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舉頭望太白 低頭思詩仙 2016.03.11
15261 15261

古來聖賢皆寂寞 李白仕途輾轉

 

  香港藝術節現正上演粵劇戲碼《李太白》,演繹一代詩人的才華與蒼涼。李白文采非凡,但這份超越常人的才華沒有使他的仕途暢順,他雖曾在首都長安供奉翰林,卻不足三年就「賜金放還」。李白渴望為國效力卻未能如意,只好藉着寫詩表達對自己懷才不遇的慨嘆,仕途不順的命運卻為後世帶來很多千古傳頌的名詩。

 

〈將進酒〉──李白懷才不遇的自我安慰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君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鬥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夢筆生花的太白金星

  根據〈唐李翰林草堂集序〉記載:「驚薑之夕,長庚入夢,故生而名白,以太白字之。」可見其母因為夢見長庚星(即太白金星),才以「白」為兒子命名,連字也是「太白」。李白才華洋溢,王仁裕在《開元天寶遺事.卷二》中記載:「李太白,少時夢所用之筆頭上生花。後天才瞻逸,名聞天下。」他以寫詩聞名,唐文宗更封李白的詩歌為「三絕」之一(其餘二絕為裴旻的劍舞及張旭的草書),後人多以「詩仙」及「酒仙」來稱呼他。

 

少有鴻圖志 奉詔入京為翰林

  很多人以為李白是個不欲為官、出世的「仙」,但實際上李白傾心於仕途,一直希望能夠為國出力,建功立業,然後青雲直上。這點由〈酬崔五郎中〉可見:「幸遭聖明時,功業猶未成。奈何懷良圖,鬱悒獨愁坐⋯⋯但得長把袂,何必嵩丘山。」所以正值壯年的他才沒有接納好友崔宗之的建議,一起隱居嵩丘山。可惜李白正式為官也要等到天寶元年,其時已年過四十,職位也僅為皇帝的「文學顧問」──翰林學士。即便如此,他在〈南陵別兒童入京〉中也寫道:「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去蓬蒿人。」可見當時他春風得意,深覺自己並非平凡人,奉詔入京後定能大展拳腳。

 

仕途不順 賜金放還

  只可惜最終李白沒有甚麼政治影響力,天寶三年就離京,〈答高山人兼呈權、顧二侯〉中寫道當時朝廷:「讒惑英主心,恩疏佞臣計。」心中的賢君聽信讒言,對他不復喜愛,更賜予他重金讓他還鄉。李白看似灑脫,但對自己壯志未酬仍深覺不甘,〈行路難.其二〉中說:「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清晰表達了懷才不遇的苦鬱;〈將進酒〉中除借酒銷愁外,更提出了:「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一直以來,賢能的人都難以出頭,配合他離京後未能再度入仕的情況,可見這些「聖賢」也包括懷才不遇的自己。

 

一生欲報主 愛國憂國

  不少人喜歡將杜甫與李白比較,說杜甫憂國憂民,而李白不過自娛自樂。事實上,李白一樣愛國忠君,安史之亂後,他寫了〈獨漉篇〉:「國恥未雪,何由成名。」國難之後,一直渴望的功名只是次要,在〈贈張相鎬二首.其一〉中,他也曾表達類似情感:「一生欲報主,百代思榮親。其事竟不就,哀哉難重陳。」對他而言,終其一生也希望能報效國家,但最終卻未能如願。不過,如同〈夢遊天姥吟留別〉所指:「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即使他渴望為國效力,但若要卑躬屈膝、討好權貴,他寧願不幹,就算堅持這種風骨使自己難以得志,起碼他沒有扭曲自己、做超越底綫的事。

 

人生貴相知 何必金與錢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李白於長江送別孟浩然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

 

〈贈韋侍禦黃裳二首.其一〉──以松樹寄託對韋黃裳的盼望

太華生長松,亭亭淩霜雪。

天與百尺高,豈為微飆折。

桃李賣陽艷,路人行且迷。

春光掃地盡,碧葉成黃泥。

願君學長松,慎勿作桃李。

受屈不改心,然後知君子。

 

  李白成名於盛唐時期,與他同期而才華相當的首推「詩聖」杜甫,二人合稱「李杜」。唐宋古文八大家之首韓愈曾言:「李杜文章在,光芒萬丈長。」,可見兩人地位相當。雖說「文人相輕」,但李杜二人卻惺惺相惜,互相敬重。李白與不少名人結緣,並非因對方顯赫的背景或豐厚的財富,而是與他們「相知」。

 

重視品德 以心相交

  李白交朋友非常重視對方的品格,在〈贈韋侍禦黃裳二首.其一〉中以桃花雖艷麗奪目吸引大眾,但最終也只落得成為別人腳下的泥土,勸告友人要保持自己的氣魄,「願君學長松,慎勿作桃李。」希望友人如松樹般,即使經歷了冰雪風霜,仍挺立如昔。他在〈贈友人三首.其二〉中亦以荊軻刺秦王的故事,借贈匕首表達與友人甘苦與共的心願:「持此願投贈,與君同急難。」表達了對朋友的關愛之情,並以「廉夫唯重義,駿馬不勞鞭。」說明了自己與友人保持廉潔正氣,並視對方為知己,全詩更以:「人生貴相知,何必金與錢?」總結其友情觀,表明他視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在乎知心,貧賤富貴絕非衡量標準。

 

年紀不曾窒礙與杜甫友誼

  李白創意力極高、文采非凡,不少詩人也很仰慕他,包括年紀比他小十一歲的「詩聖」杜甫。兩人曾同寢同遊,情同手足。李白送別杜甫之際,寫了〈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飛蓬各自遠,且盡手中杯!」可見兩人相處時的自然與暢快,而李白對這位難得一見的友人也是相當懷念,〈沙丘城下寄杜甫〉中他寫道:「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這種情誼是雙向的,杜甫也不時想念這位友人,他在〈春日憶李白〉中寫道:「何時一樽酒,重與細論文?」可見兩人的關係非常親密,縱使之後久久未見,友情仍在兩人的心中。

 

臨別寫詩贈孟浩然、汪倫

  李白交遊甚廣,年少時遇上比他年長十二歲的著名詩人孟浩然,兩人很快就成為忘年之交。二人分別時,李白寫了〈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以「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道出心中的依依不捨──即使船已走遠,他仍待在原地看着友人遠去的身影。除了孟浩然外,他亦有一詩名為〈贈汪倫〉紀念好友。當日汪倫主動以美酒款待好友,李白住了幾天,喝好酒看美景吃佳餚,日子好不快活。當李白輕舟離開時,汪倫更與村民趕來踏歌告別,使李白十分感動,在詩中云:「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當別人真心待己時,李白也會以心相報。

 

種善因得善果 與郭子儀惺惺相惜

  郭子儀是中唐名將,為何會與文人李白有交情?原來一次李白在并州遊玩時,遇到被困囚車中的郭子儀,當時他還只是陝西節度使哥舒翰的偏將。李白得知郭子儀用火計破賊,卻不巧因風逆吹而傷及自軍,法當處斬,便毅然釋出郭子儀,更讓他重回軍中帶罪立功。後來李白受永王案牽連被降罪時,位至兵部尚書的郭子儀便力保李白,讓他免死,後更得赦免。恐怕李白也料不到當日的見義勇為,讓自己他日身困危難中獲救!

 

舉杯邀明月 詩中常見酒劍月

 

〈月下獨酌〉──李白以酒伴月解心中愁思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贈郭將軍〉──除了酒與月以外,「劍」也是李白常用的題材

將軍少年出武威,入掌銀台護紫微。

平明拂劍朝天去,薄暮垂鞭醉酒歸。

愛子臨風吹玉笛,美人向月舞羅衣。

疇昔雄豪如夢裏,相逢且欲醉春暉。

 

  杜甫曾評價李白:「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李白詩作的魅力在於既豪放,又不失浪漫的風格。每一個作家都有屬於他的「靈感女神」,被稱為「酒仙」的李白,女神自然是杯中物!著名作家余光中曾在〈尋李白〉一詩中寫道:「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可見除「酒」以外,「劍」和「月」也是李白詩常見的創作題材。

 

詩中酒 但願長醉不復醒

  「酒」是酒仙李白的重要題材,〈笑歌行〉中直指別人愛虛名,但他更愛能看得見、觸得及的「酒」:「君愛身後名,我愛眼前酒。」而〈襄陽歌〉更直白地表明他杯不離手:「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他喜歡獨酌,也喜歡與酒共飲,〈山中與幽人對酌〉:「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可見酒於李白而言是必不可少。縱使他的詩如〈將進酒〉:「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曾在快樂得意之時,喝酒為好心情錦上添花,但更多時候卻是為解愁:「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因為久未得志,李白要依靠酒來忘卻憂鬱,所以才會有〈擬古十二首.其五〉中的這一句:「千金買一醉,取樂不求餘。」醉生夢死的世界,似乎僅有「酒」才能給予安慰。

 

詩中劍 劍花秋蓮光出匣

  李白除了文采了得,一樣深究劍術,因此他的詩作中常常提及「劍」。「劍」是武器,能抵擋敵人,因此也寄放了李白希望建功立業、渴望報國的心。〈塞下曲六首.其一〉:「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借用傅介子出使西域殺樓蘭王的故事,表達了詩人欲親赴戰場,保家衞國的心願。在〈俠客行〉之中,他寫道:「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描述了俠客們高強的武藝,並表達對處世立功的追求,可見「劍」是李白言志的重要物件。除此以外,「劍」亦記載了他重視友誼,〈宣城哭蔣徵君華〉中說:「獨掛延陵劍,千秋在古墳。」借延陵季子掛劍的典故,哀傷好友離世及表達失卻知己的哀痛,將自己的寶劍掛在友人墳上陪伴,也表達了人雖已死,友誼卻永存的心態。

 

詩中月 月行卻與人相隨

  「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李白的〈靜夜思〉家喻戶曉,「月亮」是李白常用的主題,他筆下的月亮充滿夢幻。〈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中:「人游月邊去,舟在空中行。」在水的映照下,李白月下泛舟,他稱之為「泛月」,筆法極其浪漫。另一名詩〈月下獨酌〉則寫他一人喝酒,只得月亮相伴:「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當中落寞清晰可見,卻不乏奇思妙想。李白更透過月亮抒情,在〈把酒問月〉慨嘆月亮未曾改變而世事卻早已變改:「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我們熟悉蘇軾所寫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更源於李白此詩中的第一句:「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可見李白對月亮的深刻描寫,促成後代名作。

 

小結:

  李白是中國文學中,成就最高的其中一位詩人,他才學過人,一生立願報效朝廷,可惜仕途不順,似乎中國文人都逃不開命運愈坎坷,作品成就愈高的命運。雖然如此,李白將個人、家國和友誼的情懷,藉着酒、劍、月三大主題,在詩中呈現豪放浪漫、豐富想像力的一面,足以傳誦千古。

文:黃筱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