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善良的槍? 2015.04.21
13701 13701

      那怕一片樹葉的飄落,不在秋天你就必須告訴讀者它為甚麼可以飄落。故事不能在無因果中展開,人物不能在無因果中言行。

(《發現小說》頁95)

      早前我在專欄裏說,要顧及故事的情理,要考慮因果關係,一個人如何由正常漸轉變態,下手殺手?寫之前要思考周詳,寫的時候要用心鋪排。有學生說,我考試的時候只會選論說文來寫,不會寫抒情描寫文,更不會跑去寫小說。其實寫抒情描寫文、寫小說,跟論說文一樣講究因果邏輯,在抒情文裏,不能說感動便感動,更不能說哭便哭,人的情感不是電器按鈕便會運作起來,抒情也要有因,有鋪排,合乎情理。

      一片樹葉飄落,若不在秋天,也得告訴讀者原因。故此我們若要寫出一片落葉引發的感受,也得顧及季節啊,若不是秋天,便要告訴讀者樹葉為何掉下來,是因為一陣風?還是別的原因?這是寫作時對「因」的考慮,俄國作家契訶夫則強調「果」,他說:「如果小說裏出現一把手槍,它最終一定會發射」,這是說作品裏的每樣事件,都必有其因果,必有意義,不會無緣無故出現的。寫的時候要留意,不然會被讀者發現漏洞,或是覺得有些地方不合情理。

      這令我想起周星馳的電影《逃學威龍》,戲裏有一把善良的槍,不會發射子彈的。這個情節既無厘頭又搞笑,顛覆了手槍的形象,也彷彿呼應着契訶夫那句話。一把槍不發子彈,要來做甚麼?是沒有意義,純粹搞笑的嗎?到了電影的尾聲,為了制伏壞人,周星馳情急之下,只好拿起善良的槍向擲壞人,擊中他頭部最終把他制伏了。善良的槍雖然不會發子彈,但還是有它的用處,有它在電影中存在的意義,擲向壞人,其實也是一種發射,應驗了契訶夫的話。

      作文也同樣道理,文中出現的東西都應該有其意義,不宜亂加亂寫。下次落筆前,先想一想,你文中是否出現善良之槍?

文:可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