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出版新趨勢 作者話事 2017.03.03
16927 16927

自主題材吸引 讀者自然來

 

香港的出版業陷入寒冬已不是新鮮事,網絡發達令大家寧願對着小屏幕也不看書,令書市更嚴峻。出版業看似是死路一條,事實是否如此?有心人依然堅信「路是由人走出來」,定下有意思的題材,改變銷售策略,出版社變成後援協作,或是以眾籌形式面世。沒有大靠山,加強自主性,原來一樣成功,應驗了看似最老套卻又永恒不變的道理:好作品自然有讀者欣賞。

 

獨立來自尊嚴

陳曉蕾新近出版的「香港好走」系列,一書三冊《有選擇》、《怎照顧》、《平安紙》,探討香港人晚期的醫療和護理問題,合共三十多萬字,由歷時三年的採訪,到印刷都是她自掏腰包。成為獨立記者以來,她一直選擇自己感興趣的議題作深入採訪和寫書,曾出版多本得獎著作,包括《死在香港》系列、《剩食》、《有米》等,「陳曉蕾」三字已成了品質保證,有一定捧場客。最近更成立了「繼續報導」(Journalist Studio),希望可以開拓更多空間,讓記者可以得到更多資源獨立採訪。

「香港好走」系列的出書,陳曉蕾在銷售策略上作出了新嘗試,由傳統交由書店發售這一途之餘,另設網上預售。書籍十二月出版,十一月已設立平台預售,鼓勵讀者直接在網上購買,同時舉辦讀書會、工作坊,讀者可以「書籍+活動」一個「套餐」選購,作者的自主性更強,且能直接與讀者接觸,深化和交流對議題的看法,推出後反應不俗,很快便要加印,整個企劃大部分都由她獨自負責,稱之為獨立出版,看似是理所當然。可是,談到這個話題,陳曉蕾經常反思:「甚麼是獨立出版?」

坊間很多人都對獨立出版有參差不同的定義:自資出版算是獨立嗎?還是不在主流出版社出書便算是獨立?與此同時,很多人提起獨立出版,就會想起版稅的問題,認為繞過了出版商,作者多分一點錢,就是獨立出版,但陳曉蕾卻不認同,「很多人會拿着獨立的幌子出書,但出來的水準不如理想,這不是一個樂見的現象。其實獨立出版,不在於金錢收入,也未必在於形式,真正的重點是獨立的精神和尊嚴。」

其實「香港好走」系列的出版,陳曉蕾亦通過出版社,尋找經驗老到的編輯合作,「我曾經收到電郵,有支持我的讀者坦言,因為知道是獨立出版的關係,所以早已有心理準備,書本出來後會『甩皮甩骨』,我當時覺得,獨立出版不一定如此。因此,與出版社聯合出版,最大原因是希望可以確保出版成品的水準,即使是每一個細節,都應該要執着。獨立的意義在於尊嚴,而這份尊嚴,其實就是來自你的專業和質素。」訪問中,陳曉蕾多番強調質素與專業的必要性。對她來說,獨立出版某程度上就是採訪時的獨立精神,而作者話事的地方,就是對出版質素的死命堅持。

「繼續報導」 獨立依然

完成了2013年「死在香港」系列出版後,陳曉蕾努力埋首於張羅「繼續報導」和它之後的出版計畫。「繼續報導」其實是一間由她成立的傳媒工作室,通過這個平台,她希望支持其他記者作深度採訪,推動報道議題,出版有質素的著作,令社會各界對不同議題有更深入的了解。

「繼續報導」下一個項目,是記者林茵的《教育不止一條路》,「其實『繼續報導』的未來是怎樣,是不是一條可行的出路,我也不敢妄下判斷,這一切都只是一步一步的嘗試。」不知前路如何,但仍嘗試勇敢開拓,這不就是一種昂首闊步,特立獨行的精神嗎?然而,獨立,不一定是一個人的事,其實也可以是一團人向着一個願景堅定地走。

 

 

合眾人之力 民間眾籌出版

自資以外,眾籌亦是出版新出路。〈聽陳蕾士的琴箏〉這篇文章對應考文憑試的同學來說,可能是一個新鮮的名字,不過,對上一代會考生而言,這個名字絕對不陌生。這篇當年被喻為「史上最難的會考中文課文」,是《香港語文──聽陳蕾士嘅秘密》一書作者之一的擇言和同代人的集體回憶。擇言現在於香港中文大學進修博士課程,主力研究語言學,致力推廣廣東話寫作。去年,擇言和一班朋友忽發奇想,將這篇文章連同當年初中到會考的廿一篇經典中文範文以廣東話重新演繹,編寫成書,借此鼓勵更多人用廣東話寫作,而且大膽地嘗試利用網上眾籌的方式,將著作自行出版。

「其實眾籌都只是一個嘗試。在香港搞出版,風險不低。如果出版後,銷量不如預期,很可能就會賠本。而眾籌則有助我們根據支持者的數量,量產出版,避免虧蝕收場。」眾籌(Crowdfunding)的概念在外國已經流行一段時間。顧名思義,眾籌就是利用網絡平台,向大眾籌集資本,大眾可以直接支持自己喜歡、或認為有意義的項目,只要達到訂下的金額,項目便得以進行。擇言與友人當日訂下七萬港元的眾籌目標,最終獲得八萬七千元的支持,比預期還要好。最終,由於銷情理想,發行商更要求加印,這次的眾籌出版實驗不可謂不成功。

有利小眾和具爭議性的出版

眾籌的好處,擇言認為除了可以降低風險,更重要的是可以讓小眾和具爭議性的著作找到出版的機會,「如果著作本身比較冷門,如廣東話寫作,又或是具爭議性的內容,出版商或會擔心銷情和市場而卻步。反之,眾籌可以讓讀者去選擇和決定支持與否,『話事權』就會回歸到讀者手中,作者在選材上也有較大的自由度。像這次的項目,我們通過在網絡拍短片和寫文章推廣概念,讀者有興趣和認同廣東話寫作的理念,最終便成就了整個出版項目。變相好的題材和內容,得到更大的生存空間。」

擇言指出,在眾籌過程中,通過與讀者交流,了解他們對著作的期望,也有助他們將書本的內容做得更盡善盡美。由於眾籌成功後,要舉辦活動派書,變相讓作者有機會親身接觸讀者,擇言笑言,這也是一個愉快的意外收穫。

 

親力親為 市場導向

雖然取得了小成功,但擇言也坦言眾籌出版其實「有辣有唔辣」。因為缺少了出版社的協助,由推廣、編輯、校對到其他後期工作,都要由作者和團隊事事親躬,要很大的投入度,「比如,在推廣的過程中,我們曾拍攝短片解釋理念,結果效果不彰,於是我們便嘗試利用其他方法。好處是具彈性,可以即時反應;但壞處就是作者須略懂推廣,否則讀者反應不佳,著作便有機會石沉大海。」

眾籌的特點,就是仰賴讀者的好惡。因此,沒有話題性的著作,或許難以成功,擇言如是說:「比如嚴肅文學,因為缺少話題性,一般讀者未必有太大興趣,這樣也許會抹殺了具質素的題材,也可能會令作者為了成功出版,傾向寫一些話題性強的東西去取悅讀者,而變得單一化。」

 

不論何種形式,說到底,出版不僅是作者個人的事,也與廣大讀者息息相關。作為讀者的你,願意加入一起走嗎?

文:Ry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