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三跑起動 港人受惠? 2015.04.13
13562 13562

機場第三條跑道,已獲行政會議拍板興建。繞過立法會審批,更無公眾諮詢,事情令到社會人士、環保組織,例如前天文台台長等人大鳴大放,主要論點是造價千四億的跑道其實是動用公帑、卻欠效益,又損害了環境⋯⋯
「三跑」事件使「眾志成城」四字在香港變得愈來愈模糊,政府的視綫和公眾的焦點往往落差甚大,結果是爭議不斷。

能源科技與環境+今日香港

主題: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生活素質
探討問題(按教育局指引)
‧人們的生活方式及社會發展怎樣影響環境和能源的使用?
‧社會大眾、不同的團體和政府,可以為可持續發展的未來作甚麼回應?
‧香港居民對不同層面的生活素質的優次有甚麼不同看法?
‧哪些方面的生活素質被視為最重要?哪些被視為最急切的需要?甚麼人可作出相關的決定?為甚麼?





對於預計耗資一千四百一十五億港元興建的香港機場第三條跑道,政府和公眾的看法極端,爭議亦因此而起。



請大家不要把討論重點放在「千四億港元是不是很昂貴」的事上。千四億港元的確是龐大的數字,有人把澳洲布里斯班市、加拿大卡加利市和廣州白雲機場擴建跑道的造價和香港比較,由於前三者造價分別為八十億、一百二十四億和二百三十五億,這樣看來,香港以千四億興建三跑似乎有點「離譜」,令人難以置信。

不過,物價不斷高漲,和其他計畫加建新跑道的國際機場比一比,香港又不是太過分,舉例,台北桃園機場計畫興建第三個航廈及第三條跑道,預算亦要一千億港元左右。既然重點不在金額,那麼社會上的爭議在甚麼地方盤縈?

爭議點1:資金來源:自資VS公帑

新聞報道說機場三跑繞過立法會,直接由行政會議批准。本來,香港重大基建都要由政府撥款興建,因此須要立法會審批,但機場管理局說會「自資」興建三跑,就不用受到立法會質詢和首肯,可是,社會人士質疑所謂的「自資」方式。

根據資料,三跑的一千四百一十五億元造價融資是這樣得來:
~五百三十億元來自借貸及發債,佔百分之三十八;
~四百七十億元來自不派股息十年及盈利,佔百分之三十三;
~四百二十億元來自向旅客徵收一百八十元建設費,佔百分之二十九。

借貸不派息 損市民福利

借貸、發債和不派股息,對不少人來說都是巧立名目動用納稅人的錢。須知道,機場是香港政府出資興建,亦即是公帑興建,機場營運得宜、有盈利,政府會收到股息作回報,而股息存入庫房,最終用於政府項目開支中,社會和市民受惠。

同樣,借貸和發債雖然可以籌集到資金,但要償還的,還債和還息會削減盈利,兩項融資最終都會導致政府少收股息,影響政府庫房收入減少;當初用了納稅人的錢建設,如今市民的福利卻可能受影響。(另外有關收取$180建設費的爭議,可參考「學習教材」部分)







爭議點2:增競爭力:飽和VS欠效益

根據業界估計,未來二十年,全球客貨運量將維持每年約百分之五的增長,然而香港機場方面表示,以現時的雙跑道系統運作,實際最高容量為每年飛機起降四十二萬架次,並會在未來數年出現飽和(見下頁圖表),如果不加建跑道,香港就不能應付更多的旅客和貨運量,失去其所帶來的利益。相反,興建三跑可以創建十萬職位,帶來四千五百億經濟效益。

質疑問題:空域+管理

當局對機場雙跑道即將飽和的說法,並未能說服部分人士,他們認為是機管局管理不力,以至跑道使用欠缺效益,其實未必需要建第三條跑道,甚至建成了亦無助提升效益,例如:

‧空域問題

內地限制空域,香港飛機起飛後不能即向北飛,否則會嚴重影響深圳機場運作,所以香港飛機起飛後都要先向南飛,爬升至一定高度後才能繞飛進入大陸空域。由於只有一個飛行方向,飛機都要排隊輪候,因此香港機場在興建時本來預計每小時的飛機起降可達八十六架次,現在卻只能做到六十八架次。

當局宣布要興建第三條跑道以增加機場效率和競爭力,但就沒有交代如何處理空域問題,人們就擔心即使有多一條跑道,飛機依然得一個起飛方向,仍是要排隊出發,無助增加每小時起降量,增加效率之說成疑。

‧航班載客量
去年七月,機場發展關注網絡與環保觸覺發表分析報告,就2010年至2012年合共1,000,344航班的目的地、載客量作詳細分析,發現香港機場航班載客效率有下降趨勢──載客量較少的單走道飛機按年微升,但載客量較多的雙走道飛機按年微跌。他們認為是機管局及民航處的失職,沒有善用現有雙跑道,讓載客量較少的航班霸佔升降時段,削弱香港機場雙跑道的效率。



小結
從各界輿論可以看出,香港市民大眾並不強烈反對花大筆公帑興建新跑道,只是擔心花了的錢是否值得,這涉及社會資源的運用。此外,爭議並不只在金錢與效益的問題上,也論及金錢、效益與代價,其中的代價就是對環境生態造成的破壞,難以彌補,特別是對中華白海豚的影響(同學可在「學習教材」部分延伸探討)。



相關概念:行政主導(Executive-led)
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的決定,讓人感覺是政府一意孤行,無充足民意基礎作支持,以至如今爭議紛紛。其實香港特區的政策推行,的確可以如此,因為香港是行政主導。
香港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分立,政治架構的理念是要避免權力過分集中,獨立運作之餘又要互相監察制衡。特區的政策,先由行政機關負責提出,能否順利推行,立法會是關鍵──其實立法會最能左右政府政策的一招是「經濟封鎖」,只要立法會不批出撥款,許多政策都無法落實。
今次三跑的興建,由行政會議批准,而融資方面並不須要立法會的審批,基本上已是沒甚麼必勝方法可以去左右政策的落實了(環評報告亦已審批),就是看有關方面會不會就公眾的關注程度及民意趨勢,從善如流。



相關辭彙
‧基本建設 (基建) Infrastructure
‧公眾利益 Public interest
‧社會利益 (社會效益) Social benefit
‧成本效益分析 Cost-benefit analysis
‧生態破壞 Ecological disruption
‧輿論 (民意) Public opinion
‧政府權力 Governmental power
‧行政會議 Executive Council (ExCo)

Mind Map:反對興建「三跑」原因



學習教材

發展基建 不惜代價!


資料回應題


細閱以下時事漫畫,然後回答問題。



多角度思考
1.漫畫的內容跟你知道的三跑融資方案有何異同?(4分)
2.你認為漫畫為何會有這些內容?(6分)
3.承上題。試分別從旅遊業方面和制度方面分析徵收「建設費」對香港帶來哪些影響。(8分)

建議答題方向
1.根據官方公布的三跑融資分案,三分一的工程資金來源,是向每名旅客收取一百八十元的機場建設費,亦會向航空公司增加收費(相信會轉嫁給旅客),但就沒有圖中所示的百萬元抽獎。
2.因為額外的收費必定會令到旅客不滿,更何況不是「用者自付」,所交費用並無相應服務提供,怨言必多,所以漫畫幽默地加插了「抽獎」內容,化解旅客不滿。
3.一百八十元相對旅客的旅費或機票費用,比例不大,相信旅客一般亦不會為此而不到香港旅遊,對旅遊業影響輕微,但此亦反映了香港機場屬獨市經營,旅客別無選擇,而營運機場是公共事業,加收費用卻沒有有效的監察。

延伸回應題

細閱以下報章報道和中華白海豚HOPE的圖片,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
保育中華白海豚是機場第三跑道環評的最大爭議,漁民黎先生昨指,出海捕魚數十年,見證中華白海豚「有少無多」,對於機管局指中華白海豚會在填海工程完結後重返,抱有懷疑。環保觸覺總幹事譚凱邦批評,當局為發展基建,不惜一切代價,「菜園村要鏟,新界東北都要鏟,連中華白海豚都不保。」他批評顧問公司和專家不夠中立。
美國海豚專家Bernd Wursig重申,基於「良心」去研究工程對中華白海豚影響,工程對噪音和水質都有影響,不排除海豚會離開有關水域,他說唯一支持興建機場第三跑道的原因,是有足夠緩解措施,認為建議劃設二千四百公頃海岸公園,將與沙洲及龍鼓洲和大小磨刀洲兩個海岸公園,吸引海豚回歸。
資料來源: 2014年6月24日《星島日報》「環團漁民不信白海豚回歸」



多角度思考
1.你了解中華白海豚在興建第三條機場跑道上的角色嗎?(4分)
2.根據資料,當局和環保專家在興建跑道及保育白海豚之間作出了怎樣的取捨?(6分)
3.承上題。HOPE的事件告訴大家一個怎樣的現實?(6分)

建議答題方向
1.如何減低對周邊生態,如中華白海豚的影響,使其棲息地的破壞減至最少,是三跑環評報告獲得接納與否的關鍵,而只有環評報告獲通過,三跑工程才能順利展開。
2.當局和環保專家是以興建三跑為目標的,沒有因為保育問題而撤回發展的計畫,只是願意盡最大努力把對中華白海豚的影響減至最少;他們認為,中華白海豚會避開工程的,當海岸公園建成後,就會被吸引返回。
3.同學可以自由發揮作答。(提示:中華白海豚雖然聰明,但在繁忙的水域,牠們難以避免會受到傷害和死亡。根據資料,海岸公園是在部分工程完成後才開始興建,這樣一來,中華白海豚的數量會不會因工程展開而減少?成功避開工程影響的中華白海豚又會不會再被吸引回來海岸公園生活?)

參考資料
網頁
‧海豚三十
http://3rwdolphin.weebly.com/
‧三跑道系統
http://www.threerunwaysystem.com/tc/index.aspx
‧香港赤鱲角輸給新加坡樟宜
http://www.inmediahk.net/20140819a

載自2015年4月13日《星島日報》《S-file通識大全》

文:許少媚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