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蛙蛙看天下 2015.04.17
13704 13704

      有個知名的實驗是這樣作的:把青蛙放進沸水的鍋,牠會一躍逃生;把青蛙放進冷水的鍋加熱,牠不覺水正在加溫,直至水燙了,牠已四肢無力難以逃脫。這就是所謂的「溫水煮蛙」──多得facebook上的人氣插畫師白水早幾年創立了《溫水劇場》專頁,令不少人對這四字有更深體會。他將港人「青蛙化」,利用蛙口表達自己對社會的想法,搞笑的卡通公仔、充滿喜感的劇情背後,其實盡是荒謬和傷感。水已愈煲愈燙了,城市已陷入時刻高溫,黑色幽默還管用嗎?

蛙人們的黑色喜劇
      有別於其他插畫師的作品,《溫水劇場》中的所有角色並不會令你大呼「好得意」,但勝在趣味十足,抵死啜核的對白讓人不禁會心微笑。就如其中一格漫畫:「有天青蛙想替兒子買藥膏,走進尖東其中一家藥房詢問,職員竟說這裏所有藥房都沒有藥膏出售,叫牠到其他地區的藥房購買。」別以為黑色喜劇般的情節是虛構故事,這一切原來都是作者白水的真實經歷。
      殺到埋身,生活受影響,但奈何不少港人卻選擇無視這些轉變,「創立《溫水劇場》,正是希望將香港的現況投射到漫畫之中,增加時事的趣味性,能影響身邊的人多點留意新聞,留意社會上正發生的事。」但白水卻說他由一開始已決定不會畫政治人物,甚至不會畫人類,「有很多人連三個司長姓甚名誰、甚麼樣子也不知道,就算畫他們的樣子出來也沒意思,倒不如全部『青蛙化』,更可將距離感拉遠,讓貼身的事變得沒那麼貼身。」讀者們用旁觀者角度,將漫畫中的情節當成全新故事般來看,聽到青蛙們對世事的批判,笑着笑着,忽然領悟到這些荒謬的事原來正在身邊上演中。

影響一個人也是影響?
      說到創作的初衷,白水坦言最初很天真地覺得,影響到一個人便已是成功,但當facebook專頁的Like數只是緩慢地遞進,他也覺得利用漫畫來喚醒人的功效其實不大:「在網上世界,你要走出圈子去接觸不同的人是很困難的事,正如你不認識明星的話,你永遠也接觸不到明星圈子裏的人。」就連影響身邊人的成效亦不算大:「在我身邊差不多有一半人完全不問世事,離地到上了火星,不知社會如何運作;而另外一半人當中,有些只對時事一知半解,只有剩下的四分一人真正了解社會正在發生甚麼事。」儘管如此,白水仍努力創作其他主題的漫畫,如專門訴說親子關係的《蝌蚪仔劇場》及懷緬童年的《嘔電傳真機》,希望能盡量吸納更多不同的人前來看他的漫畫。
      事實上白水本身亦很低調,待朋友們在雜誌上看到他的訪問,才知道他就是《溫水劇場》的作者,近來漫畫的影響力亦開始慢慢浮現:「同事中有些離地火星人,他們不單會開始留意我的作品,更會向我詢問漫畫中的社會議題,例如早前香港提倡向內地買電的新能源組合諮詢,他們更說要填表向政府表達意見,但他們連政府會諮詢也不知道。」

啡蛙青蛙集一身

      從小到大,白水都敢於與大眾價值觀不同,如中學年代會考成績不好,重讀後明明夠分數升上中六,卻決定轉讀IVE,只為證明自己有小聰明;後來踏入社會又因為想讀碩士而毅然辭職;工作雖常穿梭中港兩地,卻勇於對執政者作出批判,對社會的不公義發聲。這些熱血、不理世俗眼光的行徑,就有如《溫水劇場》中其中一位主角啡蛙般,而另一隻青色的青蛙,則是一個偶有牢騷,但為了生活而妥協的打工仔,白水笑說這兩個角色原來同時存在他體內:「人愈來愈大,又組織了家庭,自然要為生活妥協,但晚上回到家裏,卻仍堅持畫漫畫來表達對社會的不滿。雨傘運動期間,我更走到佔領區,為示威者素描打氣。」

      眼看客觀環境不如意,有人會選擇放棄生育,免得後代受苦,但白水卻毫不畏懼,在去年誕下麟兒:「我相信社會是一個周期,不斷在變,極權的執政者並不會千秋萬世,樓市亦不會只升不跌。雖然現今社會是絕望的,但我相信在大世界內總有希望。」

文:Venu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