郭詩詠認為食物的意義應多於此,「食甚麼、怎樣食、如何煮,都是文化的體現,也反映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她總結道:「食物可以為生命帶來趣味。」

要找有趣的事不用走到天涯海角,低下頭一看,就會發現盤中的世界如何多姿多采。

 

今日菜單

 

《S-file》編輯室位位都是「吃貨」,三位編輯和記者小試牛刀,炮製了三篇有關食物的短文,有請郭老師試食!想寫食寫得出神入化,齊來偷師學藝。

 

燉蛋教學 蜜柑

超簡單!無需焗爐!

在家也能做燉蛋!

材料: 蛋黃一隻、糖一大湯匙、牛奶一杯、雲呢拿油幾滴。蛋黃打散。牛奶加熱,落糖。加入蛋黃,攪勻。加雲呢拿油,攪勻。混合物隔篩倒入碗內。蓋上錫紙,中火蒸十幾分鐘即成。簡單到不得了~~快來試試看!

 

點評:文章不斷強調做法簡單,使用了很多感嘆號和短句,節奏明快,沒有修飾語,文章的好壞視乎其目的性,如果這是用作簡易教學,便可說是成功傳遞到「簡單」這個訊息。如果作為煮食教學的一篇正式文章,感嘆號的確被濫用了,而且詞語運用可以更多元化,另外想減少文章的「速食感」,就要將短句變作完整句子。

寫食小貼士:即使是煮食教學,也可以運用較知性的寫法,例如加入食物的文化背景,這種寫法令讀者學到新的東西,感覺新鮮。

 

雲南米綫 Amber

我家樓下有間雲南米綫小店,跟街邊那幾百間米綫店完全不同層次,一捧出來就聞到好香,米綫好食,又滑又爽,酸菜很酸,不臭,還有葱、花生、木耳絲、腐竹、芽菜、韮菜,加上我最愛的芫荽,我最愛一啖全部放進口中!最重要的是辣油,很辣,真的很辣,但又不是「死辣」,這裏每天都擠滿了學生哥,生意很好的呢!

 

點評:作者認為文章的小店與其他的米綫店完全不同層次,應該要多加解釋如何不同。文章羅列了米綫中眾多的材料,另外重複「辣」這個字,關於辣味這一點可以多加發揮,例如可運用誇張,並把辣味量化:「辣得像吞了一百隻辣椒」,亦可以與其他食物比較,表達辣的程度,如辣得像水煮魚還是辛辣麵。另外再解釋何謂「死辣」,辣味還可以摻雜其他味道,可能要等一會兒才能嘗到其他味道。高班的同學除了寫一吃下去的味道外,還可以嘗試寫味道的層次和變化。最後文章指這間小店有很多學生光顧,可以再解釋這間小何特別適合學生。

寫食小貼士:不少飲食作家都愛把食物與人情連繫,還有自己的回憶,這樣讀起來更容易令讀者有共鳴。

 

芝士熔岩蛋漿飯 素素

潮流興食芝士熔岩蛋漿飯,貪新鮮即管一試。想不到,芝士無芝士味,蛋無蛋味,只是加冷飯隨便炒一碟,完。一堆幼短條狀芝士倒入飯堆,又紅又黃,熱熔後製成品黏成一團,真心像一堆嘔吐物。沒錯,整道菜,拉絲是賣點,但賣相極差,似鞋底遇上香口膠,冷卻後又硬又無味,好難受啊!

 

點評:「芝士無芝士味,蛋無蛋味」雖然看似廢話,但其實也頗符合現時食材不新鮮的情況。文中運用了不少比喻,如「嘔吐物」、「鞋底遇上香口膠」。不過文章的組織比較散亂,描寫食物有不同層次,如味道、賣相、煮法,按次序描寫會比較清晰。另外「好難受」這個感覺可以表達得更具體,到底難受到甚麼程度呢?直接使用「味如嚼蠟」的話缺乏新鮮感,也不生動,不過大家可以由此作個比喻,例如「難受如吃了蠟燭一樣」。

寫食小貼士:描寫食物時可多加想像力,而非白描。由於食物對人來說過於熟悉,因此我們要將食物「陌生化」,重新認識食物,例如把食物的特性與一種性格連繫。

文:趙韻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