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高鐵追加撥款直上財會 立法會職能備受爭議 2016.02.22
15126 15126

高鐵興建費用如無底深潭,較原預算大幅超支三成一,通車日期再三延遲,建築費亦須要追加。在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未完成審議,政府便將高鐵撥款提交至財委會審議,並指是議員拉布所致,認為是迫不得已;反對者則認為政府做法破壞議會常規,不能開壞先例。

今日香港

主題: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
探討問題﹙按教育局指引﹚
‧法治精神如何保障香港居民的權利和推動他們履行義務?
‧政府怎樣回應不同群體的訴求?政府的回應對香港的管治、維護法治精神和提升公民參與社會及政治事務有甚麼影響?為甚麼?







資料一: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強調,如果財委會仍未通過有關撥款,本月底要認真考慮是否暫停工程,因為工程一直進行,開支一直增加,不能等到年中才決定是否停工。他指高鐵撥款直上財會是迫不得已,工程一旦爛尾及停工,令逾七千人失業。
工務小組的角色是輔助財委會,過往撥款申請「去到財委會不用再傾了」,現時卻往往從零開始討論,且工務小組六度審議高鐵撥款都仍未有結果,「權衡各方考慮,今次做法無可避免」。
摘自《星島日報》2016年2月7日A5

資料二:
工務小組委員會負責審核政府在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下,用於工務計畫工程及由受資助機構進行或代受資助機構進行的建造工程的開支建議,並就該等開支建議向財務委員會提出建議。
財務委員會多數在每星期五下午擧行會議,審查及批准政府提交的公共開支建議。財務委員會其中一項工作,是審查財政司司長每年提交立法會的開支預算草案及撥款法案,其中載列政府下一財政年度的全年開支建議。
資料來源:立法會網頁

資料三:
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主席盧偉國指理解張炳良決定,認為這不算「繞過」工務小組,因工務小組有開會審議撥款項目,惟未能在會議中表決。政府不待工務小組審議完高鐵追加撥款申請,便把項目直接交上財委會審議,做法罕見,雖然過去有先例,但過往多是在工務小組否決撥款項目後才交上財委會,而非像現時高鐵追加撥款般,未表決便直接將項目交上財委會。他多次批評泛民議員不停提「休會」及「拉布」,致使六次會議均未能表決,對此感到遺憾。
摘自《明報》即時新聞



觀點與角度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立法會不能議而不決,失去議會功能。工務小組為財委會轄下小組,若項目在工務小組深入討論後通過,於財委會審議時就不須再討論。高鐵是龐大工程,並已完成75%,「爛尾」後果十分嚴重,故作為負責任政府,看到不尋常情況要有應對方法。

香港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周聯僑:如果政府提交工務小組的七十二個項目不盡快獲批,數以萬計的工人就一定無工開了,我們一個月起碼要六十億人工才養得起這四十萬
人。

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主席盧偉國:
高鐵項目已召開六次會議共13.5小時,政府直接將項目交到財委會是可以理解。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胡志偉:這是政府主動破壞行政立法關係的惡劣先例,不能夠接受。高鐵撥款的問題非加會討論可以解決,市民關注一地兩檢問題多於何時完成高鐵工程,所以泛民於高鐵工程撥款審批時將針對一地兩檢,全力提出質詢,期望政府在討論過程中向市民交代。

人民力量陳志全:政府再次「打尖」,置民生不顧,有權用盡,只會迫使全體泛民力阻撥款通過。

時事評論員潘小濤:這完全是破壞行之有效的議會制度、視立法會為橡皮圖章的極壞先例。連最重要的監察功能都失去,立法會還拿甚麼去監察政府?乾脆取消工務小組及審批撥款權力,改由政府自己審批自己算了!

多角度思考
1.立法會的議會職能是甚麼?(4分)
2.根據內文和就你所知,支持和反對高鐵追加撥款直接交上財委會分別持甚麼理據?(6分)

建議答題方向
1.立法會的主要職能是制定法律、監管公共開支,以及監察政府工作。立法會亦獲授權同意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並有權彈劾行政長官。議員除了要出席會議外,亦要通過立法會轄下的事務委員會,監察政府施政,以及審議政府或議員所提交的法律草案。
2.
支持:盡快通過撥款,展開工程,讓工人不至失業;工務委員會已多次開會,但議員拉布,沒有結果,於是轉為提出直上財委會,政府認為是迫不得已。
反對:破壞議會制度,開了先例,不利以後的議會運作;政府為達目的,在撥款事項上「打尖」,直接向財委會提出,被視為不尊重議員,亦不按常規;事件牽涉一地兩檢,是否破壞《基本法》,需更多時間討論,倉卒推行是罔顧法治精神。

參考資料
網頁
‧高鐵相關新聞
http://www.hk01.com/search/高鐵
‧ 高鐵追加撥款直接交財委會審議
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infrastructure/html/2016/02/20160202_163749.shtml

載自2016年2月22日《S-file通識大全》

文:區美玲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