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跨界寫作 2015.02.03
14050 14050

     我當時在紅番區甚至與街坊們組織過一隊樂隊Blue Bird,我是鼓手──沒錢買鼓,便直接在自己身體上練習,於是學會了Jazz的節奏、靈曲的節奏、搖滾的節奏⋯⋯所以我學的不是平平仄仄的節奏,而是流行音樂的節奏。而且更重要的是內在的節奏。
(《浮城述夢人》頁123)

      香港有一位藍領詩人,叫阿藍,揸的士,也做過巴士司機。他出身寒微,家裏曾經窮得要搭紙皮在街上睡。他自學寫詩,也自學音樂,引文說到,在紅番區(指六十年代的觀塘),為了學打鼓,他用自己的身體當作鼓,這是我們萬萬想不到的,說到這兒我便感到慚愧,我們的物質那麼充足,真不應找任何藉口。

      寫作並沒改善阿藍的生活,但他未有放棄,參加青年文學獎,投稿當時的《秋螢》詩刊,認識了也斯、葉輝等作家。他們交流寫作的心得,同時一起努力做跨界的創作。文學、音樂、繪畫等不同的藝術各有特點,但也可以互通。好像阿藍學打鼓,把音樂的節奏結合詩歌,他的新詩常用疊詞和重複的句子,一詠三歎,有強調的節奏感。大家可以上網找〈一首低沉的民歌〉來讀,甚至有台灣歌手張懸朗讀的版本呢。

      跟阿藍一樣,也斯同樣因跨界創作而著名,他寫電影評論,多年來跟攝影師、視覺藝術家、設計師、音樂家及舞蹈家有不同的合作計畫。例如也斯有次主動請時裝設計師黃惠霞為他的小說《剪紙》做兩件衣服,便是文學與時裝的跨界嘗試,成品曾在香港書展也斯的一個專題展覽上展視出來。

      更新鮮好玩的,例如近年台灣有一些手機短訊徵文比賽,用手機短訊幾十字的篇幅創作故事,又有與動漫結合的輕小說,不少的創作成果已經可以看到了。如果你喜歡寫作,又喜歡聽歌、看動漫,或是其他藝術媒體(舞蹈?繪畫?攝影?),為甚麼不想方法把它們結合起來,做一些跨界創作的嘗試?說不定創作的快樂會變成兩倍,甚至更多。

 

文:可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