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你認識多少水 2015.11.27
14653 14653

萬變的水 生死由之

 

美國太空總署早前在火星上發現了水,意味火星是一個「可能移居」的地方。有水的地方,才有生命,地球上超過七成的土地被水覆蓋,水形成了美麗的百川河流、海洋湖泊,孕育各種生物,甚至文明都是沿水而生。地球上某個角落的海底,有一群自出生便活在水中的動物,正談論着各種粵語「水」文化,還有水的文學象徵和意義。

 

 

既為春水 又為驚濤

水的形態千變萬化,有波平如鏡的,也有波瀾壯闊的。中國古典文學作品中,有關水的描寫很多,如杜甫〈客至〉「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交代所住的屋舍有漲滿的溪水環繞着,以自然之景突出環境清幽。水的美態多樣,不同天氣彷彿也能為水妝扮,如蘇軾在〈飲湖上初晴後雨〉形容「水光瀲灩睛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除了描繪水的靜美,他也寫過水奔騰的一面,〈念奴嬌.赤璧懷古〉中寫到:「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浪濤捲起的浪花彷彿能夠碎裂岸邊,這個激烈的畫面和歐陽修的〈采桑子〉形成強烈對比:「無風水面琉璃滑,不覺船移,微動漣漪⋯⋯」這裏的水平靜得像玻璃一般,只有在小船移動的一下,才微微泛起了漣漪。水的形態各有特色,點亮了文人的腦袋,為我們帶來很多優秀的作品。

 

洗清前塵 由水再生

水能潔淨萬物,在傳統意義上更代表了抹去以往的過犯或罪孽,讓人得以「再生」。著名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有劉正風「金盆洗手大會」的情節,代表他從此以後退出江湖。「今日金盆洗手,想要遍告天下同道,劉某從此退出武林,再也不與聞江湖上的恩怨仇殺⋯⋯」劉正風以「洗手」的行動,用水洗掉過去的前塵往事,告知武林中人他將會過新的生活,離開江湖是非,意味「重生」。不只中國文化如此,西方文明也視水為得享新生命,例如基督教有「洗禮」的儀式。基督教徒藉「受洗」(即澆灑、澆灌或浸入水中的方式),與基督及祂所賦予的新生命連結起來,意思也是賜予新生及救助,與中國文化中「金盆洗手」的含義相近。

 

大自然之力 欺山莫欺水

除了新生之意,水還代表死亡和毀滅。沈從文的《邊城》以水鄉為背景,主角在水邊成長,天保和儺送兩兄弟同時喜歡翠翠,其中一個片段講述天保得知翠翠喜歡儺送,自知比不過他,決定出海做生意,怎料:「天保大老坐下水船到茨灘出了事,閃不知這個人掉到灘下漩水裏就淹壞了。」明明很熟水性的天保,在出海時意外淹死,儺送亦飄泊他鄉。後來一場大雨,翠翠發現船被沖走,屋後的白塔也沖塌了,她只能等待儺送歸來。傳統神話故事「精衞填海」中,水也暗藏死亡和怨恨之意。精衞本是炎帝神農氏的小女兒,有一天她在東海遊玩卻溺死水中,由此對大海結下不解仇怨,她死後化身為鳥,終日從山上銜來石頭和草木,投入東海,意圖填沒這片令她喪失性命的大海。

 

孕育文明的母親

水對於中國文學有很重要的影響力,更是世界文明的重要建構者,被認為是人類文明的母親。一道河,被稱為母親是由於河流的水能滋潤大地,各種物種應水而生,就像賦予萬物生命的母親。例如中國古社會以務農為主,對於水的需求很大,黃河流域四季分明,水溫條件甚優,十分有利農作物生長,時人多選擇定居附近。人們聚居後,經濟活動由此展開,不少王朝更將首都定於黃河流域一帶,於是連帶人文活動也在中下游發展,成就華夏文明。中國人認為黃河像母親一樣孕育歷朝歷代人,彷彿目睹中國成長及發展。

 

流年似水 逝者如斯

 

水的形態多樣,有平靜如鏡的,有驚濤駭浪的,但不論何種形態,水依然會流動,有的很明顯,有的是不知不覺間。文人抓住水的流動性,往往用以象徵流逝的事物,特別喜歡以此比喻時間,因而成了一種文學意象。

 

 

浮生若水 捉不到的時間

川流不息,如同時間不等人。早於《論語.子罕》就有:「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後人多理解孔子所說的「逝者」為「時間」,提醒人們時間是不停止地消去,切記珍惜。李白〈將進酒〉首兩句:「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表面上只是簡單陳述水流走便不會回頭,但若結合下一句:「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不久前還是烏黑的頭髮,一下子變成雪白,所以第一句所指奔流到海「不復回」的顯然不只是黃河之水,而是以水借喻時間逝去。杜牧在〈汴河阻凍〉同樣點明:「浮生卻似冰底水,日夜東流人不知。」把水與人生的流逝結合起來,人生如水,隨着時間不分晝夜、無聲無息地流逝。

 

前事似水 追憶逝去山河

水代表時間流逝,更代表國家更替。王安石在〈桂枝香.登臨送目〉中直接指出:「六朝舊事隨流水。」與他同一時期的蘇軾也在〈念奴嬌.赤璧懷古〉中表明:「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曾經的英雄好漢在歷史的洪流裏早已不復存在,蘇軾卻當是水「淘盡」了這些英雄好漢,「水」的象徵意義明顯。南宋的汪元量在〈潮州歌.其六〉中亦曾化用「大江東去」四字,寫到:「北望煙雲不盡頭,大江東去水悠悠。」那段南宋尚算風光的日子已經與江水一般成為往事,可見水借喻成時間、過去了的事物,放在人身上代表了人生的片片過去,而若放在整片歷史上就是逝去的朝代。

 

哀愁如水 時間帶走美好

隨着時間過去,對人而言再美好的往事都成為過去,對國家而言則是漸漸衰亡。面對這種流水一般的時間,李煜作為亡國君主,就曾以水說愁。〈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中:「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這一種「故國不堪回首」的感受促使他的哀愁如春水向東流一樣自然及無休止。以水喻愁是古今皆有的事,例如填詞人林若寧〈撈月亮的人〉以水寄託愁緒:「月半彎/淡如逝水一般映照你下落/狹路短/走過璀璨情境漸漸微薄」交代思念對象已經不知所終,下落如逝水一般黯淡無痕,曾經的美好也隨時間逝去。

 

笑看流水 放輕得失莫執着

有人悲哀地看着一切如水般流逝,有人卻能笑看天下變。明朝楊慎在〈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依然用水比喻時間的流逝,但面對這不可避免的事情時,作者卻多了幾分氣慨,提出所謂的成功與失敗,其實轉眼就像滾滾長江一樣洶湧東逝,轉瞬已不得見。誠然,在歷史的洪流裏,我們渺小得甚麼也不如,又何須執着當下的成敗與否?這種着人莫要執着的想法,也是古今有之,填詞人黃霑在〈滄海一聲笑〉如此寫道:「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只記今朝」將人生的得意失意放諸大海之中,轉眼便隨時而逝,留不得痕迹,歌詞更交代應如何看待海浪不止、時間不停的事實,不論是「滄海」、「江山」、「清風」以及「蒼生」都是以笑面對。時間如水般流逝是不可改變的事情,但我們能改變的卻是自己的心態。

 

深情水?忘情水?

 

有些人會認為女人就像水一樣,就像《紅樓夢》中賈寶玉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可見水除了會比喻成時間以外,也會比喻成女人,進而更以水比喻兩人的關係,故水在文學意象中,又有愛情之意。

 

 

細水流長 情意綿綿

水資源豐富,予人無窮無盡的感覺,因此在愛情角度中也象徵「不息」。徐幹在〈室思六首其三〉曾提及:「人離皆復會,君獨無返期⋯⋯思君如流水,何有窮已時。」丈夫遠行不知何處去、不知何時歸,思念之情就像滔滔不絕的河水般,不會有停止的時候。這一意象在〈上邪〉中更明顯:「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首樂府詩反映了作者認為江水無盡,愛到深處的人誓言,只有連江水也枯竭之時,才會與愛人分開,表達了深愛之情。江水代表了不絕之意,是愛情詩詞裏常用的象徵。

 

不論離合 由水見證

水在文學作品中是見證主角們愛情始末的地方。〈詩經.鄭風.溱洧〉曾提及:「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詩中的溱水和洧水是兩道平靜的河流,兩岸滿溢春意,男女之間的愛情隨之而起,在兩道河邊歡歌笑語的片段就是愛情的見證。除了印證愛情的萌生,水也見證愛情的破滅、情愛到頭。〈詩經.衛風.氓〉是一首棄婦對丈夫控訴的長詩。其中「淇水湯湯,漸車帷裳。」指女主角被休後,只得渡淇水而歸。「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最後詩人哀嘆即使河水奔流不盡,但還是有「岸」,暗指情意再多若對方不珍重,也必會有盡頭。

 

阻隔情人 未能見亦未能及

以前的交通不發達,河道阻隔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套用在愛情之中,水也代表了分隔情人的障礙物。李之儀〈卜運算元〉全詞圍繞長江,「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長江是阻礙兩人相見之物,男女主角相愛卻因受到距離的限制,只能各守一方,不過作者也寫道:「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幸而他們雖不能見,卻能「共飲」,可見水雖阻礙了他們,卻不礙他們兩心相通。〈詩經.秦風.蒹葭〉也有欲求佳人卻被水所擋的情節,「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作者心上人在河水的另一方,水阻礙了二人相見,若逆着流水追尋心中人,路途險阻而漫長;但若順着水流去尋她,她又儼如在水的中央。作者亦提及伊人的位置除了「在水一方」之外,也是「在水之湄」及「在水之涘」,惟道路總是「道阻且長」、「道阻且躋」及「道阻且右」。水隔絕有情人相見,伊人永遠可望而不可及。

 

前事如水 情愛已盡

前頁也提及過水的流動性讓人比喻美好的事物消失,特指時間已逝。若在愛情上用「流逝的水」作意象,則象徵情愛的終結。秦觀所寫的〈八六子.倚危亭〉就有:「怎奈向、歡娛漸隨流水,素弦聲斷,翠綃香減。」往日恩愛歡樂的片段隨着流水而逝,再沒優雅的琴聲,也不能再嗅到伊人的香氣,作者此時融情入境,感傷於戀情的無疾而終。後文亦有融情入境:「片片飛花弄晚,濛濛殘雨籠晴。」雨水在文學上向來是淒然的意象,此詞中更是「濛」及「殘」,將悲哀之情刻畫得更深,更能反映作者對已盡情愛的惋惜。

文:魚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