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雨傘運動中最常見的修辭手法--拈連 2015.01.06
1216 1216

雨傘運動清場,現場有一標語:
「清得了場,清不了人心。」
這是用了「拈連」的修辭手法。
甚麼是「拈連」?比如說:
「催淚彈可以驅散人群,但驅散不了人群對民主的訴求。」
「警方可以綁住示威者,但綁不住他們反抗的心。」
「這夜很黑,但這幾位警員的手段更黑。」
當然也有相反的口號出現。這是後期我在網上看到的語句:
「示威者佔領了街道,卻佔領不了民心。」
「他們霸佔了街道,也霸佔了巿民謀生的機會。」

其實,所謂「拈連」手法,簡單來說,就是用兩句話,一前一後,一實一虛,但兩句皆用相同字詞貫穿,來達到的藝術效果。
多講無用,再看例子。即使TVB也曾有過關於囚禁民運人士的描述:
「政府關得住他的肉身,關不住他的靈魂。」
我前年參加過植樹計畫,當時的口號是:
「我種下種子,也種下了希望。」
所以,懂得於日常生活中運用「拈連」,句式變化有深度,亦具感染力。
再來歌頌蜜蜂吧:「蜜蜂是在釀蜜,也是在釀造生活。」
例如太太親手調配一杯朱古力特飲給我,我可以這樣寫:
「這一杯,裝滿了朱古力,也裝滿了濃濃愛意。」
有點「肉麻」,對不對?來個相反情況。
例如女朋友決意到外國留學,你到機場送別,可以這樣寫:
「飛機飛走了,我的幸福也飛走了。」
千萬別像這位同學,寫成:
「飛機飛走了,我的行李也飛走了。」
這是甚麼手法?這不是任何手法,這叫做唔見咗行李,快報失。

其實,拈連可以再分「順連」和「反連」的:
‧他們霸佔了街道,也霸佔了巿民謀生的機會。(順連)
‧我種下種子,也種下了希望。(順連)
‧午夜來愁未醒。(反連)
‧他我身不殘。(反連)

 

文:蕭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