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亞洲電影節多元題材 2019.11.01
21957 21957

堅持的力量

  社會環境這樣子,還有心情看電影嗎?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的主題是「一六堅持」,「一六」指電影節今年踏入第十六屆,「堅持」指的是業界,乃至社會現今所需要的態度。電影在娛樂以外,還有反映現實等其他作用。當生活遇上阻礙,看似不順利時,電影更可以為大家打打氣。只要堅持下去,總可迎來美滿的結局。

一六堅持 一路堅持

  「堅持」是今年的主題,大會希望通過所選的電影為觀眾提供娛樂和啟發理想,證明即使在收窄了的社會環境下,初心仍可以不變。開幕電影《獅子山上》改編自真人真事,攀石運動員黎志偉因車禍導致半身不遂。雖然生命迎來巨變,但他仍然嚴格訓練自己,最後更坐着輪椅登上獅子山,活出不屈不撓的精神。

  在日本統治下的朝鮮半島,有一班人日夜奔波,冀編撰出首本屬於朝鮮人的韓語辭典,誓要捍衞自己的語言,以反抗日本殖民政府抹除朝鮮的文化根源,由《逆權司機》編劇嚴宥娜執導的《義筆容辭》重現了這個動人故事。

●《義筆容辭》劇照。


電影就像一扇窗

  節目策劃胡芷晴(Didi)說,今年亞洲電影節除了中國、台灣、日本、韓國、泰國和印度等港人熟悉的地方作品外,還有菲律賓、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孟加拉、哈薩克和伊朗等港人較少接觸的國家電影。她以不丹第一部劇情片《不丹是教室》為例,指出電影就像一扇窗,觀眾可藉此認識不同文化,一窺各地的生活面貌。


各國影業發展各異

  「荷里活電影雖然始終是主流,」她分析亞洲各地電影特色時提到,「但亞洲電影感情含蓄,生活節奏與香港相似,更易引起本地觀眾共鳴。」

  和香港在很多方面都相似的台灣,在描寫家庭倫理方面尤其到位,如參展作品《老大人》講述子女回老家與老父相處一事,通過真摰感人的親情故事,反映香港社會同樣面對的人口老化、長者照顧及面對死亡等問題。

●《老大人》劇照。

  內地方面,當局對題材審查嚴格,始終有限制,大片須符合官方旋律,未必適合香港觀眾口味。然而大陸優秀的電影人才輩出,獨立製作仍有可觀性。

  至於近年影視工業發達的南韓,當地業界製作的類型片多倣效荷里活模式的大片格局,題材多元,而且不乏出色演員,故香港觀眾近年很受落。

  反觀以往影視業發展蓬勃的日本,近年則稍顯疲弱,變得依賴改編漫畫、小說、遊戲和翻拍受歡迎的日劇為電影版為主,原創故事減少。雖然仍有黑澤清及是枝裕和等大導演推出作品,但整體發展的確略不如前。


以題材取勝的紀錄片

  電影節作為獨立電影的平台,除劇情片外,更設有紀錄片環節,作為時代的見證。Didi舉例道:「如《菲人訓練營》的題材是菲律賓的女性接受家傭訓練的過程;《馬拉選戰》紀錄了最近一次馬哈蒂爾勝出的大馬選舉;《我變懵了,還請你關照》講述日本一對年老夫婦,照顧另一半患上腦退化症的日常故事。」這些作品沒有高潮起伏的戲劇效果,但題材本身已有一定社會性和可觀性。

●《菲人訓練營》劇照。

●《馬拉選戰》劇照。

柬伊電影 見證時代

  Didi補充,今年電影節的焦點國家為柬埔寨及伊朗,兩者與主題都有密切關係。柬埔寨先後經歷柬埔寨王國統治、赤柬大屠殺、恢復君主制等一系列的政治動盪,直至近年來才日趨安定,恢復經濟發展。今屆電影節選映的作品,由六十年代的經典之作到年輕導演的新作皆有,以各角度呈現當地人不同時代的快樂與憂愁。

  至於伊朗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Mohammad Rasoulof)的電影則經常批判社會,直斥當地政府獨裁統治和社會不公。作品雖然屢次揚威國際,更曾在康影展獲獎,但他的電影不僅無法在伊朗本土上映,當局更以「危害國家安全」和「宣揚反伊斯蘭政府訊息」為由,判他監禁。此外,他更被當局頒禁拍令,就連護照也被沒收,不能出境。不過導演沒有因極權的壓迫而停止創作。電影節放映他七套重要的作品,作為支持,同時與今屆主題「堅持」再作呼應。

●伊朗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Mohammad Rasoulof)。


推介作品

《我們與愛的距離》

  導演以童年回憶為藍本,寫成中二女生恩熙的成長故事。婚姻不和的父母忙於工作,姊姊愛闖禍,哥哥橫蠻霸道,寂寞內斂的主角,即使和朋友在一起也找不到快樂,渴望的只是歸屬感。故事在個人經歷和大時代背景之間,細緻地呈現青春期的喜與悲。

《我們仨》

  五年級的Hana遇上面臨業主逼遷的兩姊妹,決定出手相助。三個小女孩的家庭都有各自的問題,三人在無助中互相安慰扶持,更決心要保護自己的家園。但憑三人微小的力量,能否挽救一切?導演由小孩角度出發,探索家庭和成長的主題。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

  主角瑞扎為人正直不阿,因替工人爭取權益而丟了工作,惟有遷到伊朗北部郊區靠養金魚維生。他以為生活從此平靜,怎料大財團覬覦其家園,為搶地威逼利誘,無所不用其極。他漸漸發現,與他為敵的不只是企業,還有政府、法庭,甚至鄰居⋯⋯面對強權壓迫,人該如何抉擇?

《不丹是教室》

  一個年輕教師在不丹教書,卻一心出國尋找新生活。後來被調派到偏遠村莊任教,熱情的學生和家長,都希望他能繼續留下來。走還是留,怎樣抉擇?攝製隊遠赴偏遠學校,而且要用上太陽能拍攝,導演為了真實反映當地面貌,更聘用了從未見過攝影機的當地人擔任演員。

文:區美玲
未有相關文章
TOP