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如果你是生還的5% 2015.05.19
13955 13955

     「如果世界上只剩下5%的正常人,你還為了甚麼活下去?」這個假設問題似乎有點超現實,但想深一層卻足以令你直視人類的本性,到底我們是為何而活?甚麼讓我們堅持活在這世上?網絡人氣小說《凶港》第四部曲《生還者的善與惡(上)》已經面世,小說中的香港充斥着行屍走肉的喪屍,末日氣氛濃烈。你是為何而活?

歡樂男孩筆下的黑暗人性
      網絡人氣小說《凶港》已經連載了七年之久,故事講述二○一三年地球受到來自金星的「瘟疫」,世界災變,香港亦不能倖免,一夜變凶港,不少人在災難中死去,有人變成了喪屍,而活下來的則分成了兩批人,一批感染了喪屍病毒M-virus的帶菌者到了南丫島生活,他們是有異能的「調整者」;而另一批人則是平凡的「自然人」,遷往了長洲。他們雖同為香港人,但卻因經歷不同而建立出截然不同的生活模式:南丫島享受着自由民主的體制;長洲則由獨裁者所統治。五年後,來自南丫島的兩位主角小雨和朱古力奉命調查這一宗浩劫。

      單看簡介,不禁想起經典喪屍片《生人勿近》,但最意想不到,創作出這個沉重和黑暗世界的,是一位愛笑、樂觀且幽默的白領男生超值牌,而他劈頭第一句便說:「胡亂灑狗血不是我的風格。」喪屍竟然不以血肉橫飛、屍橫遍野情節作重點?「我反而較着重人與人之間的故事,這也是我將故事背景設定為後災難時期的原因。我個人也很喜歡這些末日情節,因為人類總在大是大非前才顯露出真本性。」就正如《凶港》首三部曲中的其中一名女角美螢,她原本看似天使般存在,最終卻成了背叛朋友的大奸角,「有不少故事為了凸顯其故事性,往往會將人物設定得很單一,但我深信人性是很複雜的,一個人可以原本很善良,但在危難關頭卻可以做出邪惡的決定,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此黑暗面,但這並不代表他是壞人,有時人類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就如我自己,有時很文靜,有時又很活躍,有時又有點自私。」所以當小記笑說像超值牌般樂觀之人,其世界觀竟如斯黑暗,他苦笑了一下,「我盡量保持樂觀而已,甚至變得有點達觀,但每當看到沒有出路的香港,也感到異常悲觀。」

大是大非中見真善美
      或許看多了荷里活式英雄大片,總覺得拯救世界者必為異能人,但閱讀《凶港》,你會發現這並不是常理。「在第一至三部曲之中,我選了阿軒作為主角,他普通、優柔寡斷,甚至有點怕死和懦弱,但在最後關頭卻成為了拯救眾人的英雄。」原來英雄不必強大,反而心態更重要,「我們都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就算面對困難,也不能退縮,為了自己最愛的人和朋友犧牲也在所不惜。」主角阿軒在最後關頭決定與喪屍拼死一搏,最終犧牲性命;而那些偽善、把自己包裝得漂亮的人,最終卻離棄昔日戰友而去。

      當然,放下書本,又回到了現實世界,沒有喪屍的追捕,距離世界末日也暫時還有一段時間,但大是大非前,我們總要信,「我們必先清楚地認識自己,清楚自己的界綫,然後堅持自己的原則,別讓他人左右到,不要接受那些偽善者的指鹿為馬。」咦?似乎若有所指?「我真的很希望香港有天會變成故事中的南丫島,享受着自由和民主。」就單是堅持這一大原則,你做到了嗎?你相信我們終有這樣的一天嗎?

你是為何而活?

文:Venu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