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看不見的弱勢社群」 手語不通 社會難共融 2017.03.13
16968 16968

今年一月的時候,有立法會議員提出,將手語定為官方語言,但遭到否決;早前有聾人與家人發生爭執後,因到場警員及醫院沒有手語翻譯,雙方產生誤會,結果該名聾人被送到專治精神病的青山醫院,引起熱議。對比起輪椅和盲人手杖,助聽器較難被人察覺,故聾人被形容是「看不見的傷殘人士」,經常受到忽視;然而,一些改善聽障人士的設施,其實普羅市民也能受惠。

社會共融,還須各方配合。

時事專題

今日香港


主題:生活素質

探討問題﹙按教育局指引﹚
‧香港居民對不同層面的生活素質的優次有甚麼不同看法?
‧哪些方面的生活素質被視為最重要?哪些被視為最急切的需要?甚麼人可作出相關的決定?為甚麼?
‧不同人士或機構能為維持或改善生活素質作出甚麼貢獻?有甚麼障礙?在沒有清除障礙的情況下,哪些群體最受影響?
‧香港居民對不同層面的生活素質的優次有甚麼不同看法?
‧哪些方面的生活素質被視為最重要?哪些被視為最急切的需要?甚麼人可作出相關的決定?為甚麼?
‧不同人士或機構能為維持或改善生活素質作出甚麼貢獻?有甚麼障礙?在沒有清除障礙的情況下,哪些群體最受影響?





辦手語日 推廣學習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香港有超過十五萬名聽障人士。聽力受損大致可分為輕度弱聽、中度弱聽、嚴重弱聽及深度弱聽,而聽力受損的成因則分為外耳、中耳及內耳問題引起的聽力障礙。即將踏入五十周年的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一直跟進聾人服務,包括教育、就業、康樂、輔導、手語翻譯及培訓、言語治療、聽覺及醫療等;亦為有需要的聽障人士提供獎學金、儀器支援,並為家長提供教育聽障兒童的知識等,去年便舉行了手語日,推廣手語學習。

翻譯服務 非隨傳隨到

該會總幹事黃何潔玉(見下圖)表示,目前在法庭聆訊和警署擔任手語翻譯的資深傳譯員約十人。另外,由香港復康聯會、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和康復諮詢委員會共同設立的《香港手語翻譯員名單》,列載本港可提供手語翻譯服務人士約有五十五人,他們需於兩年內合共提供不少於二百小時的手語翻譯服務。然而,黃太解釋,翻譯員並非「隨時候命」,須要事前預約,「如果發生衝突,沒有傳譯員在場,因為溝通方便,大家偏向相信健聽人士,好像新聞事件中的主角(被送往青山醫院),其實大家應尊重聾人表達的機會。」

突發事件 難以掌握

對普通人來說,現在是資訊爆炸的年代,隨時出現訊息疲勞;可是對聽障人士而言,身處的仍然是資訊不流通的社會。黃太指,現時除了港台,其他電視台的新聞並無提供手語翻譯,每當出現突發新聞,可能緊急到連字幕都未有,他們往往未能第一時間掌握事態發展,尤其是佔中期間,「突發事故形勢急速變化,無形中是剝削他們獲得即時資訊的權利。」

對比其他亞洲地區,台灣是最早在新聞時段提供手語翻譯,內地甚至連澳門現在也有新聞手語翻譯,唯獨香港在這方面依然落後,本地電視台更只在晚上七至十一時的黃金時段提供字幕,跟不上社會需要,「我們曾經與電視台商量,但對方認為畫面上多了一格手語翻譯,會影響視覺美感,所以一直拒絕跟進。」





小設施大幫忙 大眾亦受惠

手語翻譯一般以時薪計算,除了面對面的傳譯服務,隨着科技發展,由以往使用傳真和SMS溝通,現時也有視像會議能夠使用手語翻譯,更加即時和靈活。

增Apps服務 惠及大眾

黃太指出,智能電話愈來愈普及,聽障人士的生活的確較前便利,如關於天氣和交通,可以使用不同的Apps獲得資訊。不過她期望,銀行和公營機構等,可以盡快推出WhatsApp熱綫服務,「聾人最擔心是遺失信用卡,如果剛巧非辦公時間,便難以第一時間到銀行通知處理。若能夠以WhatsApp聯絡的話,可令他們更安心,而且這些服務不止惠及聾人,一般人也可以使用,希望各大機構考慮提供此類服務。」

設幕門閃燈 減免意外

黃太續稱,很多看似很「小兒科」的措施,其實可以大大改善聾人的生活質素,其他市民也可受惠,偏偏就是欠一步。以乘坐港鐵為例,每次列車關門前,站內會響起「嘟嘟嘟」聲響,提醒乘客請勿衝門,以免發生意外,可是聾人是聽不見的,他們看見開了門的列車,只會去上車,不知即將關門。聾人組織曾經多次向港鐵反映,希望效法外國鐵路在所有幕門安裝閃燈,「嘟嘟嘟」響起時便一同閃燈,好似交通燈的綠公仔,提醒別衝門。

「我們甚至找來外國鐵路的片段和他們開會,作為說明例子。但港鐵認為月台安裝了顯示屏已足夠,問題是正在行入列車的乘客又怎會一邊行路一邊打側抬頭看顯示屏呢?」其實當聽覺和視覺同時接收到警號,乘客的警覺性會較高,更有效防止衝門,「港鐵雖然有特別為聾人而設的設施,如豎立耳朵圖案的櫃台,包括諮詢卡和感應環迴系統,不過可以做的,還有更多。」



小巴加按掣 爭取廿年

關於「小兒科」措施與普羅市民的關係,黃太還說了一個小故事。現時部分小巴設有按掣亮燈通知下車的設備,相信很多乘客都有用過,原來這個設置是聾人從殖民地時代開始爭取回來的,足足二十年。

黃太憶述,為方便聾人搭乘小巴,早在彭定康時代已提出如巴士般安裝下車按掣亮燈通知,但當時政府認為一下子在所有小巴加裝有難度,承諾舊車淘汰之時,便會在新車投入服務前一併安裝,可是今年已是回歸二十年,似乎又變成一個「走數」例子。這件事正好說明,聾人生活與大眾息息相關,便利他們的設施,大家同樣用得上。





小結:社會共融 還須努力

黃太承認,聽障人士地位近年雖漸有改善,如工種方面,不再像十年前般只可做清潔、洗碗這類基層工作,現時投身設計或與IT相關行業的聽障人士也不少,如負責資料輸入,又或是婚介設計等,工作多樣化,可惜未必一定同工同酬,被壓價的例子亦不少。

另外,就是與同事之間的溝通和相處問題,須要互相適應,「如果手語能夠普及,可以減少誤會和促進溝通,達到社會共融。」

載自2017年3月13日《S-file通識大全》

文:區美玲 圖:星島圖片庫、受訪者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