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雞子兒 2019.11.29
22134 22134

  「雞子兒」,是小雞兒的意思嗎?不是。

  但凡學過普通話的人都知道,輕聲、兒化是普通話的具有特點的語音現象,有的詞語在言語表達中,還有修辭作用。我們集中討論兒化。請大家關注以下詞語:

玩兒 事兒 小孩兒 聊天兒 飯館兒 沒準兒 一會兒 一塊兒

  上述代表普通話特點的兒化詞必須兒化,不兒化違反人們說話習慣,給聽的人一種不合適、不自然的感覺。「雞子兒」就是雞蛋,不說雞蛋,說雞子兒,這跟忌諱文化有關,尤其與老北人的表達習慣有關。

 

「蛋」、「卵」古今字義各不同

  在老北京眼裏,帶「蛋」的字幾乎沒有一個好詞兒:壞蛋、搗蛋、滾蛋等等。老北京把雞蛋說成「雞子兒」,據說,與清朝太監有關,是語言中的一個忌諱。

  雞蛋在古漢語裏,一般說成「卵」。成語中的「泰山壓卵」、「以卵擊石」還保留了古漢語的用法。比喻強弱懸殊,穩操勝券(比如:選舉),人們還用這個古老的成語:「泰山壓卵」。比喻自不量力,結果必然失敗,就是「以卵擊石」。這兩個成語中的「卵」,都指雞蛋,因為人們飼養家禽,母雞下蛋,俯拾即是。可是,在另外一個成語「覆巢無完卵」,「卵」特指鳥蛋。我們想想看:鳥巢翻覆,巢中的卵(鳥蛋)必隨之跌破。成語「覆巢無完卵」語出《世說新語》,請大家找找看,琢磨故事中的內涵。

  「卵」在古漢語的雞蛋義(狹義),現代漢語基本不用。比較古今漢語詞典,我們不難發現,義項有所不同:《現代漢語詞典》(或《國語辭典》)收錄兩個常用義項:①卵生動物的蛋(廣義);②雌性的生殖細胞。翻查《文言文字典》與古籍,還能找到「蛋」指雞蛋(或鳥蛋)的義項。

 

口語融入書面語

  不得不提,一個有趣的語言現象:今日本語指稱雞蛋,還在用「卵」。只要我們逛超市,看看日本產的雞蛋,包裝上總是寫着「卵」(或「玉子」)。禮失而求諸野!古漢語經歷一、二千年的歷史流變,「卵」指雞蛋的義項丟失,只有幾個成語還保留着,成為「遺迹」,有迹可循。唐宋以來,日本人仰慕以及學習中國文化,傳承了「卵」字的用法,堅持保留使用,成為「活化石」,可以佐證。

  順帶一提,在日本語,「卵」和「玉子」發音一樣(tamago),都指雞蛋。烹調前的雞蛋,叫「卵」;烹調後的雞蛋,稱為「玉子」。玉子豆腐不是豆腐,乃是像豆腐一樣嫩滑的雞蛋食品。被譽為「日本文化達人」的茂呂美耶(生於台灣高雄),寫過《漢字文化》(2014),書中有一段精妙的論說:

  「蛋」本來是流行於南方的口語, 古籍中都用「卵」,沒有「蛋」,後來隨着宋以後經濟文化重心南移,再借明清《紅樓夢》、《西遊記》等白話小說的流行,把口語「蛋」吸收進小說中,於是很快便成為書面語廣傳並使用了。

 

有趣的「子兒」詞

  同學們,在學習普通話的過程中,既讀準「雞蛋」的「蛋」音(dàn),又掌握「雞子兒」的文化底蘊,樂在其中!再記認一些「子兒」詞,普通話就會說得挺到家的了:

菜子兒 草子兒 花子兒 松子兒 瓜子兒 葵花子兒

西瓜子兒 棋子兒 石頭子兒 算盤子兒

 


 

知識

  我們重點介紹了一些兒化詞,但並不表示,多說兒化詞(或多寫兒化詞)就表示普通話說得好。實際上,普通話絕大多數詞是非兒化詞。有的人以為多用兒化詞,就能表示自己說得地道、生動,把非兒化詞說成兒化詞,那是個誤解。我們要注意:非兒化詞不可兒化。一般來說,在莊重而嚴肅的場合,都不宜使用兒化詞(會削弱語言的得體程度)。書寫時,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書面語不兒化,但習慣上書面語一般不兒化。


考你

  判斷下列詞語,口語表達時,哪些詞語必須兒化?(請)

( )夠格 ( )夠勁 ( )夠味

 

答案:

(✔)夠勁兒 (✔)夠味兒

 

林建平

●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