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你認同網絡監控是大勢所趨,是絕對的必要之惡? 2016.11.01
16277 16277

題目
    有論者認為,網絡監控在現今社會是大勢所趨,是絕對的必要之惡,你認同嗎?

資料一
     在美國捲起千重浪的監視醜聞,泄密者斯諾登選擇了香港作為臨時避難所,為本港的言論自由保障提供了免費宣傳。包括香港人在內的各地公眾人士,目前對斯諾登所作所為都偏向同情,或許這是美方至今未就事件表態的原因。
      美國情報部門近日被揭發,要求電話公司提供幾乎所有電話記錄,又藉「稜鏡計畫」進入谷歌、微軟、蘋果等九大網絡公司的伺服器,秘密蒐集所有外國使用者資料,用作對付恐怖主義活動。
      斯諾登披露政府有濫權侵犯人民私隱的嫌疑,美國政府暫時無法提出有力證據反駁。
摘自《星島日報》2013年6月11日 A06

資料二
      西方有學者開始反思,目前的政治生態和社會意識,有沒有充足準備面對游擊式和自殺式的恐襲。有人更認為,西方國家無力運用周密和先進的情報網監察恐怖分子,這是斯諾登揭露英美監察網絡「稜鏡計畫」的後遺症,當這類網絡監察的情報網被阻截後,恐怖分子便有機可乘。
     研究「人類存在階段理論」的社會學家認為,民主人權和多元主義未能處理不同發展層次的民族和文化矛盾,尤其在那些仍處於暴力強權,充斥神秘主義的第三世界。如想世界和平,大家需要提升至整合自我的思想層次,自願犧性一點個人自由和私隱,讓高道德的政府作出監察和維護,保護大眾權益。問題是這種政府如何產生?又怎樣取信於民,不做侵犯私隱的事呢?
摘自《頭條日報》2015年11月17日 P42

資料三
      美國監控通訊,當公眾譁然之際,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米勒重申,收集美國人的電話記錄,是反恐工作的必要部分,更聲稱若一早實行類似監控行動,或可及時阻止九一一襲擊發生。他又證實,美國聯邦調查局已對斯諾登展開刑事調查。
      米勒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上,捍衞政府的監控行為,指收集通話記錄,有助當局成功粉碎多宗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陰謀,是反恐工作的必要部分,假如取消就會令美國國防變得非常脆弱。他續稱,在九一一事件發生前,其中一名劫機者曾於美國致電至阿爾蓋達成員位於也門的藏身地方,米勒認為若早在○一年實施監控,便有機會確認劫機者的身分,阻止襲擊發生。
摘自《頭條日報》2013年6月15日 P02

小組討論
    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5分鐘,每位同學設有1分鐘首輪發言時間。

討論點
‧網絡監控的作用和問題何在?
‧何謂必要之惡?
‧沒有了網絡監控,政府可如何避免恐怖襲擊?
‧個人私隱與大眾權益,何者較重要?

論點參考
郭超(專欄作家)
      國際政治現實一而再地揭示,網絡審查正在全球蔓延,從中英美法俄聯合國「五常」,到越南、委內瑞拉等專制國家,無不以反恐之名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只是魔鬼從來易放難收,800年前,我們有《大憲章》制約專制,如今是時候反思,世人尚有何利器能夠自處呢?

陶傑(專欄作家)
      美國政府竊聽普通人私隱,除了令竊聽的特工偶爾發笑或作嘔之外,美國國民有甚麼損失?但走漏一兩個恐怖分子,波士頓馬拉松即有三個無辜的人送命。反恐是一場戰爭,戰時所需,有一些奢侈必須犧牲,包括私隱。

卡夫卡(著名小說作家)
      邪惡太了解善良,而善良的人,毫不了解邪惡。

觀點舉隅
甲同學
       我認同網絡監控在現今社會是大勢所趨,是絕對的必要之惡。在現今社會,網絡日漸發達,作為人們溝通的工具,網絡不免會成為恐怖和不法分子的工具,因此政府的確有必要監控網絡,藉此阻止悲劇發生。雖然,網絡監控有損人民自由,但為了生活安全,這是必要的代價。再者,如果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沒有犯罪,網絡監控對我們根本沒有影響,哪何懼之有?

乙同學
      我不認同網絡監控在現今社會是大勢所趨,是絕對的必要之惡。網絡監控雖然有助於避免和阻止恐怖襲擊,但是,同一時間,政府就可以借此監控人民的生活,有機會以此作為箝制人民思想的工具,比如透過以言入罪的方法,去拘捕一些維權和揭露政府陰謀的人權分子,為了避免被政府拘捕,人民不敢暢所欲言,只會促成另一種恐怖主義:白色恐怖。人民亦因此而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

 

 

 

 

 

 

 

 

文:Ry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