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文學crossover多媒體 2015.12.01
14663 14663

當你翻開一本書,我們常常以為裏面是白紙黑字的靜態陳述,可是當你進入了文本的想像,開始有形象的塑造、聲音隨之而來,還有身體的觸感,一切都會「躍然紙上」。

香港藝術發展局以「串流字不息.文本再想像」為主題,舉行首屆「文學串流」文學節,一方面策劃舞蹈、音樂與電影的文學跨界項目,一方面推廣本地團體的文學活動。藝發局文學藝術組主席吳美筠博士說:「我們通常以為看書才是學習,其實學習是可以通過聽啊看啊動啊來實現的」。通過有趣的「感官」閱讀,她希望能「建立香港文學的閱讀人口」。

文學可以用身體感受:詩歌 × 舞蹈

「詩歌的語言是節奏和文字
舞蹈的語言是形體和節奏
詩歌與舞蹈通過節奏『串流』」

詩歌「翻譯」成舞蹈 把握兩種「節奏」

甚麼叫舞蹈?吳美筠說:「舞蹈是用形體去呈現自己的感情,而形體裏面有一個內在的節奏。如果沒有音樂依然可以構成舞蹈,但是沒有身體的語言(形體)則無法成為舞蹈」。形體作為舞蹈的語言,是舞蹈的基本要素,而用身體去表達情感時,其實是有節奏的,這個節奏來自於對詩歌節奏的再把握。

詩歌的節奏來自哪裏?「在讀古典詩的時候,我們往往可以通過押韻和平仄,甚至註釋去理解文字,可是新詩的韻律是自由韻又沒有註釋」。把新詩「翻譯」成舞蹈的時候,往往須要舞者對詩歌文字進行想像,利用身體的節奏感知詩歌的節奏,釋放詩裏面的內容。

王榮祿以身體觸感 詮釋詩歌世界

編舞家王榮祿以〈詩 × 形體〉拉開了「文學串流」文學節的序幕。在文學串流的開幕禮上,他分別選用了吳美筠的〈第十道〉、王良和的〈身體〉、洪曉嫻的〈行走排練〉和洛楓的〈菠蘿油圓舞曲〉四首詩歌,編成舞蹈演出。這四首詩歌都牽涉到身體的思考,王榮祿就用身體詮釋詩歌的世界。

〈第十道〉用「一個男人來演繹生子,用一個男人的大喊演繹生子的陣痛,反思兩性之間的種種張力」;隨後用〈身體〉反思身體與人的關係;接着在〈行走排練〉中,提煉一個孤獨行走的狀態;最後用〈菠蘿油圓舞曲〉,反思人身處電子網絡世界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產生甚麼問題。吳美筠說:「其實他把四首詩歌結合、排序,再成為一個整體去表現是有意思的,代表着人出生的張力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這種詮釋,反映了文學的再生力和放射性的特質。」

梁璇筠帶領中學生 用青春的張望為詩起舞

自2008年起舉辦「詩節」的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其中文科老師梁璇筠帶領學生參與文學串流活動,名為「半變態」。「完全變態」是指昆蟲成熟的時候,「半變態」恰恰就代表着未成年,以及在成長中「仍在張望、不斷思考、曖昧混沌的狀態」。活動探討與中學生息息相關的「成長」主題,藉此抓住青春的尾巴。梁璇筠形容,「雖然詩節已經進入第八年,可是今年因為參加了文學串流,以前只是自己學校的學生參與,現在變成了對外開放,可以接觸到更多的中學生。而且今年的形式也做了很大的改變,增加了與觀眾互動的環節,讓人人都可以參與、可以經歷!」

參與學生把夏昵的詩歌〈十七〉演繹成舞蹈,詩歌寫十七歲這個浪漫年紀的疑惑和掙扎,在舞蹈上也不斷地呼應這個主題。梁璇筠回想表演時的情景:「舞者首先抱着自己的身體,成為一個閉縮、包緊的狀態,表現出成長的矛盾。他會縮一縮膊頭,表示嘗試掙脫,舞者的動作張力會比較大,因為要顯示年輕人的愛憎分明。可是又會發現無法擺脫成長,所以膊頭又縮不回來。最後舞者決定把衣服脫掉,顯示出成長與放開」。吳美筠說看過這個形體表演,感覺「學生很忠於自己的身軀,當他慢慢拉出自己的衣服,露出十七歲瘦弱的身體,我感覺到他很想去探索成長的問題,而且很勇於去探索自己的身體」。

文學可以聽:小說 × 音樂劇

「小說有一個人物,有故事有框架
音樂劇有演員,有旋律有聲音有空間
小說與音樂劇通過人『串流』」

小說「演繹」成音樂劇 利用音樂使用空間

小說和音樂劇都有人物,即使是後現代後設小說甚或魔幻寫實小說,都存在故事人物。吳美筠形容「小說的人物在舞台上即是演員,這是兩者相通之處」。

不同的是,後者強調歌曲音樂旋律。演繹文本的時候,必須懂得「用音樂去表達情緒,甚至人物的氣質」。還有一個不同的地方是空間問題,吳美筠說:「劇場有一個劇場空間,有一個舞台空間去演繹。因為存在一個完成的時限,所以舞台的表演很壓縮,觀眾都是通過你在舞台上演繹的情緒去理解文學作品。」但是小說不同,小說可以從盤古初開的混沌談到永恒,沒有空間的限制。

《雪狼湖》震撼人心的音樂劇

說到印象最深刻的音樂劇,吳美筠馬上想起《雪狼湖》。音樂劇《雪狼湖》根據鍾偉民的小說《雪狼湖》改編而成,由張學友擔任藝術總監及主演。吳美筠說這是香港其中一個最震撼人心的音樂劇。故事講述花王胡狼和富家小姐寧靜雪這兩個人物的「浪漫悲情的愛情故事」。吳美筠形容「故事非常純情,適合中學生閱讀」,是進入音樂劇學習很好的途徑。

《雪狼湖》大量的使用了古典音樂樂器作配樂,並與張學友情深款款的流行情歌相結合。「而且劇中歌曲全由林夕填詞。林夕是詩人,他有詩質,懂得用簡單的語言表達詩質。他更保留了原著故事中,莎士比亞式的淒美和浪漫的調子,再重新創作」。除了音樂,吳美筠還談到分幕的問題。整個音樂劇分兩幕共三個小時,這是一個重要的用空間處理故事的方法。

最期待 董啟章《貝貝的文字冒險》

《雪狼湖》已是1997年的演出,今年聖誕節就有「普 劇場」的《貝貝的文字冒險》上演。改編自董啟章的青少年文學作品,音樂劇鼓勵小朋友以寫作表達自己。故事講述一個初中女生貝貝熱愛畫畫,卻討厭文字。一天接到神秘的電郵後,竟然落入了文字魔法師黑騎士統領的符號王國。黑騎士給貝貝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寫作難題,貝貝必須發揮想像力和創意,寫出令黑騎士滿意的好文章才能回家。

吳美筠說香港一般的兒童音樂劇,大多以繽紛色彩與悅耳音樂吸引小觀眾,預計今次劇團會把故事載歌載舞地「跳」出來,同時更期待音樂劇會有特別的地方。而且吳美筠相信,「就算沒有看過原著小說,也能在欣賞音樂劇的時候看得明白」,所以不用先看書,先聽音樂劇,引起興趣,再慢慢發掘文本的趣味,也是一種很好的學習文學的方式。

其他文學活動

  • 合家歡音樂劇《貝貝的文字冒險》
    主辦:普 劇場
    日期及時間:12月19、24、25、26日,晚上8時
          12月20、27日,下午5時
    地點:屯門大會堂文娛廳
    詳情:http://www.poptheatre.info

 

  • 讀戲劇場《我父之家》
    主辦:香港話劇團
    日期:12月6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2時45分
    地點:香港大會堂高座8樓演奏廳
    詳情:http://www.hkrep.com

 

  • 「嗨,前面嗰位」音樂演出
    主辦:香港創樂團
    日期:2016年2月28日、3月6日及13日
    地點:油街實現、香港文物探知館、自由約@西九文化區
    詳情:http://www.hknme.org

 

  • 開放詩之夜
    主辦:卑利街詩會 Peel Street Poetry
    日期:逢星期三(每月首星期三除外)
    時間:晚上8時
    地點:橙皮音樂廳Orange Peel Music Lounge
    詳請:http://peelstreetpoetry.com

 

  • 12月寇比力克詩會
    主辦:寇比力克詩會 Kubrick Poetry
    日期:12月20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4時
    地點:油麻地Kubrick書店
    詳情:http://kubrickpoems.blogspot.hk

文學可以看:小說 × 電影

「小說沒有影像
電影的語言恰恰是影像
小說與電影通過隱喻『串流』」

小說「改編」成電影 導演給你創造影像

你有沒有幻想過金庸《神鵰俠侶》中的小龍女究竟是甚麼樣子?他筆下的小龍女美若天仙、冷艷動人,是劉亦菲還是陳妍希?為甚麼小龍女一直選用不同的藝人,還是遭到各種的詬病,道理很簡單:「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小說其實是一個文本,裏面沒有影像,往往是通過你的閱讀,然後自己創造影像,自己創造心目中的女主角。可是電影恰恰相反,電影是導演做了一個影像給你。吳美筠說:「我們看電影是一個框架之下的影像,無論你的熒幕有多大,你都是在一個框架下看世界。而這個熒幕下的影像,其實是背後有一個製作人甚或創作者,去創造一個世界給觀眾,引導觀眾你怎樣看。」

《胭脂扣》 從李碧華的到關錦鵬 隱喻重重

吳美筠說,小說與電影通過隱喻「串流」,以李碧華的小說《胭脂扣》改編為例,《胭脂扣》講述的是塘西風月女子如花,在五十二年前與情人十二少相約吞食鴉片殉情的故事。著名文藝片導演關錦鵬改編這個故事時說:「我拍《胭脂扣》,大概跟香港面對九七回歸有關,客觀地說,這給香港人帶來蠻大的影響。」

電影把小說中的事物具象化,加重了它們的象徵意義。「電車」放在電影裏,是如花和袁永定邂逅的場地,有一種香港人集體回憶的隱喻。還有「胭脂扣」這一愛情信物,如花在黃泉久等不見十二少,回陽間尋找他的時候,作為一種重要的歷史道具出現,胭脂扣隱喻歷史的「物化」和「現代」的失落。

電影播映會 從室內走向戶外

來年一月香港文壇有一大事,就是香港三大作家西西、劉以鬯和也斯的紀錄片《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放映。吳美筠說室內電影影院劇場常有,可是戶外播放的從來沒有試過,所以也想嘗試聯絡、籌辦,踏出第一步。

而「文學串流」在明年三月復活節的時候也會在室外播放電影,主題是「一手寫一手編」。香港很多文學作家,就是一邊「寫」小說,一邊「編」寫電影劇本的。活動將探討他們一手編一手寫的創作世界,屆時除了戶外放映,還會邀請作家甚至演員分享。適逢復活節公眾假期,而且費用全免,吳美筠希望大家積極參與。

小結:串聯文學與人

「串流」有四種意思:其一是「電腦的串流技術」;其二是「把香港文學與大眾讀者串聯」;其三是「把相關文學各個團體大串聯」;其四是「文學與其他藝術的串聯」。吳美筠舉辦「文學串流」這次活動,決定半年裏把香港文學進行一次「大晒冷」,希望無論大人小朋友都成為閱讀人口,一起擺脫「香港是文化沙漠」的論調。

「文學串流」活動

  • 講座:香港文學和世界文學的互動——翻譯的文化政治
    日期:12月5日(星期六)
    時間:上午10時30分至12時30分
    地點:香港大會堂公共圖書館推廣活動室

 

  • 研討會:香港文學的現況與未來——香港作家是如何育成的?
    日期:2016年1月9日(星期六)
    時間:上午11時至下午6時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 「文學在手邊」書籍交換計畫
    「文學在手邊」流動書車已正式啟動,將一連六個月走遍香港不同的文學活動場地,展現香港文學出版的姿采,推廣本地文學出版。
    日期:即日起至12月4日及2016年1月9日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詳情請瀏覽「文學串流」網頁:www.litstream.hk
一起串流!litstream@Facebook

 

文:郭艷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