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復活記
2017.03.07

字形拯救隊

近年香港興起電腦造字熱潮,「字」出新裁,造字者眾,如「自由香港字形」和「勁揪體」等字體先後問世。外行人以為字形設計只是純藝術美學玩意,但其實每款字形也反映着社會現實和需要,而一班年輕人則堅持重造路牌舊字,為城市存留回憶。

 

獨特監獄體 昔日風行全港

香港人多車多,信步街頭,舉目盡是招牌路牌,構成別具一格的都市面貌,城市急速發展,人對城市的記憶如車窗外景象浮光掠影。不過道路研究社的一班九十後緊盯道路上的路牌,觀察入微,察覺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手造舊字體──「監獄體」。這班年輕人自幼對有關交通的一切入迷,廣至道路規劃,狹至路牌顏色皆無所不好。社長邱益彰(Gary)嗜好是以電腦繪製路牌,過程中他更發現一種獨特字體,「有種路牌字體規格不一,歪歪斜斜,我於字庫中卻找不到相應字體,我非常好奇,思疑這都是人手製作的字體。」他憶述。

上世紀六十年代前,香港路牌字體都沒有劃一標準,多數是手寫楷書再複製;後來香港訂立「上英下中」的路牌文字標準,牌上的中文字根據當時華文界如台灣和日本流行的漢字標準而製,字體風格獨特。那時香港的路牌都由在囚人士以人手製作,他們以印模方式𠝹出白色字,再貼上藍色路牌,故Gary把這款香港獨有的字命名為「監獄體」。九十年代中,電腦字普及,政府以電腦字全真粗黑體,取代舊有監獄體。由於監獄體會隨路牌更換而消失,道路研究社遂於去年十月發起「監獄體重現計畫」,以電腦重製舊字,保留特色。

 

喇叭體與異體字

  • 監獄體的橫綫呈喇叭形,頭尾寬闊,中間偏窄。

 

在外行人眼中看來,路牌字體千字一律,如何才能分辨出監獄體?Gary解釋:「與其說監獄體是一種字形,我會認為這是一種風格,其中最顯而易見的特色是喇叭形的橫綫。」所謂喇叭形,即頭尾寬闊,中間偏窄,如右上圖的「一」字。監獄體的另一特點在於其「異體字」。使用監獄體的路牌於數十年前製成,字體參考當年流行的傳承字(即歷史流傳下來的楷書字體),部分文字的寫法與今日標準不同,例如「朗」字以一橫取代一點,「場」字中的「曰」字之上,又多了一撇一橫。Gary認為,這類寫法懷舊,蘊藏一代人的集體回憶,「我小時候從路牌認字,至今寫字方式也堅持與路牌所寫一樣。老師常以此為錯字,但這極其量只是舊式寫法。」這些「異體字」被現今制度定義為錯字,路政署更強以新字牌覆蓋舊字,感覺突兀,社員都大嘆可惜,「這些字體確實都曾於香港出現,痕迹卻被硬生生抹去。」標準化的洪流難道容不下一點點差異?

 

 

  • 在舊式寫法中,「朗」字以一橫取代一點。

 

地圖實景 借助網絡大神

監獄體如風燭草霜,社員要四出觀察路牌。香港公路四通八達,路牌多不勝數,要逐塊記錄耗時失事;可幸科技發達,網上地圖街景服務正可解決問題。通過瀏覽Google地圖街景,社員可沿路查看路牌,如牌上字體似是監獄體,即會記錄在案,其後再到現場拍攝,有時也有不少熱心網友提供相片,如確認屬監獄體,社員即會以繪圖軟件仿製。

 

爭分奪秒 快拍路牌

儘管科技發達,時間依然是記錄監獄體的最大敵人。網上地圖的街景早於六年前拍攝,城市變化日新月異,路牌因道路工程或交通意外等原因而被更換,社員有時滿心興奮到場拍攝,最後卻空歡喜一場。Gary無奈說道:「有次我踏單車出遊,發現疑似監獄體,打算擇日經過再拍攝;豈料再訪之時竟遍尋不獲,原來已被拆掉!」

 

 

  • 圖為四位道路研究社成員,左起:羅柏軒、社長邱益彰、林樂豪、吳灝民。

 

按部造字 日後或墓碑留名

「監獄體重現計畫」分兩階段,社員先收集全港接近四百塊印有監獄體的路牌相片,再按圖造字,Gary表示,「仿製過程基本以相片為底,再直接沿字形勾繪出相應綫條。通常數分鐘至三十分鐘便可仿製一字。」首階段他會先造約五百字。「監獄體重現計畫」開始至今未足半載,研究社已經重製超過三百六十字。完成首階段後,他們計畫組合既有的字體部首,再造新字。但這層面牽涉設計知識,造字時要考慮字形框架、間距、粗幼等,殊不簡單,他們期望日後能製作出二千多字供大眾作文書字形使用,「有網民甚至留言說墓碑上的字要以監獄體刻上!」羅在旁笑指。

 

  • 為了讓監獄體重現, 道路研究社成員先收集約四百塊印有監獄體的路牌相片,再按圖勾綫造字。

 

傳承集體回憶

「監獄體再現計畫」傳承本地文化,幾位小子的努力卻反映當局對舊物和字體細節的輕視,「當局動輒便以舊牌字體寫法有誤為由,以新牌取締,既從無打算保留舊式字,又不顧路牌的美觀。」電腦字體潮流不可逆,但社員始終竭力借電腦技術復活舊字,留住集體回憶和前人心血,拾回被城市遺忘的景象。

 

 

自給自足 本土社會本土字

漢字文化圈中,日本的字體設計業最是發達,以往無論是香港,或是曾被日本殖民的台灣亦非常倚賴日本研發的字體。外來字體雖美,但橘越淮而枳,字體始終欠本地風格,加上從應用層面來說,各地漢字寫法規範有別,部分外來字體不合當地文書需要;外來字庫也不支援一地專用的字,如廣東話的「咗」、「嘢」等字,或是台語「」字,華文地區近年陸續設計出本土適用的「在地」字體。

香港:自由香港字形

香港政府早於八十年代時頒布香港中文字的規範寫法,然而香港社會卻未有開發一套符合教育局指引的中文電腦字形,一直沿用標準有異的台灣楷書字庫。一群長者於是於二○一五年着手開發「自由香港字形」,以台灣全字庫楷書為基礎,修改成合乎香港標準的中文字,去年底更開發出四千多個小學生常用字,團隊目標日後能完成二萬多字的完整字庫。

台灣:金萱體

去年台灣有公司設計出「金萱體」,字庫包含台灣常用字,風格帶台灣的「小清新」和「文青風」,除了名稱取自地道台灣茶「金萱」外,字形不同的粗幼選擇以「微糖」、「半糖」等台式飲料店用字命名,實行向台灣飲料文化致敬。有趣的是,由於香港網民也積極支持「金萱體」的集資計畫,設計公司更特意設計香港常用字集,方便港人使用。

 

細讀字體 窺探社會現象

如前所述,設計字體的原因除了為當地文書需要或保育昔日文化外,字體也可反映一地的社會現象。

中國:霧霾體

中國空氣污染非常嚴重,霧霾密布,廣州有美術學生因而觸發靈感,設計出「霧霾體」,諷刺空氣質素問題。「霧霾體」灰灰蒙蒙、字體混濁如同化開、若隱若現,有如受霧霾籠罩的地方一樣。

香港:勁揪體

近年香港社會逐漸重視廣東話被邊緣化的問題,設計師Kit Man於二○一四年「佔領運動」期間創作字形獨特的變形毛筆字「勁揪體」,期望借字體帶出捍衞廣東話和香港正體字的訊息,港足熱潮時,他以勁揪體寫字於紅旗上,更成為支持港隊的一個符號。Kit Man去年年中發起眾籌,成功籌款六十五萬元支援設計。設計團隊計畫兩年內設計出六千隻常用字,今年年初更已開發出試用版。

文:洪量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