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大話古代地產 2017.03.21
17026 17026

古代漫漫置業路

  一個大學生,二十出頭,已經在淺水灣買了物業,為甚麼?原因可能有三:一,他老爸姓李名嘉誠;二,他在玩大富翁;三,他在做白日夢。

  在香港,想上車買樓,真的等同發夢。大約十年前,大專生月入可以在太古城買到2.4平方呎磚頭,但近年只能買到0.8平方呎。置業愈來愈難。

  阿Q一點,房屋問題不是今天才有,從前的人也受過這種苦,包括蘇轍、白居易。

  想了解他們怎樣慘嗎?上車吧,看看從前的上車情況。

 

 

西漢人人有屋住

  在中國,不同朝代有不同的房屋狀況。活在西漢大概最幸福,因為那時的政策是人人有屋住。據《千年樓市:穿越時空去古代置業》揭示,在西漢初年,全國人民,下至百姓上至高官,都可以分得田地、房子。當時的分房分地律令這樣寫「徹侯受百五宅,關內侯九十五宅,大庶長九十宅⋯⋯公卒、士伍、庶民一宅,司寇、隱官半宅。」簡單來說,爵位不同,分到的不動產不同。爵位愈高,分得的土地愈大,房子愈多;即使沒有爵位,也能分一份,像公卒(普通士兵)、士伍(另一種士兵)、庶民(沒有爵位的平民),甚至司寇(輕刑罪犯)、隱官(另一種罪犯),也都可以分得土地、房子。沒有人要為住屋煩惱,真是人間天堂,叫人「葡萄」呢。

 

 

樓市雙辣招

  儘管西漢時期人人有屋住,不過因為生活需要,市場上還是有房產交易,只是不像現代這麼頻繁。當時的房產交易有個相當有趣的限制,就是「欲益買宅,不比其宅,勿許」。你想買樓嗎?可以,但有個條件,你只能買你現有房子旁邊的房子。為甚麼政府要推出這「辣招」呢?概括來說,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易於管理。限制你只能買鄰近的房子,變相把你的家庭固定在某個地方,管理會較方便;第二,政府不想看到有土地兼併的情況,所以一方面限制購買,「不比其宅,勿許」,另一方面限制出售,「受田宅,予人若賣宅,不得更受」。國家分給你的房子,你可以賣掉,但賣了以後不能再申請分配。這些措施防止了大規模的土地兼併,令土地不會集中在少數大地主手上。

  到了唐朝,政府進一步「加辣」,推出持續達一千多年的政策──「求田問舍,先問親鄰」。出售土地和房產,得先問問親戚和鄰居買不買。北宋的規定更細,定了徵求意見的順序:先問房親,房親不買,次問四鄰。在現代人看來,這個限制自然很奇怪。買樓賣樓不是雙方你情我願就夠嗎,為甚麼還得徵詢親戚、鄰居的同意?這是有原因的,其一,政府希望減少住屋交易,增加人口遷徙的難度,以便管理;其二,此舉可以保護宗族財產,不會隨便被人挪動。古時中國沒有所謂私人物權,不動產既屬於個人,又屬於族人。祖輩遺留的房屋,如果未經族人同意就拿來出售,必然會引起糾紛。因此政府定出「求田問舍,先問親鄰」的政策,避免同族鬥爭,維持社會穩定。

 

 

唐宋無殼蝸牛

  香港的房屋極難高攀,大部分人只能慨嘆,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但其實,某些朝代的樓價,也一樣令人咋舌,例如南朝的樓價就很驚人。《千年樓市》指出,南朝有個王琨,在廣州買了一所房子,盛惠一百三十萬錢。那即是多貴?給大家一點概念吧,史書《南齊書.列傳第二十七》有山陰縣人收入的記載,「其民資不滿三千者,殆將居半」,收入只有幾千錢。按此計算,當時樓價是一般人入息的幾百倍。明朝「好一點」,《金瓶梅》第五十六回寫到,一套四開間的房子,要三四千兩銀。而當時的七品官員,年薪是三百五十兩銀。也就是說,即使是國家公務員,也得不吃不喝十年,才能買到房子。對古人來說,置業也是個難題。名人如白居易、蘇轍也吃過苦頭。

白居易

  白居易二十九歲考中進士,三十二歲進政府當校書郎(校對)。但存錢存了十年,還是不能在首都長安買房子。後來他覺得不是辦法,跑了去陝西渭南縣置業,平時在長安租房子住,到了假日才回渭南的家。這跟現代人很相似,市區買不起樓,只好買郊區的。

蘇轍

  大家熟悉的「三蘇」──蘇洵、蘇軾、蘇轍(當然不是李氏父子了),也曾為置業操心。蘇轍做官做了幾十年,到七十歲才買上房子。這之前,他曾經寫過幾首詩,訴說「無殼」之苦,子孫都跟他抱怨,像〈李方叔新宅〉:「我年七十無住宅,斤斧登登亂朝夕。兒孫期我八十年,宅成可作十年客。」或〈買宅〉:「我老未有宅,諸子以為言。」真是難為了這個父親呢。

 

 

有樓萬事足?

  就算好不容易成功上車,也不等於煩惱告一段落。北宋建國不到五十年,杭州開始吹起奢華之風,建築材料日趨高檔,像以青磚取代土坯,以紫壇取代榆本。這些材料一點也不便宜,不是人人都用得起,但只要大部分人都在用,就會構成壓力,迫你也不得不用。結果很多人為了讓面子掛得住,不惜跟人借錢,建高級住宅,成了現在所說的「樓奴」。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人,浙江最多。古籍《說郛.卷二十五》提過這情況,「其或借債等,得錢首先充飾門戶。」甚至有人借錢買高級的宣紙浸濕搗泥,摻和白膠抹牆,據說能讓牆面更光滑。這樣勉強充大頭鬼自然要付出代價,生活得節衣縮食,家裏沒有隔夜糧,沒有一件好衣服,連被子也得跟別人借。有樓煩,無樓也煩,這種苦況,古今皆然。

 

 

超級睇樓王

  自然,也有人不用為買樓發愁,例如皇帝,或者富豪。那些富豪要愁的,只有怎樣把豪宅的豪表現出來,柱子有多粗弄多粗,雕刻有多細雕多細。以下豪宅可以說是當中的樓王,富麗堂皇,美輪美奐,大有參觀的價值。香港那種插針見縫勉強建起來的所謂豪宅,絕對不能相提並論。

胡雪巖故居

  胡雪巖是有名的商人,清朝時利用官場的人際關係跟洋人做生意,累積了大量財富,是官商合作的典範。他在一八七二年斥資於杭州興建豪宅,用料全屬上乘,像楠木、花梨、紅木、黑木;宅第的亭台樓閣設計巧妙,園林布局冠絕江南,所以有「江南第一豪宅」的美譽。和樂堂是其中的主要建築,內裏設計考究,梁柱用的是南洋杉木,門窗、隔扇用的是紫檀木、樺木、花梨、酸枝。「和樂」見於《詩經.小雅.常棣》︰「兄弟既翕,和樂且湛。」形容兄弟相處和樂融融,也許那是胡雪巖希望一眾姨太太能融洽相處的願望?胡雪巖後來因為投資失敗而弄致破產,他的居所也隨之荒廢,直至一九九九年才進行復修,列為文物保護單位。

 

人生的意義

  安居樂業,毋庸置疑,是大部分人的願望。事實上,主導中國文化的儒家思想,也很重視滿足人民的生活需要,做到安居樂業。香港大學中文學院鄧小虎博士(小圖)表示,儒家認為治國應該分為三個階段:庶之、富之、教之。這個說法出自《論語.子路》,孔子跟冉有說明治國之道,「庶之」指增加人口,增加勞動力,「教之」是教育民眾,而「富之」是讓民眾富起來。儒家把生活富足看得相當重要。

  然而,安居樂業只是一個階段,不是我們人生最終的目標。南宋詞人辛棄疾的作品〈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有這樣一句話:「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白話大約是,如果我只會置田買屋,見到像劉備那樣雄才大略的人,只怕會羞愧死。辛棄疾的訊息再明白不過,就是做人不應該只為「求田問舍」營營役役。儒家也有相似的看法。鄧小虎說,在儒家思想中,只有生活過得好是不夠的,我們應該還有別的追求。如果你是文人,有一番抱負,自然就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但鄧小虎謂,不是人人都想從政,要治國平天下。那普通人的話,物質之外,應該有道德的追求。做個有道德修養的人,孝敬父母、跟兄弟姊妹相親相愛、對朋友有信。

  這個世界不是只有工作儲錢,買樓供樓,還有親人、好友和愛呀。

文:萑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