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梁彥祺 潘紹聰:你看見鬼嗎? 2015.10.27
15315 15315

      驚恐, 相信是每一個人「撞鬼」時會出現的情緒。當見鬼變成恒常之事,又會有甚麼情緒呢?這個問題只有一班擁有「陰陽眼」的「高靈人士」才知道。鬼王潘紹聰、本土懸疑奇情作家梁彥祺,與高靈人士來個訪談,把他們的真實故事記下,寫成《現靈記──我看見鬼的模樣》。當靈界進入生活,對人的影響原來可以如此大。
(編按:鬼神之說,信不信由你)


低靈體質 見鬼零感應
      一向認為,寫鬼故或講鬼故的人,應該不怕鬼。鬼王潘紹聰主持電台節目「恐怖在綫」多年,應該不屬此例。原來,他剛接觸鬼怪之事,都會害怕。「初主持靈異節目時,風吹草動都會驚,我甚至不敢搭升降機。」他又試過在舊居樓下多次遇到黑影快速飛過,更見到屋企的房門又開又關,嚇得他立即搬家。後來接觸了太多個案,知道「鬼是有原因才出現,很少故意嚇人」,亦覺得鬼的出現是有「因果關係」,才令他心態改變。
     至於一向寫奇情小說的梁彥祺,又怕不怕鬼呢?「我是屬於零感應的人。因為看不到鬼,所以我不怕。《現靈記》中,我和潘紹聰訪問了擁有『陰陽眼』的人。老實說,我到現在都不相信。」他又補充:「不過不相信都有不相信的好處,這樣我可以寫得客觀一點。」唯一一件令他有所懷疑的事,是源自一隻飛蛾:「我的鄰居最近過身,我在『頭七』那天真的看見有隻飛蛾伏在鄰居門口,我在其他日子從來未見過有飛蛾。」

陰陽眼 是好是壞兩面看
      兩個不怕鬼的人短短兩個月就完成《現靈記》。記載真實故事之餘,更探討「見鬼」對人生的影響:有人用見鬼來提醒自己要調整心態、有人至今仍未適應。他們亦因為這項天賦而有奇異經歷:受訪者阿蓉曾經幫女鬼報案;亦有人在夢中受到自梳婆婆的邀請,聽她們申訴冤屈。

      在每次訪談中,潘紹聰和梁彥祺都會問受訪者:你想不想見到鬼?結果,取向各有不同。梁彥祺認為這是一個「人性的問題」,「有陰陽眼的人見到鬼好慘和好傷心,都會影響自己的心情。問受訪者想不想有陰陽眼,是想知道他們有甚麼感覺。」他覺得有陰陽眼的人其實都很慘,心理亦很矛盾。因為當他們接觸靈體時,有可能會感應到靈體曾經發生的事,知道靈體經歷了甚麼慘事。「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事,就是有一位受訪者一見到一張靈異照片,就會狂嘔。」靈力強的受訪者只須看一眼,就已經感受到靈體的淒苦。擁有陰陽眼的人,是否承受得太多悲傷呢?

靈異世界 最想知道的是⋯⋯
     潘紹聰和梁彥祺同樣沒有陰陽眼,「見鬼」的意欲卻有不同。私底下對鬼怪之事不感興趣的潘紹聰表示:「不想。我已經經常要做這些靈異節目,如果又經常見到,應該會很快黐綫!客觀聽完再分析就算了。」而一向都大無畏的梁彥祺則有點興趣,小記打趣地叫梁彥祺參加一下潘紹聰的靈探節目,結果兩人齊齊叫好。
      雖然潘紹聰對靈界不太感興趣,但總會想知道靈界的事吧?「如果我見到鬼,我想知自己做了這麼多年靈異節目,向大家講解靈異世界,到底講解得稱不稱職?」見鬼亦不忙工作,十分盡責。而梁彥祺就想知道這個世界是否真的有「輪迴」和「前世今生」,「如果真的有輪迴,世世代代都要做人,我覺得好慘。如果下一世做一隻麻雀,可能少一點煩惱。」佛說「眾生皆苦」,人有人的煩惱,麻雀有麻雀的煩惱,鬼都有鬼的煩惱。鬼不是神通廣大嗎?小記不得而知,但聽潘紹聰講,鬼,甚至神靈,也曾通過他的節目尋求幫助。

與鬼結緣 幫鬼發聲
      主持靈異節目超過十多年,由零認識到變成靈異專家,潘紹聰和靈界都算有緣。「好多人問我是不是有學法,他們感覺到有很多東西保護我,又覺得我和靈界的磁場頗吻合。而事實上,我沒有學法。」最初只當打一份工,到現在他覺得自己有少許使命感,覺得自己的節目幫到人、鬼,甚至是神。「我覺得每一日都好似幫靈體發聲。靈體的出現是有原因。舉個例子,先人的山墳有問題,靈體可能會報夢給後人。我在節目中就會幫它們提醒後人,叫他們留意一下。」至於幫助神靈,潘紹聰提起一次到泰國還神的經歷。當他拜四面佛還神時,突然有一個小朋友跑進來,把一個象神公仔遞給他,然後就跑走了。「我當時不敢帶回香港,所以就到象神廟還公仔。事後問一些師傅,他們說有可能是神靈希望透過我,令更多人認識自己。」

家家有本靈異的經
      既然二人合作寫了一本靈異書,當然少不免提及深刻的靈異經歷。有一位聽眾曾經和潘紹聰分享一件日本靈異傳聞。話說日本政府請了一隊人來調查一宗政府官地傳出的靈異事件,那一隊人叫Shadow Team。「當時日本有條村被封,準備要清拆。當地的看更經常見到一個女人,她多次叫看更到某層樓查看,又指有個伯伯被困在某一層。有個看更就上樓察看,果然發現有位老伯因為受困,斷水斷糧而死。」最詭異的事是,通過一輪調查後,他們發現那一個女人原來是伯伯已過身的妻子⋯⋯
     梁彥祺自身雖然沒有靈異經歷,但都聽過同事的分享。「有位女同事有次夜蒲後,一大朝早就被媽媽叫醒。伯母指她的婆婆來了,令她覺得十分詫異,因為婆婆一早已經過身。」經過細問下,才知道婆婆是上了一位親人的身,然後召集家族所有人,一一訓示他們。兩個靈異故事都不甚恐怖,但卻來得真實。

放下執念 鬆開羈絆
      親人過身,化成鬼來守護家人;被人所害,不解冤屈不瞑目。鬼的存在有各種原因,梁彥祺不怕鬼,反而覺得有一樣東西比鬼更可怕──「我比較怕人。因為人會害人,多過鬼害人。新聞見得多,打劫搶銀包又捅一刀。」《現靈記》記載的故事中,有些鬼是被人所害,反而很少鬼會主動嚇人。某程度上,鬼的怨念由人而來。眷戀人世也好、被害也好,鬼放不下執着就繼續無休止地徘徊人世。潘紹聰和梁彥祺希望通過《現靈記》勸導大家不要太執着,「我不覺得對鬼要有甚麼情緒,亦不應該有情緒。靈體有眷戀不肯走,在生的人不捨得往生的親友,令自己不舒服。這樣又有甚麼意思呢?」那麼作惡的人豈不是逍遙法外?佛家有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作惡之人,自有天譴。

後記
      是次訪問在港島某網絡電台的工作室進行, 潘紹聰表示這地方大有來頭,因為不少「陰陽眼」人士曾在後樓梯、廁所「撞鬼」。訪問結束後,小記獨自進入男廁,當時應該沒有其他人在內,但卻聽見怪聲,廁所門更突然關上。小記當時非常害怕,但亦保持鎮定,堅持洗手,然後才逃離現場。到底是靈體作怪,抑或只是小記想得太多?真是不得而知了。

文:彤、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