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應否就惡劣天氣自行選擇停課?
2016.04.22

題目
你認為學校應否就惡劣天氣自行選擇停課?

資料一
      昨晨天文台發出黃色暴雨警告長達五句半鐘,元朗、屯門及離島區等屬重災區,多區路面水浸,學生及上班族涉水而行,十分狼狽,更有保母車被困水中央,消防出動「抱走」車內學生解困,不少學生因而遲到,幸獲校方酌情處理。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譴責天文台無按實際情況改發紅雨警告,令學生冒險返學,促作檢討。天文台指昨早廣泛地區雨量未達紅雨水平,會以市民安全為首要考慮。
      滂沱大雨下,各區部分街道出現水浸。早上近八時,長沙灣發祥街西路面出現嚴重水浸,水深半米,英華小學校車因水浸拋錨,車上學生須由消防員「抱起」至安全地方,再步行返校。該校社工徐迪康表示,車上載有十二名小學生和兩名英華書院學生,「當時水位較高,校方擔心學生下車涉水而行有危險,便安排學生留在校車上,後來消防員通知,將會抱學生橫過水浸的地方。」他強調並非校方報警,未知是否校車司機求助。
摘自《星島日報》2016年4月14日A06

資料二
      雖然現行暴雨警告系統中包括了預報成分,天文台亦爭取在上班上課時間大雨出現前一兩小時發出黃雨警告,並在雨量達到指定水平前發出紅雨及黑雨警告,但暴雨警告信號的預警時間一般極短,2006年、2010年、2014至2015年更發生所有級別的暴雨警告信號在一小時內全部發出之情況。由於雷雨區的強度變化急劇和難以預計,很多時候雨勢在信號發出後即減弱,令外界普遍感覺天文台預報暴雨能力不高。
      發出暴雨警告信號多次引起爭議,亦與信號與停班停課安排掛鈎有關。近年不少市民會在暴雨情況下,直接致電香港天文台香港氣象中心,表達對發出信號安排的不滿。不少市民,甚至僱主不明白暴雨影響時間一般遠比熱帶氣旋吹襲為短,誤以為黑雨警告的應變措施與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生效時的措施相同,以為在發出信號後即時下班回家,未有依照當局呼籲留在安全地方暫避,結果引致更多不便及混亂。
摘自維基百科

資料三
     大雨天上學確是比較狼狽;不過,當局決定是否天雨停課,不應該以狼狽和麻煩為準則,而應基於學生健康和安全。昨日雨勢並非大到威脅學生性命,交通擠塞未導致完全癱瘓和混亂,最大問題是學生一身濕透回校可能損害健康,而這問題是可以透過學校應變來解決,例如有學校常年存儲後備校服供學生更換,有學校容許學生暫且赤腳上課讓鞋襪吹乾,這些保護學生的應有變通能力,是教育專業的基本要求。至於考慮讓局部地區學校停課,現在唯一的具體指引,只涉及北區水浸,原因是北區獨特地勢,水浸往往比其他地區嚴重和廣泛,一些村落曾經要消防員出動橡皮艇救人。
      天文台發出黃、紅、黑暴雨警告,有其客觀科學根據,不宜為了部分家長、學生和教師覺得麻煩而偏離準則,勉強遷就,愈多主觀調節反而會產生愈多爭拗。不過,天文台與教育局仍然可以有一套更緊密機制,例如更精細的分區雨量預警,讓家長為子女上學做好安排,避免意外和保障健康。
摘自《星島日報》2016年4月14日A04

小組討論
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5分鐘,每位同學設有1分鐘首輪發言時間。

討論點
‧現有機制中,天文台、教育局、學校三者各有甚麼角色?
‧你認為現有機制有何改善空間?
‧學校自行決定停課與否有何利弊?

論點參考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 葉建源
      天文台只負責監測和預測天氣,決定停課責任在於教育局,如有需要,可宣布某個或多個雷雨地區的學校停課,而非全港停課。教育局指個別學校因應其可能遇到的緊急情況,包括區內惡劣天氣,已制訂一套符合其校情的校本應急計畫,在有需要時作出停課等特別安排。

專欄作家 程尚達
      踏入春夏雨季,加上極端天氣影響,未來幾個月受到暴雨與颱風影響機會難免增多。程尚達期望,當局檢討機制之餘,學校亦宜加強與家長溝通,即時發布惡劣天氣的資訊,並酌情容許彈性時間返學,總比怨天尤人積極。

專欄作家 陳加利
      其實,水浸時污水混濁,及膝的水深已足以致命是常識。消防員執行拯救行動前必先評估形勢,要是苛責當時被動候救的小朋友,等同質疑消防員的專業判斷。另一方面,天文台發出暴雨警告有客觀準則,要達到一定的雨量值才可以發出暴雨警告,以作風官僚為由譴責天文台就是侮辱程序公義;更何況身為教師,常識匱乏至此,令人驚訝。

觀點舉隅
甲同學
      我認為學校不應自行就惡劣天氣停課。首先,在現有機制下,學校要按守則和指示決定停課,停課與否不但牽涉到學生安危,同時影響到教學進度和學生安排等其他因素。而且,天文台發出黃、紅、黑暴雨警告,有其客觀科學根據,不宜為了部分家長、學生和教師覺得麻煩而偏離準則,勉強遷就,愈多主觀調節反而會產生愈多爭拗。

乙同學
       我認為學校可自行就惡劣天氣停課。首先,教育局指個別學校因應其可能遇到的緊急情況,包括區內惡劣天氣,已制訂一套符合其校情的校本應急計畫,在有需要時作出停課等特別安排。天文台的指標是以全港整體為準,但天氣這回事,不同地區的情況略有差異,學校應該本着學生的安危和利益作最大依歸,選擇自行停課,程序上再作書面交代,減少爭議,才是萬全之策。

 

 

 

 

 

 

 

 

 

文:R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