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群眾集資 成就大想頭 2015.10.22
14426 14426

人生在世, 總不免談及將來。講夢想,怕說得太多太矯情;講創業,又好像太「商業」。世事何其多,無論你搞生意、搞藝術,抑或個人小夢想,只要一牽涉到錢,很多人都會耍手擰頭,嘆口氣就放手。不甘安分做個打工仔,想任性一下,或者可以考慮「群眾集資」,實現「大想頭」。

 

許婷婷 群眾集資平台FringeBacker負責人

百花齊放 凡人共享

搞生意,幾乎樣樣都要用錢堆砌,光是宣傳就要動用無數資源:落電視、報章廣告,大搞商場活動,宣傳鋪天蓋地。但對小資本而言,可是動用整副資源:「落廣告都有基本門檻,你不可以只出一秒電視廣告吧!」你說政府有一籃子創業基金,但動輒借十萬八萬,不是人人都打算要創一番千秋大業;搞藝術的缺錢,申請藝術發展基金又可能資助微薄,略嫌小恩小惠。此時群眾集資就如霧海明燈,為無力圓夢者指點迷律。近年集資平台百花齊放地湧現,其中在香港推行群眾集資的始祖平台FringeBacker,負責人許婷婷希望讓更多平凡人都有能力實現夢想:「即使不是大企業,都可用你自己的方式,利用小資源,在細空間完成夢想。」

成立香港通訊社 集資幫到你

在2012年成立的FringeBacker,至今已有過千個項目在平台發放,成功例子眾多。近年的經典項目就要數吳曉東創辦香港人的通訊社。要在香港辦通訊社,吳曉東揚言要邁向國際。你笑他癡人說夢話?許婷婷卻欣賞他的計畫清晰,目標明確:「他所有事情都交代得好清楚,例如要請幾多人。」內容具體,也是這次計畫的成功原因:鬧得沸騰的高鐵工程超支及延誤,吳曉東指香港的主流媒體不會有編採資源去涉足調查報道,假如有通訊社,調查記者深入跟進、實地採訪,或有機會揪出元兇、揭露事實,「他知道大家關注甚麼話題,令大家容易理解項目性質,知道其定位。」不過,計畫有多意義重大、目標有多明確,前提你要有資本才可做夢──無人知又怎籌錢,「當時他爭取到很多傳媒曝光率,集資那幾個月間不斷有訪問見報。」結果排山倒海迎來的,不僅訪問,還有資金。結果短短3個月,項目已比原訂目標多籌100萬,合共400萬,超額完成集資。

名氣非關鍵 多勞者果實更豐

聽完吳曉東的例子,可能你會認為他來頭不小,掛着前任有線、無綫電視記者名銜,有一定知名度,才會吸引更多人支持,許婷婷卻搖頭:「有名氣不是關鍵,當然也要有一定背景,才能證明對方有能力完成項目。但最終都要視乎他付出多大努力。而且,名氣不高的人都可能會有不錯的成就。」在FringeBacker集資項目默默耕耘,甚至因而成名的例子就有設計師Agnes Nong。

這位來自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的畢業生,2012年開始集資,為期70多天,最終超額完成,籌得2萬多港元。許婷婷欣賞她的敢學敢捱:「她會相信你的意見,然後身體力行去做。」當時平台每逢獲傳媒邀訪,都鼓勵她一同出席,希望爭加曝光率:「明明不是訪問她,但如果當人問起我們最近有甚麼項目正在進行,她都可以答幾句。」幾個月間不斷累積,最後竟有40多篇報道寫有Agnes的故事:「她當時仍只是個畢業生而已!」

夢想與經歷 一一集腋成裘

參與群眾集資, 放進人生百寶袋的, 不僅是圓夢本錢, 還有寶貴經歷。一次FringeBacker帶同Agnes參與高級皮革用具品牌Hermès展覽會,席間更有Hermès家族傳人。這位傳人正負責品牌一個重新設計不完美皮革用具的系列,這意念正好與Agnes的廢物升級再造項目不謀而合。

遇上同路人,更會惺惺相惜,這位國際級品牌傳人邀請Agnes見面詳聊,許婷婷笑道:「那天早上我陪她飲咖啡,幫她壯膽。她臨出發時更對我說:『我不懂說英文!』」好消息接二連三,集資期間,Agnes遇上伯樂──一家本地酒店的高級工程師。對方不但支持,更讓她在酒店放置個人作品。

Agnes其後開始與不同大公司合作,舉行各種升級再造的工作坊。「看着她由剛畢業,一路成長,9個月後終於完成展覽,更成立個人公司,她真的夢想成真!」香港地一人有一個夢想,7百萬人就有7百萬個夢,即便見證過無數夢想實現,這位集資平台負責人都會為一個小女生的美夢成真而感動。




集資零距離 圓夢指日可待

群眾集資彷彿以藝術項目、大型組織活動為主,但FringeBacker就覺得任何人皆可一試,只要你年滿18歲,就可以申請集資。相對商業世界,群眾集資平台就只有年齡門檻,雖然中學生未夠秤,但何嘗不可作為參考?學生哥都可以集資!

步驟一
提交集資項目計畫書,並拍攝宣傳片(建議不多於5分鐘)、構思予支持者的回禮,連同姓名、電郵、電話、個人網站或facebook(選填)、個人介紹(選填)。集資金額不限。

步驟二
有專人聯絡核實個人身分,如核對身分證資料,然後再回覆計畫是否會在FringeBacker上發布。如計畫有任何資料不充足,會有專人提醒。過程普遍經電郵、電話等方式進行,有需要時會另行約見面談。

步驟三
計畫發布後,集資開始。集資時間會由集資者選擇,平台亦會提供意見,一般為期60至90日。因為集資時間太短,集資者未必夠時間更新計畫內容、宣傳方向等;時間太長,群眾未必會注意到項目時間迫切,甚至會很快遺忘。

步驟四
集資者須不定期更新項目的最新消息,並在各大社交媒體作宣傳,增加曝光率,爭取更多支持者。支持者可經銀行入數、信用卡、PayPal捐助款項,金額不限。

步驟五
由於FringeBacker採取「全部或零」集資方式,假如集資期限屆滿,完成目標,集資者會經FringeBacker以支票形式收回集資款項,凡非設定最低集資目標(如慈善項目),平台則會收取5%費用;但假如未能籌集目標資金,所有已籌款項都會全數歸還支持者,平台亦不會收費。

步驟六
集資者須實踐承諾,履行完成項目的責任,並向支持者送上回禮以表謝意。

項目內容 天馬行空任我創?

想頭太大,不一定會被集資平台拒諸門外。曾有城大學生為前往南極參與研究計畫的經費而參與集資,最終成功。「即使是太空計畫,如果交代清楚計畫現行階段,很實在地形容現行情況,而非誇大,我們都不會干涉。」平台不會自我審核,只要是合法、合理,一律歡迎。

人情還人情 數目要分明

由於平台涉及錢銀交易,集資者必須提供身分證明文件,如以個人名義集資,須提供身分證;以團體或公司名義集資,則須提供公司註冊文件。「有錢銀來往,就要釐清誰是責任負責人。」均均真真,毫不兒戲。不過,成為支持者過程相對簡單:只要申請FringeBacker戶口,或者經facebook、twitter等社交戶口都可登入。有關聯絡方式如電郵亦會留下記錄,但可選公開或匿名。假如捐助款項後,亦會收到確認電郵。早前音樂人香蕉奶的集資項目,就因所籌得金額在截止前幾日突然大幅跳升,其中不少用戶幾乎同時註冊,被指造數。同樣作為集資平台負責人,許婷婷則覺得「始終那次無充足資料判斷,胡下判斷是對該項目不公平。」FringeBacker平台的支持者亦無特別審核程序,換言之一人有機會可擁有幾個戶口捐助款項,但對此許婷婷卻不太擔心:「我們只是提供客觀環境給大家去做,不會介入太多。」

公開平台 減低走數機會

出於欣賞,不少人都願意真金白銀捐錢以示支持。但與網上購物不同,回禮、成果不會即時送達。萬一有人「走數」怎辦?在外國實行已久的群眾集資平台,確實曾發生類似「騙案」,許婷婷則大派定心丸:「我們是公開平台,絕大部分都不會發生上述情況。」但她亦坦言平台暫無措施確保集資者如何運用資金:「這樣是『踩入』該計畫,我們不能、亦無權這樣做。但我們有條款寫明對方須履行計畫,這是集資者的責任。」選擇在平台發布項目集資,全有白紙黑字的條文記錄,資料充分:「如果真的發生不幸情況,我們都會提供相關記錄讓捐款者跟進處理。」擁有一個集資平台系統,方便省時,但總有意外發生;然而假如無相關系統,一切交由大眾自發,「既沒有退款機制,會很無保障。」正如錢幣有兩面,一面字一面花,孰好孰壞也是兩面睇呢。

載自2015年10月22日《S-file通識‧中文 練習王》

文:識識 攝:郭正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