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即捕即遣返或設禁閉營能否解決假難民問題? 2016.04.12
15399 15399

題目
假難民留港問題嚴重,應否以即捕即遣返或設禁閉營來解決?

資料一
      針對中港「瘋湧」不絕的南亞假難民潮,公安部昨高姿態在深圳公布嚴打開展一個多月的結果,共拘捕人蛇近三千名及蛇頭一百四十多人,而香港警方亦拘捕人蛇近百人。公安同時披露瓦解三大偷渡集團,包括在港的南亞「老虎仔」、在港的越南人「明仔」與另一「越南幫」集團。為堵截人蛇,公安部將嚴打行動擴至西部邊陲四省,反恐局亦加入。
      公安開展為期一年半打擊南亞偷渡潮首月,搗破三大偷渡集團包括「老虎仔」,並將戰綫擴展至西部邊陲。昨天上午十時,公安部在深圳市公布打擊粵港邊界偷渡潮,透露針對外籍人員非法入境和從海陸偷渡香港情況,自今年二月二十日至明年七月二十日,部署廣東、廣西、雲南、新疆等地公安邊防聯合港警,聯手打擊粵港邊界頻密偷渡活動。
摘自《星島日報》2016年3月31日A02

資料二
     酷刑聲請(英文:Torture claimant)是香港一種政治庇護的方式。酷刑聲請者聲稱在自己國家遭受政治迫害或受到酷刑,所以來到香港申請尋求政治庇護。香港的入境事務處(入境處)負責審核他們是否符合酷刑聲請的資格。如果聲請獲得確立,聲請者便可以留在香港定居,否則便會被遣返原居地。
     以往酷刑聲請者在等待審訊期間,被容許從事有薪工作。這點被南亞裔及非洲裔人士視為在香港打工賺錢的途徑。

摘自維基百科

資料三
    「有錢去香港,無錢去中國!」深圳多名前來經商的南亞人坦承,知道多名「三非」同鄉利用好友租房藏身,伺機偷渡往港,更聽說有人「經落馬洲去九龍」提出免遣返聲請,目的是為了可獲發生活和居住津貼,且有機會獲批前往歐美定居。
      印度商人辛格(Manvendra Singh)和弟弟及一名同鄉友人,近日首度前往深圳,在華強北路採購手機和電子零件,打算寄回家鄉轉售圖利。他表示,早有聽聞同鄉紛紛偷渡往香港,更聽說有人成功經由落馬洲前往九龍(from Lok Ma Chau to Kowloon)提出免遣返聲請,相信是從深圳福田偷渡越境往香港落馬洲。
     他解釋,對於商人來說,內地貨品齊全又便宜,是生意人的天堂,但窮人則嚮往香港,因為提出免遣返聲請後,可獲生活和居住津貼,而且有機會獲批前往歐美定居,不像身處內地手停口停,又擔心因逾期逗留被公安拘捕,因此香港仍較具吸引力,但他不會鄙視窮困同胞的行徑,畢竟他們也是為了家人和生活,「如果生活豐足,誰會離鄉別井?」
摘自《星島日報》2016年3月15日A02

小組討論
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5分鐘,每位同學設有1分鐘首輪發言時間。

討論點
‧如何定義假難民?假難民問題為香港帶來甚麼影響?
‧假難民會否令真難民受到牽連?
‧即捕即遣返或設禁閉營的做法是否人道?
‧ 香港應否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來阻截非法移民?

論點參考
自由黨青年團主席 李梓敬
     有酷刑聲請人濫用機制,有人更當黑工。假難民透過現有機制每月領取三千多元津貼,增加政府財政負擔;而聲請人觸犯刑事罪行被捕數字由二○一三年六百多宗,升至去年一千一百多宗,影響本地治安。

著名作家 陶傑
      即使在麥理浩政府的人道殖民地時期,「收容」的二十萬名船民,也關押在禁閉營,等聯合國和美國等審別身分,逐步收容。沒有人要的則押上飛機,月黑風高,強行遣返。因為「港英」再「冷血」,那時的香港人有清醒的常識,知道香港地方小,不可能無限接收船民。

執業律師 任建峰
      香港根本就是一個靠一浪接一浪湧來的難民建立出來的地方。按照我們的歷史及我們這個自稱「高水平」社會應有的邏輯,我們就算未至於做得到無私地歡迎難民,我們至少都應能對難民的處境感到同情、諒解。

觀點舉隅
甲同學
      我認為政府不應用即捕即遣返或設禁閉營等措施來應對假難民問題。雖說上世紀七十年代,殖民地政府當年對待越南船民都是以即捕即遣返或設禁閉營等措施解決,但是當年的社會條件與今天不同,以昨喻今,實在不合時宜。其次,如果我們將所有難民都一視同仁,用即捕即遣返或設禁閉營對待,有些真正的難民就會無辜受到影響,所謂寧縱莫枉,我們實不應令真正應該受保護的人受到牽連。再者,香港本身都是一個難民社會,香港根本就是一個靠一浪接一浪湧來的難民建立出來的地方,所以我們都應該對難民的處境感到同情、諒解。

乙同學
      我認為假難民留港問題急須解決,應盡快以即捕即遣返或設禁閉營等措施來應對。首先,不少數字和事例都印證,有大量假難民利用酷刑聲請制度上的灰色地帶去賺錢,其中不少牽涉到賣淫、打劫、走私得不法行為,如果不盡快解決會為社會帶來嚴重的治安危機。其次,殖民地政府當年對待越南船民都是以即捕即遣返或設禁閉營等措施解決,行之有效,同時亦不存在甚麼不人道的因素。香港地少,資源不夠,實在不應慷他人之慨,無條件地以大愛之名去包容一些實際上正在破壞社會安寧的人。

 

文:Ry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