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古人愛情故事 文人多情有段故 2015.02.13
1503 1503

黑朱:又到情人節,街裏愛人一對對。想當年,我們都曾經動地驚天愛戀過啊!
白朱:一天到黑也在想當年。想當年,黃霑為了追求狄娜也使出渾身解數,現在呢?二人都升了仙,俱往矣。
黑朱:文壇才子黃霑?竟然有這回事?
白朱:黃霑當年經常邀約狄娜吃飯,每次見面更定必帶備一支玫瑰花送給狄娜!有一次,黃霑拍遍尖沙嘴所有花檔的門,只為買玫瑰花給狄娜。這些就是情趣了!
黑朱:浪漫又怎樣?懂浪漫不代表會專情,黃霑也不單單向一個女人獻殷勤了,他與林燕妮那段情史亦為人津津樂道。文人多情向來也是如此。不相信?我數給你聽!

妻妾成群 多情蘇軾最愛誰?

才子蘇軾和元配妻子王弗亦妻亦友的關係千古傳頌。〈亡妻王氏墓誌銘〉記載了蘇軾對王弗另眼相看的事:蘇軾有幾次忘記了詩句,王弗也提點一二,蘇軾才知道她滿腹詩書,覺得她非平常女子。正所謂:「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女人果然要多讀點書。相傳王弗二十七歲過世後,蘇軾為這位亡妻親手種植了三萬棵松樹,真是浪漫至極!

十年過後,蘇軾突然夢見王弗,詞興大發,作了一首〈江城子〉,王弗也算有面子了。「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這首詞道盡蘇軾的思念。文人的「思念」令人費解,其實蘇軾當時已經再娶了王弗的堂妹王閏之,其後又納了王朝雲作侍女。到王閏之去世後,我們的大詞人蘇軾也有為王閏之寫祭文,更希望和她死後同穴!到王朝雲去世,蘇軾從此又不再聽王朝雲的飲歌〈蝶戀花〉,又為她興建「六如亭」,亭上刻有「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到底蘇軾最愛是哪個女人呢?就是不同時期最愛不同的女人了!

徐志摩 為女死為女亡

願作「天空裏的一片雲」的徐志摩也犯了天下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變心。已婚的徐志摩留學時遇到林徽音,於是他決意和身懷六甲的妻子張幼儀離婚。正當他打算追求女神時,佳人卻和梁思成訂婚。徐志摩傷心欲絕了一段時間,又在舞會上遇到有夫之婦陸小曼。郎有情時妾有意,陸小曼為徐志摩而離婚。幾經波折,兩人成婚了。陸小曼成為徐志摩的繆思女神:「眉,我的詩魂的滋養全得靠你……有你的愛他就不愁餓不愁凍,有你的愛他就有命。」這些情話真是令旁觀者「毛管戙」。

你以為徐志摩很癡情?你以為徐志摩放得下林徽音?又錯了!徐志摩成婚後,多次不滿陸小曼生活奢侈,兩人更因而吵架。有一次,徐志摩和陸小曼吵架後,離家出走了。他得知昔日女神林徽音辦了一場演講會,於是專程乘飛機去捧場,誰知飛機失事了。一代才子和他的愛情就這樣葬身天空之上。「多情自古空餘恨」,這句話在徐志摩身上能體會得一清二楚。

※張幼儀的侄孫女張邦梅,據張幼儀自述寫成《Bound Feet & Western Dress: A Memoir》,後出版中譯版《小腳與西服》。
※電視劇《人間四月天》以徐志摩的愛情故事為藍本,劉若英飾張幼儀,周迅飾林徽音,伊能靜飾陸小曼。

魚玄機 為愛變濫情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魚玄機一首〈贈鄰女〉寫出了她的感嘆。魚玄機自甘淪為風塵,被古人所不齒。她放浪形骸,是因為被負心人李億所拋棄。

魚玄機的美貌和詩才非常出眾,吸引很多公子哥兒,而李億就是其中之一。她把自己委身予李億後,過了短短三個月的新婚日子就被休了!因為李億的元配夫人勢力非常大,大得可以逼他寫休書。剛剛被休時,李億也有去看望魚玄機,但過多數月後,李億竟然瞞着魚玄機偷偷離開了。她非常傷心,於是在自己居住的道觀「掛牌」,表示自己樂意和不同男人幽會!

魚玄機的死也非常戲劇化,話說魚玄機懷疑她的婢女和她的其中一位情夫有姦情,所以打死了那一位婢女。這件事東窗事發,魚玄機就被判斬首。魚玄機的濫情就是被李億的薄情所逼出來。

流言「緋」語 文人戀愛小秘密

白朱:你有沒有看「情陷夜中環」?王迪詩和「ifc張智霖」很曖昧啊!
黑朱:亞視那一套《情陷夜中環》?有個角色叫王迪詩?
白朱:沒有常識真可怕,我是指作家葉朗程的專欄!他在專欄裏指自己和一個叫王迪詩的作家一起共晉晚餐,更暗示彼此有些曖昧情愫。
黑朱:Daisy Wong早前澄清沒有這回事,是不是那位「ifc張智霖」希望借王迪詩的名氣來吸引讀者呢?
白朱:他們的感情孰真孰假就只有天知、地知和他們本人知道,讀者看過文章也不過是一笑置之。不過也有傳以單身才女形象擄獲讀者歡心的Daisy早已嫁作人婦呢!古今文人也有很多戀愛傳聞纏身,如果他們還健在,真不知道會有甚麼反應!

趙明誠 巧計娶得李清照

宋代女詞人李清照和她的丈夫很有情趣!他們會互相寫詞。有一次,李清照的丈夫趙明誠要到遠方處理公務,留下她一人於家中,李清照於是寫了一首〈醉花蔭〉來表達思念之情。唉!我嫁給你也有幾年,你連一個字也沒有寫過給我!如果你寫給我,我一定會好像趙明誠一樣,開心得三日三夜內作詞五十首來和你比併文筆。

李清照與趙明誠同樣熱愛金石學,為了買收藏品,他們甘願節衣縮食。為了我們的家,我也願意節衣縮食!李清照和趙明誠相比,看似是李清照比較聰慧。依我看來,趙明誠才是「扮豬食老虎」。鄰居陳三姑聽她的女兒的朋友說,趙明誠的父親詢問他一些婚嫁之事,趙明誠就表示自己發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字謎:「言與司合,安上已脫,芝芙草拔」。這個字謎的答案就「詞女之夫」,於是趙明誠的父親就替趙明誠向李清照提親,趙明誠分明是早有預謀了!我也愛這種預謀!

花生男:「我今年的送給你的情人節禮物就是詠讀一首〈醉花蔭〉: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李商隱 被大膽求愛

年少無知時,我也曾經抄襲李商隱的〈無題〉,送給我暗戀的對象。原來,李商隱也被人告白過!話說有一位女子叫柳枝,她聽了李商隱的堂哥吟詠李商隱所作的〈燕台四首〉,於是把自己的衣帶剪斷,打一個結,希望用衣帶換取李商隱的贈詩。過了數天,李商隱和堂哥路經柳枝家門,柳枝主動邀約他數天後外出約會!李商隱最後因有要事未能赴約,就這樣錯失了一段艷遇。可能他們有緣無分吧!

除了柳枝的艷遇外,據說李商隱和兩位女道士好像有過一段情!學者根據〈聖女祠〉和〈月夜重寄宋華陽姐妹〉等詩,推測李商隱曾與宋華陽觀的兩位女道士有過一段情,他們更有雲雨之事。李商隱真是艷遇不斷!

花生女:「你當年的情書在我手中。
〈無題〉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轉蓬。」

奴隸情詩系 沈從文

〈懸崖上的虎耳草〉:「我行過很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沈從文的情詩真是纏綿悱惻。沈從文在大學任教時,愛上了他的學生張兆和,於是不間斷地寫情書來攻陷芳心。張兆和一開始未有被他感動,反而覺得很困擾!

沈從文未有因而放棄,更寫了多首「奴性」極重的情詩給女神:「我說我很頑固地愛你,這種話到現在還不能用別的話來代替,就因為這是我的奴性。」原來沈從文在愛情面前卑微得像個奴隸,單身了多年的我也想做「愛的奴隸」!他的奴隸策略很成功,張兆和慢慢習慣了他的追求。就這樣,沈從文開始出現在張兆和家中,張兆和最後更和沈從文結婚!

文壇俠侶對照記

黑朱:說到文壇情侶,鄭梓靈和楊一沖一定是其中的佼佼者!
白朱:而我不知道楊一沖是誰……
黑朱:楊一沖就是鄭梓靈的愛人啊,他也是名作家,已經出版過十多本小說了……
白朱:是名「作家」不是「名作家」吧,看他的Page只有二千多個Like,鄭梓靈是他的四倍!
黑朱:對啦不是「名作家」啦……傳聞是鄭梓靈帶他入行的呢!不過人氣至今仍然遠遜鄭梓靈。
白朱:鄭梓靈早前才說過:「愛一個人,不管境況怎樣,絕不覺得是拖垮」,該不會是在說楊一沖吧?
黑朱:我怎麼知道?不過他們曾經合著三本小說,不知鄭梓靈是否想以此幫楊一沖谷谷人氣,來個絕地大反擊呢?
白朱:雖說是合著,不過讀者們只想弄清邊個打邊個,看看偶像寫的是哪個章節。既然如此,不如一人寫一本,談談與對方的愛情故事更好。
黑朱:唏,一人寫一本的文壇情侶大有人在,對讀起來花生殼滿地,掃地掃死你!

張愛玲與胡蘭成 今生今世不團圓

說到對讀起來最有味道的兩本書,非《小團圓》與《今生今世》莫屬,全因兩書打對台,各有各說法(小二,再來兩斤花生!)。兩人初相識已對上眼,胡蘭成自認先喜歡上張愛玲:「我只覺世上但凡有一句話,一件事,是關於張愛玲的,便皆成為好」;但先愛上對方的,卻或許是張愛玲。《今生今世》寫下了一段往事:張愛玲曾送他一張照片,背後寫着:「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但她心裏是歡喜的,從塵埃裏開出花來」;《小團圓》更寫到男方登門造訪後,留下的「一煙灰盤煙蒂,她都揀了起來,放在一隻舊信封裏」。連垃圾都不放過,看來張愛玲真是個癡情種子,又不見有人想要黑朱的鼻涕紙?不過胡蘭成獲贈照片後,「我只端然的接受,沒有神魂顛倒」,原來襄王還未動情之前,張愛玲已先敗倒在他的塵埃裏了。

愛與痛的邊緣

不過二人何以不再團圓?先看看胡蘭成怎樣描述張愛玲的豁達大方:「我已有妻室,她並不在意。再或我有許多女友,乃至挾妓遊玩,她亦不會喫醋。她倒是願意世上的女子都歡喜我。」既然張愛玲不介意胡蘭成多情,那麼我們這些三姑六婆也只好閉上嘴了。好在有人的地方就有花生,多年後《小團圓》出版,為故事提供了第二個版本。書中影射胡蘭成把自己的風流軼事巨細無遺地寫進信件,一封封寄予張愛玲,令她在痛苦中煎熬:「如果還想保留他,就必須聽他講(情史),無論聽了多痛苦。一面微笑聽着,心裏亂刀砍出來,砍得人影子都沒有」。呵呵,原來胡蘭成只是自我感覺太良好,連身邊人是開心還是苦澀、豁達還是忍耐都傻傻分不清。老實說,胡蘭成這個大漢奸不要也罷,小姐你要好男人,何不考慮黑朱呢!

※《小團圓》是張愛玲的半自傳式小說,書中的主角盛九莉及邵之雍影射現實中的她與胡蘭成。
※《今生今世》是胡蘭成的散文式自傳,其中〈民國女子〉、〈漢皋解佩〉等篇章與張愛玲有關,二書對讀可說是最佳的下酒菜。

林振強與嚴素君 死火撻出愛火花

《小團圓》苦澀辛辣,狠狠地賞了胡蘭成兩巴掌(打得好!);洋葱嫂嚴素君所寫的《洋葱頭背後的林振強》卻頁頁塗滿蜜糖,比我黑朱白朱更甜了一截!二人的邂逅,從一次車子死火開始:林振強為洋葱嫂及其友人修車,最後發現死火原因竟是「新牌仔」入錯波,洋葱嫂形容:「他並沒趁機取笑我們這三個無知少女,亦沒有急不及待認叻起來」,印象分即時爆燈。此事也成為了林振強的寫作靈感,他在《洋葱頭大四喜》中寫了篇〈女人不宜駕車〉,當中有一節搞笑得來甜絲絲的:「妳那訴不盡的眼睛,只適宜藏起妳一切、藏在我心底……不宜碌來碌去望倒後鏡、爭泊位」;這一撻不只撻着了車子,更撻着了二人的愛火花!

相見好 同住難?

林振強與嚴素君這一對的確是天造地設,不過花生友們總是衰衰的想睇你好得幾耐!婚後家務天天都多,連林氏夫婦也大呼怕怕。洋葱嫂在書中投訴:「每當我建議吸塵執屋,Richard一定推搪,並狡辯說所有東西都有存在的權利,包括塵在內。真沒他好氣。」《洋葱頭大四喜》中,林振強似乎覺得認衰仔就咩事都冇:「想起要洗衫,手震覺頭暈……惟有悄悄翻轉身,用被蓋着責任心,再瞓。」老公不願做,洋葱嫂又看不過眼,只好自己做了,寫道:「不緊要,慢慢地,我便適應下來。」這一句平平淡淡的「不緊要」實在內含洋葱,到底要多愛對方,才能心甘命抵地為他做足一世家務啊?看到這裏,臉上掛着兩行眼淚的黑朱哽咽一句:「……老婆,我要紙巾,不是抹地的毛巾啊!」

※林振強在八十年代創造出沉迷女色的「洋葱頭」,書中的漫畫及打油詩抵死惹笑,亦穿插了與妻子的生活片段及溫馨畫面。
※林振強逝世十周年時,其妻嚴素君(洋葱嫂)重新整理丈夫作品,記下二人間的溫馨故事,揭開洋葱頭背後林振強最真實的一面。

 

文:彤、輕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