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日推夜推 熱潮不退 2017.02.17
16837 16837

解謎無限極

 

熱身遊戲,你猜到以下情節是甚麼小說的橋段嗎?

1. 一個大學生被熱心的鄰居邀請一起去書店搶字典,要把字典送給隔壁的不丹人。

2. 在山泥傾瀉的生死關頭,一個女人只能拯救母親與女兒其中一人。

3. 只要能定義,就等同存在。

4. 姑獲鳥是中國民間傳說中的妖怪,為產婦死後所變,喜愛偷走別人的小孩來撫養。

5.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不少女性為了糊口,不得不成為專門接待美軍的陪酒小姐。

6. 有七班列車陸續抵達各自的終點站,而每班列車都被發現藏有來自同一個人的一截殘肢,唯獨頭部不見影蹤。

 

答案:

全部都是日本推理小說。

1.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伊坂幸太郎

2. 《母性》 湊佳苗

3. 《不會笑的數學家》 森博嗣

4. 《姑獲鳥之夏》 京極夏彥

5. 《零的焦點》 松本清張

6. 《出雲傳說7/8殺人》 島田莊司

 

日本推理小說元素豐富多變,在書業不景氣的時代,卻能經常超過一百萬冊銷量,日推在台灣亦大受歡迎,銷量比歐美推理小說多出一倍,是「大金礦」。日本推理界的狂熱久燒不滅,背後因素眾多,很多日本大學都成立了推理小說研究會,學生討論作品,互相點評,推理夢開始萌芽,眾多推理小說獎項亦是讓新人一舉成名的舞台,不得不提的是日推小說影視化的風氣,當作品被改編成電視和電影後就會聲名大噪,擁躉自然跟着來。

想體會解謎的刺激和樂趣,大師小故事讓你更易進入推理小說的世界。

 

日本推理之父:江戶川亂步

被尊為「日本推理之父」的江戶川亂步,所用的其實是筆名,由「世界推理鼻祖」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的日文發音轉換而成,日本第一篇推理小說就是他在1923年發表的《二分銅幣》。江戶川亂步初期的作品傾向本格派,反應平平,後來則變得十分「重口味」,鬼怪、血腥、殘虐、畸形等禁忌元素共冶一爐,滿是令人心頭發毛的黑暗橋段。他成立的日本推理作家協會以及江戶川亂步獎,幫助了不少新晉作家入行。

 

密室之王:橫溝正史

「我以爺爺的名字作為賭注!」《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主角口中所說的爺爺,便是名探金田一耕助,而創作這位日本家喻戶曉的人物,正是推理小說大師橫溝正史。少年金田一亂認祖宗的行為,曾惹起橫溝正史家屬的不滿,還好經磋商後事件已平息,兩個推理界名人才得以保留爺孫關係。

「密室犯案」是橫溝正史的拿手好戲,亦成為後世編劇的大寶庫,影響力極大。關於小說,還有一個小故事,話說橫溝正史經常以鄉郊的名門望族作為題材,背景多為充滿民間傳說的岡山縣,結果令日本人覺得岡山縣是一個很恐怖的地方呢!

 

貼地題材:松本清張

沒有人想過,一個只有小學學歷、終日為五斗米折腰的人會在日本推理界掀起一場革命。松本清張十三歲開始工作,當過印刷工人,賣過掃把,直至四十一歲才以《西鄉紙幣》踏入文壇,往後創作了一百多部作品。他對社會的陰暗面和制度的腐敗有深刻無比的感悟,故事強調兇手的動機,經常揭示社會問題。《點與綫》的題材正是官商勾結;《零的焦點》則描寫二戰和美軍對日本留下的陰影。松本清張令推理小說「貼地」,叫人感同身受,這種社會派推理從此力壓本格派,成為日本推理主流,甚至稱為「清張魔咒」。

 

國民作家:宮部美幸

有「松本清張女兒」之稱的宮部美幸,不但是社會派的代表作家,還是罕見能在創作上橫跨推理小說、時代小說和奇幻小說三大領域的大眾文學作家。由於作品娛樂性、藝術性和社會性兼備,暢銷實力和讀者群廣泛,故宮部美幸又有「平成國民作家」的美譽。她的作品篇幅長,架構龐大,耐心地以不同持分者的角度去剖析一個社會議題。《所羅門的偽證》討論校園欺凌的議題;《火車》講述現代人因信用卡簽帳及借貸而墮入萬劫不復的地步。她收集題材的方法多是在買菜、散步、坐車的時候偷聽旁人的對話,她還出版了《平成徒步日記》,以輕鬆幽默的筆觸,帶讀者按着江戶歷史遊東京,可見風格多變。

 

暢銷之最:東野圭吾

東野圭吾是日本推理小說的多產王,其中十三部作品改編成電影,二十三部改編成電視劇,在華文市場中是既暢銷又長銷的作者,去年更榮登中國亞馬遜網路書店的暢銷作家榜首,就算在香港的公共圖書館,每有新書上架,預約隊伍必定多達二百人,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東野圭吾不少作品都加入了科學的元素,「伽利略系列」因改編為電視和電影,最為人熟悉,其中《嫌疑犯X的獻身》更奪得多個獎項。有趣的是,「伽利略系列」原著小說並沒有女主角,由於改編日劇中女主角大受歡迎,有見及此,作者在後來的小說系列中,重新加上女主角的角色,是讀者和作者互動的成功例子。

 

日本推理小說關鍵字:

本格派

日本推理的專屬名稱,着重謎題的設計,推理必須要嚴密和合理,主角和讀者必須有同樣的綫索,讓讀者亦能憑推理得出謎底。其中一位推理小說作家島田莊司在社會派推理熱潮下,仍然堅持創作本格派,他說過自己有一本「詭計筆記」,至今有二百多條詭計還未登場!他甚至會在書中附上給讀者的挑戰書,讓讀者與作家鬥智。

 

社會派

由三十年代開始興起,一直是日本推理的主流。社會派着重由推理故事探討社會問題,雖然亦會有謎題,但重點是故事發生的背景、罪犯的動機、案件帶來的影響。

 

變格派

變格派在推理故事中加入鬼怪、奇幻、精神異常等怪誕離奇的元素,主力塑造恐怖和荒誕感。

 

密室

密室是本格派推理常見的元素,兇案在一間密室發生,妙思在於兇手如何進入及離開密室。

 

暴風雨山莊

泛指封閉的場所,但和密室不盡相同,場所完全和外界隔離,兇手必然是在場人士,在沒有專業援助下,案件必須由在場人士解決。

 

時刻表

日本的鐵路以準時聞名,因而衍生出一種以時刻表為推理元素的小說,稱為「旅情推理」,松本清張的《點與綫》是代表作之一。

 

完全犯罪

完全犯罪是日本漢語,意指罪案完全沒有人發現,找不到任何證據的完美手法。

 

謎團中尋真理

 

翻看推理小說,讓思想遁入迷宮,這些迷宮千奇百怪、驚險刺激。推理小說家都是推理小說迷,這句話大多是真的。作家譚劍是推理小說的愛好者,愛寫科幻與推理結合的小說,由書迷角度分享箇中的吸引力。

 

譚劍,2012年入選為「21世紀十大新銳華語科幻作家」,以往主要寫作科幻小說,但故事卻不離推理元素,是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作品《輪迴家族》亦曾入圍台灣「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

 

日推改朝換代 細觀市場風向

談日本推理小說,譚劍掏出的不是華文的翻譯小說,反而是一本日本雜誌:《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這本年刊會請推理小說迷和業界人士票選出年度最佳推理小說,而這幾年名列前茅的得獎作家卻不是我們熟識的名字。」竹本健治、若竹七海⋯⋯的確,這些作者皆不是最為人熟知的「大師」,在香港書局中也難以找到他們作品的蹤影。思路清晰的譚劍釐清一個有關「日本推理」的盲點,「一本書的暢銷程度其實取決於出版社的宣傳計畫,在華語市場出版的日本推理小說已經出版社篩選,內容通常較易消化,迎合華語讀者口味。」

那麼要從五花八門的日本推理找出一個特點,譚劍笑言只能說是「由日本人寫在日本發生的故事」。日本推理故事的背景大多不會涉及其他國家或國際議題,「這與日本的島國特質相關,日本一直以來自給自足,毋須外求。例如宮部美幸一輩子也未乘過飛機。」

 

不求滴水不漏 只求深刻動人

在芸芸日本推理小說家之中,譚劍喜愛的有島田莊司、橫山秀夫、西澤保彥、東野圭吾和折原一。「西澤保彥的科幻推理十分有趣,但對邏輯要求高,缺乏社會性,所以讀者市場較小。折原一有『敍述性詭計之王』的稱號,而東野圭吾的作品題材豐富又刁鑽,例如《天使之耳》的主題是交通。他對人性的描寫亦十分深刻,他藝術成就最高的作品可算是《白夜行》。」何謂一本好的推理小說呢?譚劍有這樣的見解:「有缺點的故事也可以是好的推理小說,例如東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獻身》,解謎過程其實有點不合理,但當謎底揭盅時,就會發現書中的嫌疑犯都在為愛犧牲,真相令人動容。」推理小說沒有黃金定律,最重要是能令讀者留下深刻印象。

 

解謎之旅同是思辨之旅

以往偏重科幻元素的譚劍,現正執筆寫一本純推理小說,他認為小說的類型就如杯子一樣,適合盛載的寫作目的各有不同,推理小說適合用來討論國家、歷史和社會議題,「推理小說源於歐美的騎士小說,探討的是正義和道德,並非消閒用途。推理小說不只是解謎,同時是探討問題的最佳渠道,能帶出對人性的深層次見解。」

看過無數本推理小說,要動手寫又有何竅門呢?「寫推理小說就是要『騙人』,先創造兩個故事,而兩個故事都像是真相,不斷擾亂讀者目光。」譚劍的寫作習慣是先由兇手角度去構思整個故事,其他故事版本則要誤導讀者和故事中的偵探,他會一邊寫一邊估計讀者看到不同情節的反應。日本有「理系推理」的派別,作家通常出身於理科學系,故事強調科學和邏輯。譚劍成為小說家前從事I.T.行業多年,那麼他的推理創作有否因而受影響?他表示學科的內容和知識其實並不是重點,影響他創作的是多年來訓練的思考模式,「構思一本小說就如構思一個I.T.系統,我會先畫一個腦圖,把所有人物和事情都聯結起來。寫的時候,我不是順着讀者最後看到的章次來寫,而是先寫完有關一個主角的情節,最後才把不同部分結合。」問到譚劍的創作有否受日本推理的影響,他想了一下,答道:「我作為創作者是很難清楚知道的,最多只能讓讀者來判斷。」讀者找到的未必是日本式的情節和主題,而是在不同推理小說間流轉的,同一份好奇心和尋求真理的熱誠吧。

文:趙韻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