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廢超人月巴氏 2016.01.12
14917 14917

月巴氏,簡直就是一個「寫作超人」,他寫生活雜文、電影雜文、畫漫畫,甚至小說。1996年他以〈少年〉獲得青年文學獎小說組冠軍;十九年後重出江湖,推出《超人間失格》。故事以「我,有一天成為了超人」開首,然後交代「我是怎樣成為超人」的,回溯整個故事。至於月巴氏的種種,他是怎樣成為「寫作超人」的,還有小說裏的自卑、孤獨、沙田,甚至「他」的能力,就在這篇〈廢超人月巴氏〉中細談。

創作廢超人 源於自卑

談到書名《超人間失格》,月巴氏坦言與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不無關係,「故事裏面談到主角好像慢慢失去了做人的資格,其實《人間失格》也是說這種人的狀態。」然後他又添加了超人元素,所以改名為《超人間失格》。有趣的是這並不是一般意義上能力非凡的超人,這是一個「廢超人」!「小說主角想做一個超人,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局限和不如意,他覺得成為超人可以得到自由,可是最後他會發現,自己是非常的廢。」

月巴氏不但在小說上寫超人,也會畫超人漫畫。他說:「都是一些廢的超人啦,就是甚麼都做不到的,沒有超人能力的。」可是為甚麼他那麼熱衷於此呢?「這可能與自己的性格有關」。他自嘲「自己本身比較自卑,常感覺自己廢廢的,設定出來的人物當然也只能是一個廢材,如果設定一個強者出來,我覺得不夠說服力,因為自己從來就沒有當過強者的滋味」。月巴氏說如果自己寫了一篇文章,可是因為時間緊急無法修改好,也會感到很不開心。而現在重返校園讀哲學,也感到原來自己以前甚麼都不是。

如此多才多藝,為甚麼會自卑呢?這與他少年有關,雖然不是小說中那個十七歲的高中生主角被人搶錢、拳打腳踢等等嚴重欺凌,但是因為小時候他就有點胖,所以大家都會叫他「肥仔」。不但是體形的問題,他還常常覺得自己讀書不夠別人聰明,運動不比別人厲害,樣子又不夠別人帥,而產生自卑心理。月巴氏說:「我其實是挺自卑的一個人,我會把別人的評論放到很大,我想這種欺負不是人家有意欺負我的,但是我會看到自己不足,認為自己是有缺陷。」

我只是一個孤獨的廢超人

《超人間失格》故事中的主角不但是一個廢超人,還常常感到很孤獨。其實月巴氏說他也是一個孤獨的人。這關乎寫作者的狀態──創作這個故事歷經了七年之久。故事最基本的框架成形於2009年,是為了參加台灣的一個小說比賽而寫的。雖然拿不到獎項,可是月巴氏一直有嘗試其他不同類型的小說,常常看到別人寫得好,就會模仿一下。在2013年的時候機緣認識了出版社的編輯,於是認真地把後半部分全部改了一遍再出版,當中經歷了很多的醞釀和思考時間,而且看了很多日本的推理小說去吸收養分。這個橫跨七年的寫作過程,無疑是孤獨的。月巴氏坦言:「現在還是覺得很多部分處理得不夠成熟。」感覺自己很廢。

而孤獨還來自於個人的追求。月巴氏說:「我經常一個人看電影,絕大部分都是自己一個人看的,當中只有少部分是和一群朋友看的。」他不但一個人看電影,還一個人去吃自助餐,「一個人吃自助餐是我感到最孤獨的事,一開始的時候是非常尷尬的,但是後來有時候約不到人,自己又想吃,就會自己去吃。」月巴氏還笑言,當然不會在晚餐的時段吃,通常挑宵夜的時間,這樣沒有那麼尷尬。

廢超人在沙田成長 熟悉的都在慢慢消失

在小說《超人間失格》中,主角成長於「沙囲」。月巴氏說「沙囲」是以沙田為原型而創造的,因為小時候就在沙田長大。「我小學三年級就搬入沙田,到現在已經三十年多年了。本來是以『K市』命名,但是為了讀者有地理感,我就改為自己小時候住的地方,因為我會比較熟悉」,有助書寫。

可是在小說最後月巴氏感慨道:「我們熟悉的都已消失」,沙囲多了很多車和新屋苑。他說這是刻意寫在小說裏面的,因為看到了沙田的變遷:「以前我小時候去新城市廣場,我會覺得很多東西可以逛,現在的新城市廣場沒有甚麼可以看,淪為一個很悶的地方。」小時候月巴氏一放學不會馬上回家,而是去逛街,沙田那時候有賣遊戲、賣漫畫、賣日本雜誌的攤檔,但都慢慢消失了,現在都沒有了。

不但是賣的,食的也一樣。月巴氏說有一間餐廳在瀝源邨旁邊,叫「蘭香閣」,自己讀中學的時候常常去光顧。那時候環境很寧靜,甚至後來畫漫畫,也常常去,坐在一個玻璃旁邊的卡位完成作品。但因為領展加租,蘭香閣搬遷了。餐廳雖然還在,可是位置改變了,環境和感覺都已經消失了。

四大能力 擺脫廢超人聯盟

在月巴氏的《超人間失格》裏面的超人也不是一無是處,他有視力加強,和自行瘉合傷口的能力。確切點說,他創作的不是Superman,而是Darkman──黑色戰衣、黑色球鞋搭配黑色手套,活像蝙蝠俠。月巴氏說他對黑色其實有特別的感覺,因為自己體形比較胖,所以「黑色好像很安全,可以保護自己甚至隱藏自己」;相反,穿白色衣服的時候他自嘲恍如裸體。被問到怎麼可以不做廢超人,成為真正的超人,月巴氏列出了四大能力,教你成為二十一世紀真正的Superman。

第一是有自行瘉合的能力。這是指瘉合自己受傷的心靈,並非小說中的單純瘉合肉體的傷口那麼簡單。月巴氏說:「現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天都有很多人很多事不斷地傷害你,讓你感到很難受。」要擁有自行瘉合的能力,才能克服這些傷害。第二就是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就像小說《超人間失格》裏面的A同學一樣懂一點格鬥術一樣。月巴氏說自己在大學的時候就學了蔡李佛拳,「不是叫你去欺負人攻擊人,只是當自己遇到襲擊的時候,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第三就是要有學會分辨是非黑白的能力。月巴氏覺得能夠解釋到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哪些應該做,哪些不應該做已經是一個很好的能力。就如在臉書上,很多人不會先去求證事情,或者了解背後的原因,就會盲目分享和按讚,甚至在公眾場合「搬字過紙」照讀不誤。其實這樣會對當事人形成一種網絡欺凌,甚至造成極大的傷害,而我們不得而知的。第四就是要有拋開一些固定規條的能力,特別是女生。例如傳統性別定型下要女生相夫教子、從一而終等等,要訓練自己有打破框框的思維,尋找真正的自己。

相信擁有以上四種能力,就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超人了!廢超人月巴氏,共勉之!

左:《超人間失格》封面出自利志達手筆,月巴氏說這是「最好的漫畫家配最好的設計師!」

右:新書《浪漫月巴睇Bloody》繼續談電影,但就集中談月巴氏最喜歡的「Bloody片」──喪屍片、血殺片、怪物片。口味另類?愈怪誕愈真實,月巴氏在血肉橫飛的表象中,總能理出脈絡思緒,反照更為荒誕的現實社會。

 

文:郭艷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